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你不能这样/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尤一手叹一口气,说:“怕别人听见咱们说话是小事,关键问题是我担心胡校长再来闹腾。”

柳叶梅一愣,问他:“你说胡校长过来找你了?”

“可不是嘛,自打出事后,他已经来过我家两次了,你知道他想干啥?”

“干啥?”

“逼养的!非缠着我给学校盖新厕所,口口声声说为了孩子们健康成长,为了千秋大业,可我哪有那个闲钱啊?害怕他再来磨叽。”

“他的意思是让你挪厕所?”

“是啊,说是放在原来那个地方不安全,搞不好会闹出大事情,会上焦点访谈。”

“有那么严重?”

“切,这不都怪你们家那两个不要脸的嘛!咋就想出这样的招数来呢?我就弄不明白了,你要是实在忍不住,那就直接找个女人泄泄火去啊,干嘛要去看人家小丫头片子的?我都觉着很无聊,你说说,一个老的看了也就看了,小狗日的又立马跟上了,丢人,简直丢死人了!”

柳叶梅早有思想准备,随口问他:“叔,你觉得那是真事吗?”

尤一手说:“都被人家抓了现行,这还假的了?”

柳叶梅说:“我不相信,老东西做得出来有可能,蔡富贵绝对不是那种人,何苦呢?”

“是啊,我知道你的意思,不就是说他天天有好肉吃着,不但不旱,还涝得不行,没必要去过眼瘾吗?”尤一手说着,眼睛在柳叶梅胸前瞄了一眼。

柳叶梅感觉那一眼裹闪带电,被看的地方有点儿酥软,小声说:“我是说蔡富贵人好,干不出那种事来。”

尤一手说:“是啊,我也不愿意相信,可人家手里攥着证据啊。”

“什么证据?”

“录像呀,一老一少两个不要脸的全在里头呢!”

“叔,那个说明不了问题,我听说了,蔡富贵只是去察看一下地形,想弄清楚蔡疙瘩偷看女孩拉撒那事儿究竟是不是真的,咋就死赖着说也是去做那种脏事情呢?这也太冤枉人了吧?”柳叶梅为自己男人辩解着。

“你这样说,也不是没有道理,可是……”尤一手突然打住了,举起双臂,抻了抻腰身,又长吁了一口气。

柳叶梅等不到后面的话,心里有些着急,扭头一看,这才知道尤一手身上正在发生变化。

特别是他的下身,本来就只穿了一件灰色的白色毛裤,裆处紧绷绷的,被里面的一团杂碎顶出一个包,一个很大的包。

这时候那包就变成了一个小兔子,卧在里头,一挺一挺,不停地跃动,像是要拱出来一样。

柳叶梅意识到了什么,下意识地往外侧了侧身子,心里面的一根弦慢慢地绷紧了,说:“叔,既然连你都说有道理,那就是事实了,对不对?”

“这是嘛。”尤一手重新坐直了,说:“道理只是用来讲的,真要是对簿公堂,那还是要看证据的。反正这事吧,确实是很挠头。”

“事实就是事实啊,怎么就挠头了?”

“我说柳叶梅,你想一想,谁能给他们爷俩证明?”

“叔,不是他们爷俩,我说的是蔡富贵。”

“好,就算你只说蔡富贵,那也没人能证明他就是无罪啊!立案调查看的是证据,瞧的是事实,你说吧,谁会跳出来说你男人无罪?证据又在哪儿呢?”

“啥都没做,要啥证据呀?”

“你说没做就没做了?人家手上可是有录像的,一按电钮就能放出来,清清楚楚,一目了然。”

见柳叶梅一时没了话说,尤一手就自言自语起来:“你说这两个不要脸的,就算你们稀罕,你们好奇,看以个也就罢了,怎么就把一大帮丫头片子都让看了个遍呢?唉,那可都是一些原装的呀,就那么随随便便让他们看了,过了眼瘾,姥姥,不判他们三年五载的才怪,天都不服!”

柳叶梅一听这话,脸色陡变,眼睛里也有了惊恐,急声问:“不会吧,叔……叔,有那么严重吗?”

尤一手微微点着头,说:“是啊,我都查过资料了,这种罪行很严重,一开始我也觉得没啥,根本就没拿着当回事儿,胡校长来找我,我还跟他嘻嘻哈哈,想把事情淡化了,只是说是他们叔侄俩一时犯浑了,就干出了你那种事情,要他不要再计较了。”

“他答应了吗?”

“答应个屁!人家一口咬定了,就是不点头。”

“叔,那你再好好给说说呀。”

“是啊,我能不说吗?咱们都是一个村上的,又有邻里的情分在里头,无论如何我还是上着你们的。这不,上次来的时候,我苦苦哀求了半天,说实话,要不是因为的是个村长,说不定真就给他跪下了,好说歹说,最后他总算是松了一点口,说是可以先不报案,但有个条件,那就是村里必须拿钱出来,把厕所改到校园里面去。”

柳叶梅心里面绷着的那根弦不知道啥时候就松动了,她往前凑了凑,脸上有了巴结的神情,哀告道:“叔,你是村里的领导,又是个长辈,你可不能眼看着俺们一家倒霉啊,你就答应他吧,尽快把厕所挪到里面去好不好?”

“是,我是想管,也必须管,可你让我咋个管法?你去看看,咱们村账户上只有几十块钱,你让我咱们挪?”

“都是大家伙的事情,那就各家各户承担一点呗。”

“柳叶梅,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痛,这都啥年代了,谁还敢搞集资摊派?那不是找死吗?再说了,那个胡校长,你以为他是个什么好东西?实话跟你说,他压根儿就不是个好鸟!”

“你说他不是个好人?”

“是啊,跟你疙瘩叔差不多!”

“不会吧,人家可是校长啊。”

“校长也是人呀,是人就有犯浑的时候。”

柳叶梅呆坐了一会儿,突然急躁起来,说:“叔,无论如何你可不能不管呢,要是上头来人把富贵给抓了,那可就麻烦了,这样的脏事一旦传出去,我们一家往后还怎么见人啊?”

“看看……看看……这不是正在帮你想办法嘛,柳叶梅你尽管放心,在桃花村这一亩三分地上,老子不点头,谁也甭想随随便便把人给带走!”村长趾高气扬地说着,顺势把手搭在了柳叶梅的肩上。

“叔……叔……别……别……你不能这样。”柳叶梅一下子慌乱起来,扭动着腰肢往外挣脱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