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你小子学坏了/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啊……是啊,不但枪毙不了那个老混蛋,反而把丑事张扬出去了,让孩子以后怎么见人?”

“可不是嘛,以后还怎么嫁人?”

“不行……不行……丢不起那个人。”

……

人群出现了另类声音,他们觉得不能把这事张扬出去,那就等于承认自家孩子不干净了嘛。

又有人说:“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咱自己想个法子,把狗日的给做了。”

“是啊,人不知鬼不觉地把他咔嚓了,省得他以后还贼心不死。”

“这倒也是个法子,可怎么处理好呢?”

“办法多着呢,夜里钻进去,一刀子就解决掉了。”

“谁下得去那个手呀,我觉得着吧,放火、下药、放蛇咬……倒是更好,安安静静的,他连自己怎么事的都不知道。”

“操,是不能放过他!”

“毁了他!毁了他!”

……

看来这事真像村长说的那样,有点儿麻烦,毕竟众怒难犯,处理不当会引起更的大乱子来。

蔡富贵站在门外犹豫起来,心里琢磨:如果这时候走进院子,他们一定会拿自己出气,即便不被打死,也会被骂个狗血淋头。

不行,必须得想个万全之策,想震住他们再说,然后再跟村长一起找个最好的处理办法。

开动脑筋想了一会儿,便有了一个比较还算是比较靠谱的主意,迈开大步走了进去。

“看,蔡富贵来了!”有人大喊一声。

院子里几十号人都不再说话,齐刷刷看向了蔡富贵。

村长尤一手伸手戳点着蔡富贵,扯着嗓子喊:“麻痹滴,蔡富贵你小子终于来了,你看看,好好看看,你那个吊二叔真他妈是颗老鼠屎,硬是把一个村子都给搅乱了,要不是看着老蔡家的面子,早就一把火给烧了!”

“是啊,我也想烧死他!”蔡富贵显得很镇静,他站定了,环视一圈,然后说:“你们还顾得上在这儿瞎闹腾,光说些狠话有个屁用啊?告诉你们,那都白搭,吓不倒他不说,反而会激怒他,说不定麻烦更大。”

有人骂道:“他一条老独狗,能怎么样?”

蔡富贵说:“是啊,怕的就是这样的老独狗,你们想一想,老东西是光棍一条,无牵无挂,那条命对他来说,根本就不重要,随随便便就可以豁出去了。本来嘛,我想过去揍他一顿,先帮着大伙出出气,可到了他家一看,连我我也怕了,不敢靠前一步。”

“你……你怕啥?”

“谁不怕,让你你也怕!”蔡富贵朝着说话的那个人瞄了一眼,接着反问一句,“你们知道我看到啥了?”

“你看到啥了?”

“快说,别绕圈子了!”

蔡富贵装出一副胆怯的模样来,朝着门口扫了一眼,说:“离得很远,我就听到院子里面嚯嚯响,趴在墙头上一看,那个老杂碎正跪在地上磨刀,磨的是一把长长的杀猪刀,边磨边嘀嘀咕咕地说着,像是要杀人,具体要杀谁我就不知道了。”

见大多数人脸色都在变,蔡富贵接着说:“我担心他惹出更大的乱子来,就壮着胆子进了们,好说歹说大半天,可那个老顽固就是不听,还一个劲我劝了半天,他还是嚷嚷着要杀人,一看那眼神,连我都怕了,夹起尾巴就跑到了这里,给大伙透个风。”

院子里顿时变得鸦雀无声,几十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噤若寒蝉。

其中也不乏胆量小的,一听就被吓怂了,灰溜溜逃跑了。

蔡富贵继续添油加醋地说:“村里的老少爷们谁还不了解他,就跟个麻痹滴野兽差不多,邪性起来,天不怕地不怕的,一条命对他来说根本就不算啥。大伙想一想,在这个节骨眼上,他最可能看出啥事来?”

“啥事?”

“他能干啥?”

蔡富贵沉下脸,叹口气,说:“用不着说多了,其实大家都能猜到,还是赶紧回家看好自己的孩子吧,千千万万,万万千千不能吃那个眼前亏啊!”

村长也在一旁帮腔,说:“这倒也是,不行,得赶紧想法子,万一把谁家的孩子给祸害了,那可就麻烦大了。”

话音一落,更多的人就耗不住了,转身就走人,一时间脚步声嘈杂起来,没几秒钟功夫,院子里就只剩了村长尤一手跟蔡富贵两个人。

尤一手脸上也有了仓皇之色,他问蔡富贵:“你说的都是真的吧?”

“叔,你觉着呢?你觉着老疙瘩能不能干出来?”

“能,还真能!”尤一手转身走进了办公室,摸起了桌上的电话,嘴里嘀咕着:“不行……不行,问题很严重,必须得报案,不然会出大乱子的。”

“别……别急,叔,你先别急着报案。”蔡富贵紧脚跟进来,说:“你是个老油子了,咋就这么不经吓呢?”

尤一手说:“我能不怕吗?万一真的出人命了呢?这村长我他妈还当得成吗?”

蔡富贵笑了,说:“瞧瞧……瞧瞧把你给吓的吧,我不这样说,他们能乖乖撤退吗?能帮你解围吗?”

“你的意思是说在吓唬他们?”

“可不是骂,他们在这里闹来闹去的,你心里烦不烦呀?”

“操!”村长这才放下电话,长长嘘一口气,说:“想不到你这个小子还真是变坏了,这才进城几年呀,硬是学成个滑头了,听听你编的那些瞎话吧,还真娘逼滴像是真事!”

蔡富贵咧嘴一笑,说:“叔啊,那不是耍滑头,那叫策略,叫计谋,这个你应该比我更精通。”

“我怎么就精通了?”

“你平日里不是经常用得到嘛,肯定比一般人精通了。”

虽然知道蔡富贵是在讥讽他,但尤一手心里还是不由得一阵美滋滋,他接过蔡富贵递上来的香烟,点燃了,深吸一口,问:“蔡疙瘩这事儿,你还有更好的策略吗?赶紧说来听听。”

蔡富贵突出一口烟雾,慢条斯理地说:“村长啊,凭良心说,你觉得蔡疙瘩看女人撒尿那事儿有那么严重吗?”

尤一手瞪他一样,“你觉得不严重吗?”

蔡富贵再吸一口烟,咽下去,说:“不就是从那个排粪坑里往上瞅一瞅吗?一没动手,二没动真家伙,有啥呢?再说了,拉撒的那些不都是些小丫头嘛,身子紧着呢,光溜溜的啥也没有,何必小题大做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