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一股特别的味儿/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蔡富贵回到家中,见柳叶梅不在家,便一头栽到了床上,双眼紧闭,就跟死过去了差不多。

这个时候,柳叶梅也已经知道了自家男人在厕所旁受辱的事儿。

都是,她正往小卖店走,就被好姊妹杨絮儿喊住了,杨絮儿远远地喊住她,小跑着赶过来,小声问她:“柳叶梅,你这是去哪儿?蔡富贵出事了你知道不知道?”

柳叶梅愣了一下,问她:“出啥事了?”

“别提了,丢失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倒是说呀。”

杨絮儿叹一口气,不直说,反倒是捡起了陈芝麻烂谷子:“你说你,当初咋就那么死心眼呢?我就不看好蔡富贵,不让你嫁给他,你偏不听,谁不知道他们一家就那德性啊,尽出色狼,怎么样,这一回应验了吧?”

柳叶梅直眉瞪眼地喊:“你这个浪货,到底啥事?你倒是说啊,扯那些没用的干啥?”

杨絮儿朝着脚下啐一口,说:“你说他算只啥鸟啊?我都不屑意得说了,真怕脏了我的嘴!”

“你说不说?不说拉倒!”柳叶梅急得直跺脚,扯着嗓子喊,“你才是个鸟人呢!有话就说,有屁就放,痛痛快快的,含一半吐一半,急死个人了!”

杨絮儿眼珠一转,朝着四周看了看,这才趴在柳叶梅的耳朵上,把蔡富贵趴在厕所后面,偷看人家女老师上撒尿的事情说了一遍,并且还添了不少的油,加了不少的醋。

“不会吧?难道他也中邪了?”柳叶梅将信将疑,总觉着自家男人不该是那种人,更不会做出那种下流事来。

但反过来再一想,可也难说,这男人都邪性着呢,没准一下子就鬼迷心窍了,就不管不顾地趴在了地上……

见柳叶梅站在那儿愣住了,杨絮儿以为她经不住打击,傻了,就赶忙安慰她说:“其实……其实吧,说到底,这事也没啥大不了的,不就是偷着看看嘛,眼睛能干啥?又不是真的跑进去,实打实地跟那个女老师办了。男人不就那样,总是吃着碗里的,瞧着锅里的,他肯定是好奇人家女老师下边长成个啥模样了,这才干傻事了,很正常,真的很正常。”

“滚,正常你个头啊!”柳叶梅直着眼骂一句。

“咋就不正常了?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如今的人跟以前可不一样了,偷鸡摸狗的事儿一点都不稀罕,多了去了。不就是看看嘛,你千万别拿着当回事了,快回家吧,回家看看去。”

柳叶梅这才活泛过来,说:“杨絮儿,你啥时候变得这么大方了,你说得倒是轻巧,我问你,这要是换成你自己家的男人,在外面瞧了人家女人的腚沟,你会不拿着当回事吗?”

“是啊!”

“是个屁,你不扒了你男人的皮才怪呢。”

“实话告诉你,真要是有那种事情,那我就直接来他个装聋作瞎,看看有啥了不起?一没沾身,二没怀孕,看个球去!”

“就你那小心眼,鬼才信呢。”

“错了!对待这个问题,我有自己的原则,那就是只要男人不把狐狸精领回家,在我眼皮子底下热火朝天的干,那就与我无关。”

“你会那么大方?”

“是啊,不大方能怎么着?等着他们进了城,干啥你能知道?咋管?你呀,真是不跟形势了,这样吧,等蔡富贵走了,我过去帮你解放解放思想,让你这个老封建也好好开放一下。要不这样吧,我们家孩子住校,到时候你来我家,让你开开洋荤,怎么样?”

杨絮儿说完,裂开厚嘴唇笑了起来,那笑里全都是坏,直把胸前的两坨肉笑得要嘚瑟下来。

“浪货!没个正型。”杨絮儿的话透着轻巧,笑得又那么臊,柳叶梅心里面就不痛快,就觉着她是在幸灾乐祸,便白了她一眼,转身走了。

她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奔着村长尤一手家去了。

村长家离得并不远,走过一条街,右拐几百米就到了。

全村就数尤一手家的院落大门最气派,猩红色,四周圈着黑边,显得很威严,有点儿像电视里演的旧时候的衙门。

都已经大半响了,大门仍然紧关着,趴在门缝上听一听,也不见里面有丝毫动静。

柳叶梅握着大金镯子一样的门环,铛铛铛敲了几下,里面还是没人回应,看来是没人在家。

刚想转身离开,却听到院子里有了踢踢踏踏是脚步声,柳叶梅赶忙止住脚,这才看到大门已经敞开,中间的缝隙间露出了半张脸,青茬胡子的嘴巴尤为显眼,一张一合地问柳叶梅:“这一大早的,你想干啥?”

“干嘛呀这是?呆在屋里也不应声,装神弄鬼,怪吓人的。”柳叶梅说着,往门前挪了挪。

“这不正在睡觉嘛,没听见,早知道你来,还不早早侯在外面了。”尤一手说着,嘿嘿一笑。

“不敢,俺可没有那么大的牌谱。”

“别扯了,快进来吧。”尤一手敞开门,把柳叶梅让进来,又伸长脖子朝着外面看了看,这才退回来,随手关严了门。

看到村长一副鬼鬼祟祟的模样,柳叶梅心里就有点儿发毛,甚至还犹豫了一下,特别是村长关门的那一霎,差一点点就退了回去。

但她想到了自己家男干的那丑事儿,只得壮着胆子走了进去。

进了院子,柳叶梅就扯开嗓子问:“叔,婶子她在家吗?”

尤一手跟了上来,站在她身后问:“怎么,你找你婶子是吗?她一大早就去县城了。”

柳叶梅说:“不找她,我找你,找你有事儿。”

“找我就对了,这不是正好在家嘛。”

“叔,这大白天价,你关着个大门干嘛呀?”

“你这小媳妇,真傻还是假傻?我这还不都是为了你好嘛。”

“怎么就为我好了?”

“你找我,一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你乐意让人随随便便进进出出吗?你乐意让外面的听到我们在说什么吗?”

柳叶梅这才感觉到是误解人家村长了,腼腆一笑。

尤一手说:“见你平日里挺精明的,咋一到了最关键的时候,就开始犯浑了呢?”

“不是啊,叔……”

“得了……得了……快进屋吧,有话里面说。”尤一手说着,自己先一步进了屋。

村长这么一说,柳叶梅就有点儿发蒙,脚步也不听使唤了,追着赶着的往屋里走,心里面一个劲地教训自己:瞧瞧你,把人家想成啥了?一个做长辈的,又是村长,还能对自己咋样呢?人家的脸面比自己身子都重要,才不会随便胡来呢,都是自己多想了。

进了屋,尤一手显得热情起来,招呼柳叶梅坐到了正堂的沙发上,又转身去了里屋,拿出了糖块跟瓜子啥的,说:“吃吧,边吃边聊。”

柳叶梅有点受宠若惊,不由得拘谨起来。

“放松点,你紧张啥?”

“没呀,叔,我没紧张。”柳叶梅说着,随手抓起了几枚瓜子,装模作样磕了起来。

“就是嘛,跟我用不着见外。”尤一手说着,紧挨着柳叶梅坐了下来。

柳叶梅突然闻到了一股味儿,一股很熟悉,却又很特别的味儿,不由得往后挪了挪屁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