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众怒难犯/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啊,这事儿一听是够脏的,可细细一想,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兴许人家就是趴在地上歇一会儿呢,连眼都没睁能看到什么?

再说了,看看又怕啥?离得那么远,中间还隔着一堵墙,只是从下面那个排污坑扫一眼,老家昏花的能看出个啥来?

柳叶梅灵机一动,随即有了主意,故意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来,说:“隔的那么远,不就是看人家撒泡尿吗?谁还没看过呀,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操,你倒是说得轻巧,他可不是看你,也不是看我在拉撒,老东西眼刁,专瞅小女孩子的,人家可都是些学生娃呢,你说这还是大惊小怪吗?我打听过了,这叫猥亵幼童,是要判刑的,罪过很严重!”

“他眼都花了,能看得清吗?隔着一条臭水沟,就算是想动都够不着,哪有那么严重?”

尤一手哼一声,板着脸说:“有,确实很严重!来之前,我在办公室里查过资料了,这种罪过,就算是判不了死刑,那也得判无期!”

“叔,真的那么严重?”蔡富贵脸青了。

“是啊,资料上写得清清楚楚。”

蔡富贵咬牙切齿地恨地骂了起来:“老吊操的!让他去死吧,死了活该,罪有应得!赶紧喊警察过来,一枪嘣了才消停呢。”

“好,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可别怪我事先不把话说明白了。”

“抓吧……抓吧……他的事与我们没有一毛钱的关系,他是自作自受!”蔡富贵说完,拽着柳叶梅的胳膊就往屋里扯。

柳叶梅用力挣脱开来,冲着尤一手说:“叔……叔,你是一村之长,这事儿还不都在你一张嘴上呀,你说大就大,你说小就小,你就帮着说和说和,向人家求个情,再放过他这一回吧,好不好呀?”

“你说得倒是轻巧,说大就大,说小就小,你以为那是个**呀?”

“又不是正儿八经地把人给干了,人家说看了,你就说没看不就行了,这还不就是一句话的事吗?”

“你这个小娘们儿,我还以为你精明着呢,原来也是个夹生货色!”

“叔,我这不是在求你嘛。”

“你求我有啥用?我说柳叶梅,你可别把我尤一手的能耐看大了,这把火已经烧起来了,一开始我是想给扑灭了,可没鸟用,几乎所有女学生的父母都涌到村委会去了,跳着脚的骂,你是没看看那个阵势,别说我了,就是镇长来了都挡不了。”

“真的那么严重?”

“可不是嘛,所以我才急着赶了过来,先跟你们打一声招呼,不管这么说,你们也是他唯一的亲人,该怎么个弄法你们自己看着办吧,我是没咒了。”

尤一手说完,扭头便走。

边走边念念叨叨骂着:“姥姥个棒槌的!这狗咋就改不了吃屎呢?熊**被抹掉了,又用起了眼睛,一个臊旮旯有啥好看的,操,老不死的,真他妈的犯贱……犯贱……”

柳叶梅僵在那儿,半天回不过神来。

直到村长走出了院子,她才拔脚进了屋,骂骂咧咧起来:“孬种,瞧瞧你那点出息吧,这是使性子的时候吗?人家村长好心好意来跟咱通风报信,你朝着人家没鼻子没脸的耍个鸟横啊?你以为你就脱得了干系了?”

“我怎么就脱不了干系了?该杀该砍,他蔡疙瘩一个人承担,与我有什么关系?”

柳叶梅恨得牙根直痒痒,骂道:“傻子,二百五!脑子是不是进水了?你也不想想,这事你脱得了吗?他蔡疙瘩名分上是你亲叔,就算他是个坏地瓜,那也是你们蔡家的人,无论如何也该去看一看,瞧一瞧吧?你就没觉得村长的话里有话吗?老东西这一回犯下的事儿说大就大,说小就小,怎么个定罪法,全在一张嘴上。”

“他不是说他说了不算吗?”

“说了不算他来干嘛?真要是那么严重,他早就找地方躲起来了。”柳叶梅白了蔡富贵一眼,接着说,“万一老东西真的被抓了,判了重罪,他自己倒是无所谓,尽管吃他的牢饭就是了,可咱们呢?咱们家小宝呢?”

“你是说会影响到咱家孩子?”

“这还要问了?你自己还没吃够那个苦头吗?小宝眼看着就大了,上学、当兵、当干部,哪一样人家不调查?就连说个媳妇都难!”

“现在这世道变了,不会再那样了。”

“你……你这个熊人,我看你就是好了伤疤忘了痛,那个老东西把你折腾得还不够狠吗?怎么转眼就忘了呢?是啊,世道是变了,可天下没变呢,你咋就这么傻呢?”女人说着,眼圈都红了。

蔡富贵耷拉个脑袋,屋里狡辩道:“我觉得没啥大不了的,只要小宝好好学习,什么都耽误不了。“

柳叶梅气得直翻白眼,指着男人的鼻子骂道:“你这个猪,笨猪!家里出了个流氓犯,你觉得不丢人吗?是啊,你脸皮厚,你不会在乎,可我们的后人呢?儿子的儿子呢?他们会怎么想?人家会怎么看他们?你是不是打算让世世代代都抬不起头来,都弯腰塌背任人戳?蔡富贵啊蔡富贵,这可是你们老蔡家一个家族的污点呢!”

蔡富贵被说动了,抽了一会儿闷烟,起身朝外走去。

他紧脚去了村委会,远远就听到院子里面群情激昂,吵吵嚷嚷。

看来村长说得没错,事情果真是闹大了,村委大院里时候聚集了很多人,隔着高墙就能听到有人大声喊道:“村长,别再犹豫了,快给上面打电话吧,让警察来把那个烂货抓起来,直接枪毙了了事,省得他以后再祸害女人!麻痹滴,这一回还对着小孩子下手了,真他妈的该死!”

“大家伙都稳住……稳住……你们听我说,先别激动,咱们一起分析分析这事儿,蔡疙瘩这事不像你们想的那么简单,也没你们想的那么复杂,按照法律划定的,我估摸着也够不上个枪毙,抓了再放了,还有意义吗?还有一点,毕竟他没有动手,也没有动……动那个啥……就是说,根本就没有对孩子形成伤害,派出所管不管还是个未知数呢。”村长尤一手苦口婆心地劝慰着大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