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看到了不该看的/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靠!你说得倒是轻巧!”村长逼视着蔡富贵,说,“只是远处瞅一瞅?人家校长说了,他是躺在女厕所的粪坑下边往上望的,那个角度一目了然,那么多女孩子,一个一个的小屁股蛋,那叫一个粉嫩,光溜溜的,连点草儿都没长,缝都还没开,狗日的,都让那老东西给眼奸了。”

“真的?”

“这还假的了?还听说……听说老东西被人捉住的时候,还他妈不要脸地把裤子褪到了下头,你猜怎么着,竟然露出了剩下的那半截子,劲扯着呢,你说,不说说,你二叔这个鳖熊,他还是个人吗?我就纳闷了,他那半截枪管儿,还能打出子弹来?”

尤一手说完,大幅度摇了摇头,嘴角挂着一丝奸笑。

蔡富贵慢悠悠吸几口烟,呆着脸想了一会儿,说:“叔,我觉得这事吧,还真是有点儿不怎么靠谱,都是从别人嘴上传过来的,会不会是有人不怀好意,恶意糟蹋他呢?你又不是知道,老家伙前些年,可是在女人身上出尽了风头,说不定就是哪一家的爷们怀恨在心,胡乱编出了这么一个脏话来折腾他?”

“妈蛋的,你怎么就知道是编出来的?”

“这不很明显吗?证据呢?没有证据那不就是个零吗?我看这事就不见得就当真。”蔡富贵摊了摊手,那神情好像是这事儿已经被摆平了似的。

“操!”村长骂一声,说:“你说不当真就不当真了?老子警告你,别他妈妄想耍无赖,整个过程,全都让胡校长给录了像,这还跑得了他吗?”

“录像?”

“是啊。”

“这么说,你是看过那个录像了?”

“我倒是没看过,胡校长捂得紧,坚决不让外人看,说是等着交给派出所的民警,作为证据,那玩意儿,那可是铁证如山呢!”

“叔,敢情是真相报案了?”

“不是我想报案,是那个胡校长。”

“胡校长人不错呀,不至于为这么点小屁事就没完没了了吧?”

“是啊,就因为人不错,所以才报案,他是在为那些女孩子们着想,是在为她们主持公道,你知道不?”

“不但!”蔡富贵摇摇头,说,“这里面一定有文章。”

村长问他有什么文章,蔡富贵说:“就那么点小事儿,不值得!”

“得了,道理我都给你摆在桌面上了,该怎么做,自己掂量去!”尤一手有点儿不耐烦了。

“你的意思是……”

“猪脑子呀你?这回子不是还没报案吗?赶紧补救还来得及,你狗日的赖在这儿管个屁用啊?还不趁早去找校长去,跟他好好套套近乎,拉呱拉呱,没准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

“你觉得能成?”

“应该差不离吧,人家胡校长是个文化人,凡事讲道理,不会胡搅蛮缠的,去吧……去吧……赶紧了。”

蔡富贵低头想了想,说:“叔,既然这样,还是你帮忙去一趟吧,毕竟你是村长,面子大。”

“大个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再说了,出了这样的事情,我应该站在群众一边,你懂不懂?”

蔡富贵瞄他一眼,叽咕道:“叔,不是我揭你老底,你可是欠我一个说法的,这会儿应该站到我这一边。”

“你狗日的!”蔡富贵来了火气,吼道,“你小子在这儿等着我呢?那好,你也告我去,让警察把我跟你疙瘩叔一块抓了去!”

蔡富贵立马就软了,说:“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我们的交情也不算浅,你应该帮着说个话。”

还好,尤一手也跟着冷静了下来,说:“跟你说个实话,我是个粗人,人家校长是文化人,根本就说不上话来,半句都谈不拢,我要是去求情,只能是雪上加霜,还是你自己去谈吧。”

“唉,我也是愁呀,咋个跟人家开口呢?”

“操,你在城里呆那么久了,啥人没见过,啥鬼没遇到过,对了,你就没见过包工头是怎么给那些管事的送礼吗?”

“叔的意思是?”

“是啊,你总不该只凭个嘴皮子办事吧?表示一下呗。”

“听你的意思是说,胡校长他好哪一口了?”

“靠,这还要问了?是人他就好,除非不是人!”

蔡富贵点点头,问:“叔,那你知道不知道,胡校长他都喜欢人家送他些啥呢?”

“我听说他喜欢的东西可多了,只要是人想要的,他全都想要。”尤一手村长说完,嘴角吊起一丝诡异的笑。

“那就更不好办了。”

“自己想法子去,别在这儿磨叽了,管个屁用啊!”

“那好吧,我先去找他试探试探,看看他是咋想的。”

蔡富贵垂头丧气走出了村委大院,他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去了村东头的小学校。

站在大门口琢磨了半天,觉得就这么摔着十个指头过去找人家,一看就没有诚意,哪儿有个解决问题的样子呢?

于是,他就改变了主意,没去找校长,而是绕道去了女厕所后面。

这会子正是上课时间,院子里不见有人走动,更没人进厕所拉撒。

蔡富贵来到厕所后头,站定了,伸长脖子四处打量了一番,再把视线挪到厕所上,心里面就开始骂骂咧咧:奶奶个球的!这是啥混账东西建的厕所,竟然放在了学校大院外头,离得还那么远,这不明摆着要出事吗?

就算是他蔡疙瘩不来偷看,那么李疙瘩、丁疙瘩、黄疙瘩也照样会来看,照样会干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再看这厕所,严格意义上说它根本就算不上是个厕所,充其量就是个简易的大棚子。

棚子中间沏了一堵墙,一分为二,也就有了男女厕所之分,顶棚是用秸秆压实了的,再涂上一层厚厚的泥巴,盖上瓦片就成了。

厕所是外排式的,蹲便坑连着外面的一条通道,粪便直接从那儿排泄出去,流到了墙外的一条臭水沟里。

蔡富贵站在厕所后面,端详了好大一阵子,越发疑惑起来:泄便道紧连着蹲便坑,有一定的斜度,狗日的蔡疙瘩是怎么能看到女人私处的呢?

难不成他是直接趴在粪便通道里往上瞅的?

仅仅是为了过过眼瘾,他会忍受着足够呛死人的臭味儿,付出那么大的代价吗?

不对,这里面肯定有些道道!

蔡富贵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就蔡疙瘩偷窥之事,极有可能是那个胡校长别有用心,蓄意陷害。

鬼才相信呢,干屎能抹在人身上!

蔡富贵想到这儿,心头一热,干脆一咬牙,趴了下来。

他想身体力行,亲自验证一下,看看在这个位置,到底能不能够看到女人拉撒时的那个地方,以便获取第一手资料,揭穿他们的谎言。

当他扭着脖子,翻着白眼吃力往粪坑上方观望时,登时傻在了那儿,一时间目瞪口呆、气喘不畅。

我的天呢!

他竟然清清楚楚地看到了两瓣凸起的雪白,以及两腿间的哪片风景,还有一注黄浊之水,喷流直下……

卧槽!

这不是要命吗?

他心跳加快,热血奔涌,身体某个部位急剧膨胀,隔着几层衣服,直啦啦地插在了硬巴巴的土地上。

“你在干嘛?”一声断喝响起,不亚于当空一声霹雳,直接把全神贯注、意犹未尽的蔡富贵给吓成了一滩鼻涕,紧紧贴了下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