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贴补一下/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妈了个蛋!

这又怪得了谁呢?

要怪也只能怪自己,都怪自己出门不带脑子,也不看看那是啥地方,连想都没想一下,就趴了下去,恰恰就看到了女教师孙秀红的那个地方,还让胡校长给拍到了录像机里……

这不是自作孽是啥?

既然已经丢人现眼,那就只能拿着脸蛋当腚使了。

蔡富贵一路自责着,不等走到学校大门口,腿肚子先哆嗦了起来,没了丁点儿底气。

这才知道什么是做贼心虚了,老感觉像是身后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自己,直顶得脊梁杆子一阵阵发麻。

到了校园门口,蔡富贵没有勇气直接走进去,来来回回走了几趟,抬头往办公室望一望,隐约看到胡校长正站在屋里说着什么,可一眨眼的工夫,就没了人影。

事到临头,已经没了退路,他挺了挺腰杆,朝着办公室走去。

站在门口,他看到屋里只有一名女老师在埋头写着什么,就唯唯诺诺地问道:“请问……请问胡校长他在吗?”

女教师头都没有抬一下,冷冷地回了一句:“不在。”

“他……他去哪儿了?”

“去镇上开会了。”

“不对吧?”蔡富贵有点犯疑惑,结结巴巴地说:“我刚才明明看见……看见胡校长在的,好像就……就站在那个位置吧。”

“一定是你看花眼了,我怎么就没看见呢?”女教师说完,写字的速度又加快了,唰唰唰,像是有狼在追赶着她的笔。

蔡富贵就想,别怪人家女教师不愿意搭理自己,实在是人家太忙了,便不好意思再问啥,悻悻退了出来。

既然校长不在家,那就回家吧。

刚刚走出了大门,蔡富贵突然就想起了腋下的两瓶酒,都已经带来了,就让女教师转交给校长得了。

于是,他又折身走了回来,可走了没几步,突然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不就是孙秀红老师吗?

对呀,没错,就是她,就是她蹲在厕所里撒撒啦啦的拉撒,被自己看了个正着,连胯下的一片风景都一览无余。

卧槽!

真他妈冤家路窄呀,越怕什么,越是来什么。

蔡富贵的脑海里就跟放电影一样,再次浮现出了上午那惊心动魄的一幕——自己高高撅起屁股,趴在地上,往上翻着大白眼珠子,透过粪坑,清清楚楚看到了那一片神秘的森林,以及森林里的一隅幽境。

这时候想起来,不但未能激发起自己的欲念,反倒觉得有一把高悬的铁锤猛然落了下来,不偏不倚正好砸在了自己的脊梁骨上。

咔嚓一声,脊椎骨就就断了,就碎了,几乎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了,弯腰塌背,紧贴着地皮,一溜烟地逃跑了。

回家之后,蔡富贵只得按照女教师所说的,跟老婆柳叶梅做了汇报,说胡校长不在家,去镇上开会了。

但他只字未提遇到孙秀红老师的事儿,他担心柳叶梅已经知道了自己看过人家的那个地方,这时候说起来,不挨骂才怪呢?

更严重的一点,她会体罚自己,只让看,不让动,那种滋味儿可不好受,跟把一团火塞进了下腹部一样。

柳叶梅听完男人蔡富贵的汇报后,立马没了表情,呆僵得就像一根木头,直直地盯着电视,一句话都没说。

蔡富贵把腋下的两瓶酒拿出来,放到茶几上,然后就畏畏缩缩坐到了女人身边,大气不敢出一声。

一直等到儿子小宝完成了作业,回自己房间睡觉去了,柳叶梅才长吁了一口气,清汤寡水地说了一句:“蔡富贵啊,别在家耗着了,明天就走吧。”

“你让我去哪儿?”蔡富贵有点儿发蒙。

柳叶梅说:“进城吧。”

“不是说好了嘛,想跟着邻村的安顺当一起走。”

“别等了,再等下去要出大事了。”

“出啥大事?”

“蹲大牢不是大事吗?”

“有那么严重吗?”

“有,怕是比想的更严重,就不要等那个姓安的了,我已经打听过了,好像李全他们这几天就要动身了,你就跟他去吧。”

“可李全那边都是零散活,赚不到大钱。”

柳叶梅眼一瞪,“我问你,是钱重要?还是名声重要?”

蔡富贵一时没了话说,低头抽起了烟。

柳叶梅接着说:“赶紧走,一天都不能拖了,越早越好,你要是继续呆在家里,那些是是非非就扯不清。”

“走了就能清了?”

“惹不起,咱只能躲!回头想一想,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很蹊跷,并且越来越蹊跷,好像是有人在背后捣鬼。”

“跟咱捣啥鬼?”

“你没觉得,我们无形中成活棋子了,说不定呀,这里面真有啥猫腻呢。”柳叶梅冷脸说着,语气里透着寒气。

“可是你想没想过,我走了之后,那些麻烦事儿会缠上你?”

“我是一个女人,他们能拿我咋样?惹急了,我就来他个一哭二闹三上吊,量他们也拿我没办法。再说了,这场戏的主角是你蔡富贵,你走了,这场戏还怎么唱?至于你叔蔡疙瘩,他是死是活,与咱们没一毛钱的关系!”

蔡富贵虽然没怎么听懂老婆的话,可嘴上还是答应了下来,说:“走就走吧,反正早走晚走都得走,二狗今天下午给我打电话了,说山旺他们已经到了工地,都已经开始挖地槽了,我就投奔他去。”

“你不跟李全了?”

“不了,零工不好干,经常窝工。”

“那好,赶紧睡吧,一大早你就去镇上坐车,记住了,一定要趁着黑走,千万别被他们拦下了。”

柳叶梅说完,展开被子,脱掉外衣躺下了。

“这就睡呀?”蔡富贵问她。

“睡吧,明天还要赶路呢。”柳叶梅说。

蔡富贵挠挠头,说:“这都要走了,再怎么着,也该贴补一下吧?”

柳叶梅惨淡一笑,说:“你还弄得动吗?”

蔡富贵说:“没问题,你试试,这不已经火愣了嘛。”

柳叶梅伸出一只脚,探过去,果然有点硌脚,就把腿蜷回去,在被窝里窸窸窣窣脱起了贴身的小衣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