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城里来的小白脸/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叶梅把手放上去,还真就找到了要死要活的感觉,一直到了峰谷浪尖,才昏睡了过去。

醒过来后,柳叶梅愧疚不已,心里面被老猫抓着一样难受,不停地骂着自己:柳叶梅,你这个不要脸的,这是咋的了?

怎么就这么嘴馋呢?

简直成了千人戳,万人指的骚货、浪种!

骂够了,恨足了,甚至还把大腿内侧扭出了一块青紫,可心情还是难以平静,干脆下了床,穿戴齐整,走出去,朝着村外走去。

田野里一片空旷,连个人影都不见,东北风悠悠地刮着,但已感觉不出刺骨的寒意,吸一吸鼻息,隐隐嗅到了丝丝缕缕的春天气息。

柳叶梅蹲下来,伸手摸了摸小麦苗儿,虽然叶片依然干瘦,却已经泛出了浅浅的嫩绿。

她突然觉得自己还不如一棵柔弱的麦子,那么冷的风,那么厚的雪都没把它们冻死,自己一个大活人,却被几句流言蜚语给压垮了,不但撵走了男人,还在村长身上干了不敢干的,真是该死!

唉,一个人变坏咋就这么容易呢?

柳叶梅低头看着自己的胸部,是那么的丰满挺拔,透着满满当当的成熟,不由得感叹起来:是啊,自己从前何尝不是一棵清纯的小麦苗儿,可眼下一切全都改变了,变成一滩臭烘烘的狗屎了!

麻痹滴,都怪村长尤一手,是他伸出肮脏的右手,引领着自己,一步步滑向了那个丑陋不堪的地方。

只是摸了那么几把,就把自己引以为豪的美好摸掉了,弄没了。

她叹口气站起来,举目远眺,四下里依然冷冷清清,看不到一个人影,甚至连只土生土长的家鸟都没有。

柳叶梅越发觉得心里面空虚起来,空虚得几乎都要飘起来了。

突然,她看到了一个蠕蠕而行的黑影,心里随即莫名的兴奋起来,站起来,朝前走了几步。

她打起眼罩看着,那个黑影由远而近,越来越清晰,没错,是个人,是个男人,虽然看不太清楚,但她隐约觉得有点儿陌生。

看上去他是从镇上来的,步子迈得很小,悠悠荡荡,一不小心就被风吹跑了一样。

他会是谁呢?

来桃花村干嘛呢?

柳叶梅舍不得把眼拿开,一直死死盯着那个人,心里七七八八想着,做着五花八门的猜测。

等再近了一些,那个人便有了大概的轮廓,柳叶梅就断定,他绝对不是本村的人。

用不着看脸,只看他走路的姿势就不像,那个人身上像是装了吸铁石一样,把柳叶梅吸得一直往前走,想停都停不下来。

直到看清了那个人的真实面目,才稳住了双脚,身子却依然前倾着。

妈呀!

敢情这还是个城里人啊!一张有棱有角的脸白白净净,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黑边的那种,完全就是电视里演的白面书生的那种。

柳叶梅心尖尖那一块儿滚烫一阵,突然就蹦出一只兔子,满胸腔里四处乱跑乱跳。

近了,越来越近了,柳叶梅慌忙蹲下来,装出一副在拔草的模样,眼睛的余光却不时扫到那个人的身上。

“嗨,我说那个妹子,前面就是桃花村了吧?”那个人站定了,大声问柳叶梅。

柳叶梅禁不住笑了起来,反问他一句:“你看看我像你的妹子吗?看看,睁大眼睛好好看看。”

“不是妹子哪是啥?”

“是你姐姐!”

“那好,姐姐就姐姐吧。”那人这才正眼打量着她的脸,腼腆一笑,纠正道:“对不住了,累得眼都花了,没看清,还真是个姐姐啊。”

“本来就该看清再喊嘛。”

“不过,看上去你也比我大不了几岁,喊你妹妹也亏不了多少。”

“啥也?大就是大,小就是小,可不能乱叫!”

“好……好……不乱叫……不乱叫。”那人接着问她,“这还冷飕飕的呢,你呆在外头干嘛?小心着凉了。”

不管是不是真关心,人家这话说得到位,那叫一个顺耳。

柳叶梅心头不由得一暖,抬起头来,笑吟吟地说:“俺是山里长大的,身子骨硬朗着呢,没事,冻不着!”

“看不出,觉得你像个城里的女人。”

“是啊,你看我哪儿像城里人了?”

“哪儿哪儿都像。”那人说着,眼睛在柳叶梅身上扫来瞄去,有那么几秒钟,还紧紧黏在了她胸前的高处。

“看啥看?老实点!”

那人嘿嘿一笑,小白脸立马成了大红脸,说:“谁不老实了?你不是问我哪里像城里人嘛,我不看怎么能知道?”

柳叶梅没再让他难堪,正眼打量了他一番,这才看到他右手提着一个大皮箱,右手拎着一个旅行包,肩上还挂着一个双肩包,看上去很吃力。

他低下头找来找去,一看就知道,他是走累了,想找一个干净的地方,放下姓李歇一歇。

可昨天夜里刚刚下过小雨,地面上还湿漉漉的,根本就找不到个干净地方,就只好站在了原地,喘了几口粗气。

柳叶梅仔细瞅了几眼,竟然觉得这个人不但不陌生,还有几分面熟,可又想不起是在哪儿见过了。

“大姐,你是不是桃花村的?”

“是啊,咋了?”

“你回不回村里呢?要是回去的话,顺便帮我拎一下东西好不好?我实在是……实在是走不动了。”

柳叶梅故意逗他,说:“还有事呢,一时半会儿不回去。”

“哦,那就算了,你忙把,我走。”那人招呼一声,就抬脚往前走。

“哎……哎……哎……跟你闹着玩呢,把包给我。”柳叶梅随就后悔了,这么老实的一个人,难得张口求自己,怎么好连这点忙都不帮呢?况且自己本来也打算回去了。

她快步跟上去,伸手就去夺那个人左手的包。

谁知那人不肯放手,说:“这个分量重,你娇小姐,拿不动的,还是把这个小的给你吧。”

“谁是娇小姐了?”柳叶梅冷下脸,嗔怒起来,说:“你啥眼神呀?白戴个眼镜了,瞧我这身板,扛一袋子麦子都不成问题,甭说这点儿小包包了。”

说完,又伸手去抢。

柳叶梅动作幅度大了一些,竟然一把攥住了人家的手。

她可从来都没有攥过陌生男人的手,更何况这只手柔软顺滑,完全超乎了她的想象。

“啊……”柳叶梅不由得发出了一声惊叫。

那人大概是被吓着了,手一松,沉甸甸的大包啪嗒一声落在了地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