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不是人干的事儿/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村长……村长……你误会了,里面真的是我老婆,是柳叶梅,我哪敢干那种事啊?”蔡富贵死死抱着尤一手的胳膊,不让他再往里迈一步。

“狗日的!自家的女人你用得着吓成那个逼样了?”

“这不是刚刚起床嘛,柳叶梅她……她连衣服都没穿呢。”

“没穿就没穿呗,怕啥?”

“那可不行,你是个男人,又是个长辈,不能看,肯定不能看!”蔡富贵态度很坚决。

尤一手伸出一只手,攥成手枪状,用枪管一样的食指把戳点着蔡富贵的额头,说:“瞧瞧……瞧瞧你这个瘪三样,看看怎么了?看看又缺不了啥,又这都什么年代了,还这么封建?”

蔡富贵不乐意了,沉下脸说:“你是村长,换了别人,我……我……”

“你怎么着?”

蔡富贵没敢把后面的话说出来,低下头,直翻白眼。

“哦,我知道了!”尤一手一拍脑门,随即黑了脸,喝问道:“蔡富贵,你这个狗日的,是不是趁着过节的时机偷偷摸摸造孩子了?”

“没……没有,谁造孩子了?”

“蔡富贵,我以村长的名义警告你,你要是敢违反上级的计生政策,老子就敢派人来割掉你臊**!”

一听村长上纲上线,蔡富贵立马软成了一滩鼻涕,苦着脸说:“叔啊,我这哪儿跟哪儿呀?就算是借我十八个胆儿,我也不干那事啊!叔……叔,你放心好了,咱从来不干违法的事儿!”

“你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小子反正是已经变坏了,人前装君子,人后草母狗,啥坏事都敢干,一来二去,跟你二叔蔡疙瘩一个熊样了!”村长板着脸,气哄哄地说。

“我说村长,你可不能拿我跟那个老混球相比,他算什么东西呀?他是他,我是我,井水不犯河水!”

尤一手不屑地哼了一声,说:“得了吧,你是想井水不犯河水,可他是你亲叔,你是唯一的侄子,你小子脱得了干系吗?”

“亲叔个屁!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跟他压根儿就没有血缘关系,能扯到一块吗?”

“你用不着跟我瞪眼,就算是没有血缘关系,可法律上也写得明明白白,你们就是叔侄关系。”

“法律是法律,现实是现实,不管我的事!”

“你还不服是不是?那好,我问你,他是不是姓蔡?他是不是你爷爷的儿子?你爹是不是你爷爷的儿子?既然是一个爹的儿子,你你告诉我,他们是啥关系?”

见蔡富贵没了话说,尤一手接着问他:“既然他是你亲叔,那我来问你,他出了事你管不管?”

“不管……不管,就是不管!”

“妈了个逼的!你说不管就不管了?想得倒美,老子让你管你就得管,你不管试试,老子毙了你!”

村长这一嗓子喊得山动地摇,真就把蔡富贵给吓着了,他心头一紧,自问道:这一大清早的,村长就黑着脸来闯门子,是不是那个老东西又出啥事了?忙问一句:“他……他又咋的了?”

“操,我都懒得说!狗日的,蔡疙瘩这个老王八蛋,他又闯祸了,闯下惊天大祸了!”

“他……他咋的了?”

“妈个蛋的!这不,又被抓了,抓了个正着。”

“被谁抓了?为……为什么要抓他?”

“你想想还能为啥,贼心不死,又耍流氓了呗。”

不等蔡富贵再问什么,柳叶梅从屋里蹿了出来,急三火四地问:“村长,叔,你刚才说啥?蔡疙瘩那个老杂种,他又干那些偷鸡摸狗的事了?”

“哟呵,还真是侄媳妇在家呀。”尤一手转过身,假惺惺笑着,一双小眯缝眼上上下下打量着素面朝天的女人,咽一口唾沫,说:“可不是嘛,这不,又被逮了个正着。唉,你们这个叔啊,那可真是美名远扬了,不光你们一家,连他妈整个桃花村都跟着沾光了,沾大光了!”

柳叶梅眉头一皱,往前迈了一小步,直视着尤一手问:“叔,你不会是在开玩笑吧?”

“我吃饱撑得慌呀?一大早的来跟你们开这种骚气玩笑。”

“那你说,蔡疙瘩他又干啥坏事了?”

“还能干啥,在女人动心思呗。”

“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身上那活儿都已经被抹去了,怎么着就还能做那种破坏事呢?”

尤一手奸笑一声,说:“你以为没有那个玩意儿,就不能干坏事了?错,你二叔能耐大着呢,就算他那二两臊肉真的没了,他照样不消停,照样想着法子干坏事!”

蔡富贵耗不住,抢问道:“村长,你就别再绕来绕去的了,我都快给你绕晕了,你倒是痛痛快快地说呀,蔡疙瘩他到底又又犯啥事了?”

“这下知道急了吧?”村长尤一手看看蔡富贵,再望望柳叶梅,嘴角一扯,这才怪声怪气地说:“他这一次啊,可是动了心思了,玩起了别人想都不敢想的花样,你们知道他干啥了?”

“干啥了?”

“他这次是不是用那活儿,也不是用手,而是用眼,懂了吧?”

“用眼?”

尤一手盯着柳叶梅高挺的胸部,微微点了点头,说:“是啊,他去瞧人家女人蹲厕所了。”

“你是说,他去看女人撒尿了?”

“是啊,不光撒尿,还有其他的……”

“其他的?其他的是什么?”

尤一手朝着柳叶梅坏坏一笑,说:“那多了去了,你是女人,还能不知道?非要我说出来吗?”

柳叶梅低下头,自言自语道:“那玩意儿黑乎乎,臭烘烘,臊不拉几,有啥好看的呢?会不会是……”

“是啊,你是女人,你肯定觉的没啥好稀罕的,可他是个男人,打了一杯光棍的男人,你想想,那会是个啥滋味儿?”尤一手冷脸吼了起来。

“可……可他看了又能管啥事呢?”蔡富贵拧巴着眉毛,看上去真心觉得不可思议。

“这条老狗,他竟然踏踏实实趴在地上,扭过头来,直直盯着女人的腿叉子里头看,你们说,这……这还算是人干的事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