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新体验/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叶梅冷着脸,凶巴巴地问他:“蔡富贵,你摸摸自己的良心,这么多年,我对你咋样?”

“不孬啊,咋了?”

“那你觉得我们的夫妻情呢?还有吗?”

“当然有了,这还用得着说吗?”

“那好,既然这样,你就给我老实交代,自己没有在背地里做啥对不起我的事儿?”

“靠,你这臭娘们儿,吃错药了吧?用得着这么凶了?要说对不住你的事情吧,也不能说没有。”蔡富贵果真就蹙起了眉头,想了起来。

“是吧,果然没错,你这个没良心的!”

“你别骂人啊,我不就是年轻的时候,脾气暴躁了些,好冲动,打也打过,骂也骂过,再说了,两口子凑到一起过日子,哪有百依百顺的,有点磨蹭也很正常,你说呢?”

“蔡富贵,你这个瘪犊子,先别给我扯远了,我不是说那些。”

“不是那些,还有哪些?”

“我说的是你裤裆里那些破事儿!”

“操,那些事你不是都知道吗?这还要问我了,昨天夜里不就要了四回嘛,最后你都交加不住了。”

“滚,别给我装蒜,只给我捡最脏的那些事说,快说,快点,一个都不准落下!”

“哦,我知道了,知道你说啥了,是不是那次我要离婚的事儿?”蔡富贵傻乎乎笑着,说,“你不会现在还不懂我当时的意思吧?告诉你,我那是在吃醋,你知道男人为什么要吃醋?那是因为爱情那玩意儿是自私的,谁让你跟后村的朱天佑走得那么近,还眉来眼去的,不骂你才怪呢!”

“蔡富贵,你甭跟我绕来绕去的好不好?揣着明白装糊涂,我说的是你自己现如今的事儿!”

“我如今的事儿,你是不是还在怀疑我跟村长闺女尤兰兰有一腿?”

“不是那事,我用不着担心,人家根本就看不上你。”

“那是啥事?你倒是明说呀!”蔡富贵直眉瞪眼起来。

“你妈逼,你再给我装试试!”柳叶梅一巴掌扯到了他的后背上。

蔡富贵像是被抽痛了,龇牙咧嘴地喊:“有屁就放啊,干嘛动手打人?还打得那么狠!”

“老娘不但要打你,还杀了你,杀了你这个花心大萝卜,你看,睁开你的小眯缝眼好好看看,这是啥?是啥?”

柳叶梅说着,转身从身后的桌子上拿起来那盒避孕套,猛劲摔在了蔡富贵跟前,大声喝道:“让你嘴硬,不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吗?你看吧,好好看看,这是啥玩意儿?”

男人一看,表情跟着不自然起来,挠了挠后脑勺,问柳叶梅:“这……这个你是从哪儿找出来的?”

“你以为自己藏得很结实是不是?”

“不是……不是那个意思。”

“不是那个意思是啥意思?告诉你,纸里包不住火,墙总有透风的时候。说吧,一五一十的给我交代清楚,不交代清楚,今天我就跟你没完。”

“老婆,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不是那样是哪样?这种东西都用上了,还有什么好说的?你这个瘪犊子,也太没良心了吧!我在家里忙前忙后,辛辛苦苦的,你倒好,竟然还干起了那种昧良心的事儿。”柳叶梅不依不饶,眼圈都红了。

操,这哪儿跟哪儿呀?

蔡富贵急了,知道柳叶梅是误会了,把事情想歪了,情急之下,却又找不到合适的词来解释,汗都出来了。

“无话可说了是不是?“

“不是,真的不是……”蔡富贵弯腰把地上的避孕套捡起来,努力使自己镇静下来,说:“老婆你请我说,这玩意儿的确是我的,是我从大老远的省城带回来的,可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带这个回来吗?那是因为我心里惦记着你,想着回来后,在床上做那事的时候用上他,让你也感受感受新鲜滋味儿。”

“狡辩,还在狡辩!那你为什么把主动拿出来?”

“那不是担心被儿子看到嘛,就偷偷摸摸地藏了起来,时间一长,就放下了,直接把那档子事儿给撂脑后头了。”

“你就忘得那么干净?”

蔡富贵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说:“还真是那么干净,一点影子都没有了,你要是不找出来,怕就烂在里头呢。”

“放屁!那玩意儿也能烂?”

蔡富贵嘿嘿赖笑着,说:“人身上的都烂,别说那个了,不信你摸摸,就跟人身上的皮肤差不多。”

“摸你个头啊,那你说,这东西是哪儿来的?”

蔡富贵知道,这时候女人心里已经相信了自己,只是嘴上还不肯放过罢了,就说:“事情是这样的,那一次城里的计划生育部门,到我们工地上做宣传,顺便带了一些,发给我们,就带了十几个,全都让那些没结过婚的青头小子给抢去了,我好说歹说,才讨了这一盒,想着带回来跟你体验一下,结果回来后,却忘记了。”

“真的假的?”

“骗你我是王八!”蔡富贵说着,便打开了盒盖,从里面抽出了一整板的避孕套,撕下一个,递到了柳叶梅,嘴上说着,“你看……你看……还是带豆豆的那种呢,当时我就想,做那种事的时候,男人套在上头,再伸到女人那里面,滋味儿肯定跟原来的不一样,一定舒坦得不得了。”

柳叶梅边好奇地看着,边问一句:“你真的没骗我?”

蔡富贵发起毒誓来:“我要是骗你,让我不得好死,让我天打五雷轰顶,让我……”

“不许胡说!”柳叶梅制止道。

“那……那……”蔡富贵搜肠刮肚憋了一阵子,连脸都憋红了,才冒出一句,“那就让我烂掉**!”

“滚,臭不要脸的!”柳叶梅这才破涕为笑,叽咕道:“一个爷们家,兜里揣着这种东西,能说得清吗?我还以为你良心真的坏了呢。”

蔡富贵说:‘你用不着疑神疑鬼的,外面的那些女人让我弄我都不屑意的呢,哪有家里的媳妇好?说实在话,就算是躺到了床上,那也提不起精神来,谁去惹那一身臊呢?除非是个傻子。”

“你真是这么想的?”

“是啊。”

“那还差不多,算你有良心。”

见柳叶梅用两根手指夹着那个被撕下来的避孕套,翻来覆去打量着,蔡富贵就伸手夺了过来,从顶端撕开一条缝儿,就有一个油光透亮,布满小疙瘩的套子露了出来。

再小心翼翼抽出来,放在鼻子下端,吸一吸鼻息,嘴里说着,“真香,这味道真香,真他妈好闻。”

柳叶梅痴痴地看着,脸越来越红,胸脯也跟着起起伏伏,小声说:“我都已经带那种环了,用不着这个的。”

“切,你以为只是为了不养小孩啊?”男人坏笑着,说:“据做宣传的人说,这玩意儿还能增加乐趣,一旦进去后,又酥又痒,说是能够一直痒到心里面去,痒得女人嗷嗷乱喊乱叫。”

蔡富贵说完,转身掩了门,攥住柳叶梅的胳膊就往里屋拽,刚刚到了床前,便疯狂地撕扯起了女人的衣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