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没了底气/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叶梅问他:“校长可是上面派来的,他能听你的?万一不理你这块咸菜呢?硬是自己去派出所报了案,你又能拿他怎么样?”

“操,你以为派出所会听他的?就算是他去了,高所长也不会立马给他立案,最起码也得打个电话征求一下老子的意见。”

“你的意思是派出所会请示你?”

尤一手鼻子一歪,说:“你以为我这土皇帝就白当了?不是吹牛逼,他要是敢瞒着我报案,老子就敢把他头上那顶小乌纱给摘了,柳叶梅,你信不信?”

柳叶梅没说信,也没说不信,呆着脸,没有表情。

尤一手接着说:“当然了,最好还是别把脸皮子给撕破了,和平解决最好。”

“是啊,可得想个办法呀。”

尤一手装模作样想了想,说:“你看这样好不好?我先想法子给压着,你回去家后,赶紧打发蔡富贵去一趟学校,找那个狗日的校长疏通一下关系先礼后兵嘛,我觉得一准就没事了。”

柳叶梅点了点头,拢了拢额前散落的头发,抬脚朝着门外走去。走了几步,又折回身,夹着嗓子说:“我警告你,你可不能耍滑头,一定把事给办妥了,要不然的话,我就把你干的那些事儿告诉你老婆,还有兰兰,然后……然后再捅到大街上去!”

尤一手坏坏一笑,说:“又没正儿八经的做那事,值当的吗?”

“你说没做是不是?那好,你闻闻我这手,是个啥味道?也好,我这几天干脆就不洗手了,留着给警察闻。”

“你这小娘们,还真是够拧的,不怕丢人你就出去喊吧,老子又不怕啥,别把自己给弄臭了就成。”

“老不正经!”柳叶梅小声骂着,竟然抿嘴一笑。

这一笑,就把村长尤一手给迷倒了,半天没挪动脚。

柳叶梅回到家,一进屋,心里猫爪子挠着一样不是个滋味儿,自己一个干干净净的女人,咋就成这样了呢?那一回倒是有所原谅,是因为喝醉了,不省人事了,就让他从后面吃了豆腐。

可这一回就一样了,大瞪着眼帮他摸了那个地方,摸就摸吧,心里面竟然还热烘烘一阵,差一点,不已经有了那种想法,要是他再反过来摸自己,或者再深一步,那肯定就把持不住了……

唉,难怪那些女人把持不住,看来真的是不容易啊!

柳叶梅站在灶间,强迫自己稳定了下来,这才走进了里屋。

见男人正趴在床上,睡得就跟一头死猪似的,气就不打一处来,先在他屁股上猛拍了一把,接着骂道:“你这个缺心眼的!人家给你挖好了陷阱,支好了扣子,你就瞪着眼往里钻呀?”

蔡富贵慢悠悠爬了起来,一看柳叶梅一脸凶相,就知道是有人把自己偷看女厕所的事情告诉她了,不由得心虚起来,无力辩解道:“柳叶梅,咱们是夫妻,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没干啥,啥也没干。”

“没干你去那么臭烘烘的地方干嘛?”

“我只是想去看看地形,也好弄清楚蔡疙瘩是不是被人算计了。谁知刚到那儿,就被人发现了,误以为我也是去干那种坏事的,就弄出那么一曲,老实话,我真的没看到啥,真的!”

“眼下要紧的不是你自己说看与没看,而是人家一口咬定你就是看了,就要把你弄进大牢里面去,你说该咋办吧?”

“有那么严重?”

“是,不但严重,还很麻烦!”

“我就不信了,不就是那么点小屁事吗?还能有多大的麻烦?再说了,胡校长不是说好不再追究我了吗?”

“他的话你也敢相信?前脚一走,后脚就会变,他那嘴就像个纸扎的船,说翻就翻了,他要是真的把你弄进大牢里面去,咱们一家的脸面没了不说,这一年,或者是几年的工都打不成了,你算算,这损失的是多么大一笔钱?”

蔡富贵直了眼。

“你说,这半天半地的,咋就弄出这么一曲来了呢?”柳叶梅气得压根儿都痛。

“不对……不对……”蔡富贵摇了摇头,说,“不会那么严重,绝对不会,屁大点儿事儿,值当的的吗?”

“你还嘴硬?我刚从村长家回来,人家可是个明白人吧,连他都说这事儿很麻烦。”

蔡富贵眨巴眨巴眼睛,说:“你既然已经去了他家,就没求他帮着给说说情,他是村长,校长肯定能给他点面子。”

柳叶梅叹口气,说:“不求情我去干嘛了?这不,苦苦哀告了大半天,好说歹说,他总算是勉勉强强答应了,说是尽量帮咱顶着,还给出了点子,让咱们主动点,去找校长表示一下,让他饶过你这一回。”

“就是说,还要给他送礼了?”

“是啊,怎么着也得表达一点诚意吧?”

“操!”蔡富贵深埋下头,蔫蔫地说,“事都已经到了这份了,还有啥法子?也只好那样了。”

“是啊,把柄攥在人家手里,还能咋办?”柳叶梅说着,一屁股坐了下来,一阵唉声叹气。

蔡富贵说:“这真不是个好兆头,新年一到就遇到这种臊烂事儿,怕是这一年都不顺溜了!”

“那倒不至于,有啥不顺溜的?你赶紧去,嘴皮子甜一点,说叨说叨也就没事了,用不着担惊受怕。”柳叶梅安慰道。

吃过晚饭后,柳叶梅从橱柜里找出年前表哥送来的两瓶好酒,边用抹布擦着边说:“多亏着你也没嘴馋给喝了,这倒是派上了用场了”

蔡富贵没说话,默默穿起了过年的新衣裳。

柳叶梅找出一个厚实的塑料袋子,把酒装了起来,递到了蔡富贵手上,叮嘱说:“见了校长后,你一定要好好说,话要说得甜一点,软一点,实在不行,你就摸几把眼泪,哭给他看,哪怕是直接给人家跪下也成,只要他答应不再追究成了。”

“你还要我给他跪下?”

“是啊!”

“用得着那么下贱了?”

“这不是尾巴逮在人家手里了嘛,还有啥办法?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矮几分怕什么?”

蔡富贵本来就理亏,这时候也没了顶嘴的底气,只得乖乖把酒接过来,夹在了胳肢窝里,趁着夜色渐浓,贼眉鼠眼,灰溜溜地朝着学校走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