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有套子/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凡事都有度,一旦过了,就会带来负面影响,就拿临行之前加快速度补课这事来说吧,最直观的反映是好不容易用大鱼大肉滋养过来的男人们很快就亏空了,几乎一色的被搞得没了人形。

看看吧,一个个本该顶天立地的汉子,这时候却变得软塌塌、蔫巴巴,要是出门遇到大风,没准就会飘起来。

再瞧那脸,哪还有个正当颜色,黑不溜秋,灰不巴几,就跟大烟鬼差不多,见了面之后,对视一笑,彼此心知肚明,有时候也会互相调侃:嗨,我说,可得悠着点,那玩意儿是盐罐子,可不是蜜坛子……

日子就在这既恋恋不舍中一划而过了,一晃就到了非走不可的地步,便各自收拾停当,三一团、五一伙的出了门,在女人们无奈的叹息中开拔了,开始了进城淘金的征程。

这些日子里,柳叶梅心里特别矛盾,不想让男人走,却又不敢留,自打知道村长尤一手挥刀相向后,她心里就时不时地开始燥热、发虚。

走吧,走吧,不走不行啊,说不定真就被老东西给宰了!

如此心态下,好不容易熬到了正月十八,这天早上,是儿子小宝新学期开学的日子。

天刚亮,柳叶梅就醒了过来,想起床给做早饭,她拿起头夜里被男人扯掉的小短裤,边往肥美的腿上套着,边腾出一只手晃了一把还在沉睡着的男人。

“干嘛?”蔡富贵翻一下身,一只手准确无误地伸进了女人的两腿之间,嘴里喊着半口口水,含混地问:“咋了,还想弄一回吗?”

“弄你个头啊?”柳叶梅外挪了挪身子,拨出他的手,说:“起来……起来……赶紧起床了,吃完饭后,你去小宝去学校。”

“干嘛还要送呀?”

“今天是开学第一天,不去送怎么行?呆在家里时间久了,肯定不想去学校了。”

“有什么不习惯的?又不是幼儿园的小屁孩了,用得着那么娇惯了?就那么点儿路,自己去就得了。”蔡富贵说完,又翻身睡了过去。

柳叶梅伸出一只白嫩的脚丫子,对着男人的脊背踹了一下,早就没了被男人压在身子底下时的温柔,凶巴巴地说:“看看你那个熊样吧,有你这样当爹的吗?我问你,你一年到头能在家里呆几天?小宝可是你亲生的,我看过电视,说男孩缺失了父爱,会心理扭曲,会变异,会变得……变得连个对象都不会处,你说严重不严重?”

蔡富贵不听这一套,仍然睡他的,一动没动。

柳叶梅又叽咕了一阵子,他实在耐不住了,就小声狡辩道:“你别把电视里说的都当真理好不好?就算是真的能变异,我去送个一次两回就好了?就能给他治过来?这不扯淡嘛,我觉着吧,孩子要想有出息,必须靠他自己,不信你问问咱儿子去。”

“孩子需要父爱,你懂不懂?”

“小宝一点都不缺父爱!”

柳叶梅来气了,直接骂了起来:“放你娘的狗臭屁!你一年回来待几天,能给他多少?真是躺着说话不嫌腰疼!”

蔡富贵没了话说,吭吭哧哧粗喘了两声,便不再搭理娘们儿,继续睡他的大觉去了。

柳叶梅已经穿好了衣服,站到了床下,她不想再跟床上的猪费口舌,伸手就扯掉了他身上的被子。

头夜里两个人操练得太频繁,记得好想是一共要了四次,虽然后面两次只有数量,而没有质量,草草了事,但那玩意儿一样损耗体力。

尤其是男人,第二天肯定打不起精神来,这时候虽然被老婆扯了个光腚猴,可也少有还手之力,就那么软塌塌地蜷缩着,活像一头褪了毛的大白猪。

看到男人那个狼狈样子,就连下身那个小人儿也垂头丧气的,没有一丝精神气儿,柳叶梅忍俊不禁,扑哧笑了起来。

也不再跟他计较,出了门,去院子里忙活去了。

蔡富贵伸手扯过被子,重新盖在身上,又睡了一小会儿,还是坚持着起了床,洗一把脸,就喊过儿子小宝,陪着他去了学校。

柳叶梅忙完手上的活儿,刚想坐下来喘口气,突然想到该给男人打理行装了,便进了屋,手忙脚乱的忙活了起来。

她是个好女人,算得上是心灵手巧的那一种,这时候把男人该带的物品全都找了出来,该擦的擦,该洗的洗,衣服全都叠得板板整整,然后再装到那个已经磨得爆了皮的旅行箱里。

当她找出蔡富贵春节前带回来的一件土灰色的工装时,习惯性地往口袋里一掏,软乎乎的小手就触到了一样东西。

啥东西也这是?

她用手指捏了捏,感觉有角有棱,方方正正,就小心翼翼地抽了出来,好奇地看了上去。

这一看,柳叶梅顿时就傻了眼,此时此刻,攥在自己手上的竟然是一盒避孕套子,不但包装扎眼,还隐隐散发着一股奇异的香味儿。

麻痹滴!

这个老爷们儿,兜里咋会揣着这种东西呢?

这件工装带回来后,就一直没动,就说明是从城里带回来的,也就是说,这玩意儿是在外面用的,难道……

柳叶梅正想得头大,蔡富贵哼着小曲儿,一摇三晃地进了家门。

一进院落,就喊开了:“老婆……老婆……我说柳叶梅同志,看来吧,我蔡富贵为人还不错,连那个姓王的校长都另眼相看,去送孩子的家长那么多,他不但主动跟我搭话,还递香烟,那个热乎劲儿就甭提了。”

“热乎你姥姥个头啊!”

女人的一声吼震耳欲聋,蔡富贵满腹的热情顿时降到了零点,他一脚门外,一脚门里,杵在了那里。

柳叶梅蹿了出来,一改往日温和柔顺,脸色冰冷、怒目圆睁、气势汹汹,就连自己稀罕不够的高挺胸脯也大幅度起伏着。

“柳叶梅,你这是咋了?”

“咋了?你还敢问我咋了?”

“是啊,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