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弄脏了手/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尤一手不但没放手,反而把臃肿的身体压了上来,粗声粗气地说:“柳叶梅,你这个小女人,瞧你……瞧你这个小家子气,叔虽然是村长,是干部,可也是个有血有肉的人啊,自打上次喝醉之后,偷吃了一回你的嫩肉肉,那就忘不了了,闲着来就馋,都快馋死了,来……来吧……”

“你的意思是上一回,你……你已经吃到嘴了?”柳叶梅问他。

“可不是嘛,你不会没有感觉到吧?”

柳叶梅摇摇头,说:“没……没有……我真的没有感觉到,那是不可能的,你是喝醉了,晕头了,产生了幻觉罢了。”

尤一手的手上越发用力了,吞着口水说:“说句实话,老叔我早就被你这一身白肉馋得不行了,特别是喝醉酒的时候,那滋味儿简直就是死去活来了,今儿个好不容易逮到了这个机会,来……来……让我尝尝……尝尝鲜,我……我就给你出个主意。”

“叔……叔……你是村长,可不能这样啊,你这样,不等于是胡来吗?”柳叶梅用力挣脱,却无济于事,让被死死地抱住了。

“啥胡来不胡来的,这都啥年代了?你怎么还放不开,犯傻,真他妈犯傻…,别造作了,来吧,抓紧时间。”尤一手的一只手伸到了柳叶梅的衣服里,胡乱摩挲起来。

“不行……不行……你是村长,不能这样!”柳叶梅面红耳赤,浑身扭动着。

“你老实点,只要你答应了我,哪怕只是让我摸一下,然后就告诉你……告诉你那事儿该怎么做法。”尤一手说着,腾出了一只手,握住了柳叶梅的右手,硬扯到了毛裤的兔子上,并且嘟嘟囔囔说着啥,满嘴脏话。

“来人了……来人了……”柳叶梅高声喊了起来。

看来尤一手也不是胆大妄为的主儿,一听柳叶梅喊来人了,就地弹了起来,走到门口,伸长脖子,像个老龟一样,朝外面打量着。

趁着这个当儿,柳叶梅迅速爬了起来,坐在那儿,哇哇呕吐起来。

尤一手走过来,问她:“你怎么了这是?”

柳叶梅不理他,只管吐,还真就突出了一些花花绿绿的黏物来,溅在光滑的地板上。

“这……这怎么就吐起了呢?”尤一手弯下腰,一下一下拍着柳叶梅的后背,小声问道。

柳叶梅好歹制止了吐,抬起溢满了泪水的双眼看着尤一手,说:“那你玩意儿臭烘烘的,能不吐吗?恶心死了。”

尤一手这才松了一口气,说:“明明是香的嘛,喷香喷香的,咋就成臭的了?真是香臭不知!”

柳叶梅刚想说什么,外面真就响起了砰砰砰的敲门声。

尤一手走到门口,大声问:“谁呀?外面是谁?”

“我是,还能是谁!”

尤一手一听是自己的女儿尤兰兰,就回过头,对着柳叶梅说:“我闺女回来了,你赶紧做好了,别再吐了。”

“我就是吐还能怎么着?”

“别……别……我女儿会怀疑的。”

“你是村长你怕谁呀?”

“不行……不行,你还是赶紧走吧,快点,别坐在那儿了。”尤一手说着,对着外面喊,“哦,来了……来了……”

尤兰兰在外面喊:“干什么呀?大白天价关着门干啥?快开门!”

“我这不是在跟你嫂子谈要紧事情嘛。”尤一手干脆说了实话,朝着外面走去。

柳叶梅本想着等尤兰兰进来,就把她爹耍流氓的事情揭发出来,可转念一想,那样的话,就等于跟尤一手撕破脸了,不但眼前的馊事儿解决不了,以后的日子就更难过了,还是忍一忍好,退一步海阔天空!

想到这些,她就站了起来,走到了屋门口,站在小阳台上,看上去就像他们一直就站在院子里说事情一样。

尤兰兰进了院子,见是柳叶梅,冷着脸说:“谈事就谈事呗,干嘛还要关着门呀。”

柳叶梅哭丧着脸说:“兰兰妹子,你是不知道,我们家遭了大事了,蔡富贵被校长诬告,说是偷看女学生撒尿,非要他去坐牢,我这不是实在没了主意,就过来求叔了。”

尤兰兰皱起眉毛,问:“富贵哥他真干那种丑事了?”

柳叶梅说:“他要是干了,那就不喊冤枉了,他是被人家算计了。”

村长跟了过来,说:“也不能就完全说是人家在无赖,毕竟人家有录像作证明。”

尤兰兰转过脸,问尤一手:“爸,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这不是一句话半句话能说得清楚的,等有了时间,我再慢慢告诉你吧。”尤一手说着,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闺女,“你不是去上班了吗?这怎么半道里就回来了?”

尤兰兰说:“所长派我去邻村查了一个小账查完就回来了。”

“那好,你进屋歇着吧。”

“富贵哥咋会沾染上这样的狗屁事呢!一准是被他下了套!”尤兰兰说着,抬脚踏进了门槛。

一进屋就喊了起来:“爸……爸,这地板上是些啥东西啊?”

尤一手朝着柳叶梅瞪了一眼,说:“我昨天不是喝多了嘛,胃里难受,实在忍不住,就吐那里了。”

“脏死了,你就不会去外面吐啊!”尤兰兰说完,钻进了自己屋。

尤一手朝着柳叶梅笑了笑,低声说:“你果然还行,很聪明,替老叔解了围了。”

柳叶梅白了他一眼,说:“别想得美,账我还给你记着呢。”

尤一手摆摆手,意思是让她赶紧走,快点离开他家。

柳叶梅脸上挂着一层霜,咬着牙根说:“可不能白白让你讨了便宜,总该给个说法吧?”

“看看,还有完没完?”

“你都对我那样了,总不该就这么算了吧?”

尤一手拧巴着脸,说:“又没真办,不就是……”

“没真办?那好,我进屋问问兰兰,她说没事就没事。”柳叶梅说着,做出了往屋里走的架势来。

“别!”尤一手一把薅住了她,点头哈腰地说,“好……好……我尽量而为……尽量而为,姑奶奶,你就别瞎闹了。”

“怎么个尽量而为法?”柳叶梅紧追不放。

尤一手掏出一支烟,点燃了,狠劲吸了一口,说:“这样吧,我暂时先给压着,不让他报案,你看行不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