第十六章 抱在了一起/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叶梅到了村长家,轻轻推开虚掩着的院门,直接走了进去,见只有村长女儿尤兰兰一个人在家,就问她:“兰兰妹子,村长叔在家吗?”

“不在!”尤兰兰一直在看电视,没正眼看她。

“那叔他……他去哪儿了?”

尤兰兰一张煞白的小脸拉得老长,依然半躺在沙发上,好像装着一肚子深仇大恨似的,喊道:“爱去哪儿去哪儿,管我屁事啊!不知道!”

柳叶梅心头堵了一下,问她:“妹子,火气咋就那么大呢?怎么了这是?”

“没怎么。”尤兰兰好像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话说得太硬,侧过脸,说:“我真的不知道他们去哪儿了,好像被谁请去喝酒了。”

“去哪一家了?”

尤兰兰摇摇头,说不知道。

“那婶子呢?”

“好像也去了吧。”

“他们都去喝酒了?”

“可不是嘛,感觉这一阵子他比乡长都忙了,不是这家喝,就是那家吃,他吃喝也就罢了,连我妈也跟着瞎掺合!”

柳叶梅说:“有人请是好事啊,说明叔跟婶子人缘好,有威信。”

“有个屁!还不都是冲着他手上那点小屁权利嘛,要不然,连个登门的也没有!”

“兰兰妹子,你可别这么说,多难听。”

“我不这样说怎么说?嫂子,那你教教我,该这么个说法?”尤兰兰说完,又扭过头去,满脸都是轻蔑。

操!

你横啥横呀?

早晚还不是个烂货!

柳叶梅心里恶狠狠骂着,招呼都没打一声,转身就走人了。

回到家里后,蔡富贵问她村长给了啥说法。

“给个屁!连个人影都没见着,不知道去谁家喝猫尿了!”柳叶梅气呼呼地说着,不由得想起了尤兰兰对她的不恭,随又骂了起来,“什么玩意儿,你瞧尤兰兰那个小逼样吧,架子比县长家的闺女都大,不就是在乡里当个临时工嘛,有啥了不起?”

骂道最后,还爆了一句粗口:“臭丫头,有什么好显摆的?早晚还不是挨草的烂货!”

这一句,立马就激发了蔡富贵的想象力,思绪又回到了那个为她灌热水的夜晚,那件挂在衣架上的内衣,以及她撩起衣服,露出了雪白肚皮……

见柳叶梅一边扫着地,一边还在叽叽咕咕骂着,蔡富贵就不乐意了,眼一瞪,说:“一个小丫头,你跟她计较什么呀?”

“咋了?我骂她你心痛了?你是不是跟她有一腿了?”柳叶梅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接着说,“她那样对我,我还真怀疑了,说不定小浪货就是对你有意思了。”

“操,这哪儿跟哪儿呀?你胡说八道什么呀?人家一个小姑娘家,你怎么好这样糟践人家呢?”

“被我说中了是不是?那天晚上你回来,我就觉得不对劲,是不是真的跟她那个啥了?”柳叶梅说着,把手中的笤帚拍得啪啪响。

“滚你麻痹滴!”蔡富贵气呼呼骂一声,起身往外走。

柳叶梅问他:“你起哪儿?”

“我去找那个小浪货!”

柳叶梅又在后面喊了些啥,蔡富贵根本没听进耳朵里面去,满心满肺的都是尤兰兰了。

到了大街上,被冷风一刮,才清醒过来,笑着摇摇头,问自己:咋了这是,做梦都轮不到你的份儿呀?

他在街上走了一圈,然后就直接奔着村长家去了。

一进门,见还是柳叶梅说的那样,只要尤兰兰一个人在家,不见村长尤一手跟他老婆在家。

见蔡富贵站在了自己跟前,尤兰兰就坐了起来,问他:“富贵哥,你家是不是有啥要紧事啊?”

“是……是……没……没啥事。”蔡富贵莫名慌乱起来。

尤兰兰说:“没事这是干嘛呀?一会儿是你家娘们,一会儿又是你,这走马灯似的,我家院子里都被你们踩得不长草了。”

“院子里本来就不长草,可怪不得我呀。”蔡富贵嘴上说着,眼睛却瞄上了尤兰兰的腰下,心头忽悠一阵热,你妹的!院子里是没草,可你那地方有草啊,那草还一定很厚实呢……

见蔡富贵发呆,尤兰兰就问他:“富贵哥,你有事吗?”

蔡富贵说:“没……没事……我就是过来问一问,你那天被热水烫的地方好了没有啊?”

尤兰兰脸上瞬间换了一副面孔,笑着说:“富贵哥,你可真是个有心人,还惦记着我的事儿,谢谢你……谢谢你……”

蔡富贵说:“那天见你烫得不轻,怕破皮感染了,真要是那样的话,就该涂点药水啥的。”

“没事,真的没事,就是当时有点儿痛,皮肤也有点发红,第二天就好了,现在已经好好的,不信你看。”尤兰兰说着,就下意识地撩了一下衣襟,露出了一小片儿雪白的腹肌。

蔡富贵顿时口水汹涌,他弯下腰,双眼直勾勾看着,说:“嗯,看上去是没事儿,真好……真好……”

尤兰兰说:“多亏着那水不太热,要不然可就惨了。”

蔡富贵咽一口唾沫,说:“可不是嘛,你皮肤那么嫩,热度再高点的话,还真是受不了。”

刚说完,就听到门口有人大喊一声:“受你马勒戈壁啊!”

蔡富贵被吓了一跳,直起腰,回头一看,见是村长回来了,正怒气冲天地瞪着自己,忙解释说:“叔,我过来……过来看看兰兰妹身子……”

“日你个姥姥的!”尤一手不等蔡富贵说完,抬脚就踢了过来,不偏不倚,正踢在了他的屁股上。

毫无防范的蔡富贵一个趔趄,就扑了下去,多亏尤兰兰及时站了起来,一把抱住了他。

“你干嘛呀这是?凭什么打人?”本来就憋着一肚子气的尤兰兰大声指责父亲。

“我靠,看来还是真事来,你……你们竟然勾搭在一起了,麻痹滴,臭不要脸的!”尤一手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咬牙切齿地骂了起来。

“谁勾搭在一起了,你胡说什么呀?醉鬼!”尤兰兰被气昏头了,竟然忘记把蔡富贵松开了。

“操,都抱在一起了,不是勾搭是什么?蔡富贵,你这个逼养的,看我不杀了你……杀了你……”完全处在醉酒状态下的尤一手摇摇晃晃走到了茶几前,从上面摸起了一把十几公分长的水果刀,返身朝着蔡富贵扑了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