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春意萌动/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走了不大一会儿,已经看到了村头的那片树林子,柳叶梅便放缓了脚步,回过头,问小白脸:“对了……对了……你那会儿说……说什么来着?”

小白脸误解了,低着头说:“我不是已经说对不起了嘛。”

“我不是那个意思。”

见柳叶梅笑了,小白脸问那你是啥意思。

柳叶梅蹙了蹙眉,说:“你好像说是来报到?”

“恩,是啊……是啊。”

“我还以为你是来走亲戚的呢。”

“走哪门子亲戚呀,这个村子我连个熟人都没有。”

“那你是来干啥的?”

“哦,我是来支教的,本来打电话联系过了,想让他们去镇上接我,可校长说老师们都很忙,抽不出时间,我就只得自己走过来了。谁承想会隔得这么远,早知道这样,我就少带点东西了。”

“什么……什么……你说你是来支教的?”柳叶梅瞪大了眼睛,直直盯着小白脸。

“是啊。”小白脸点点头。

“这么说,你是大学生了?”

“对啊,今年刚刚从省里放师范学校毕业。”

“这么说,你要来我们村子里当老师了?”

“嗯,是啊……是啊。”见柳叶梅满目惊疑,小白脸就问她,“怎么了?哪儿不对吗?”

“哎呦,这可太好了!”柳叶梅惊叫一声。

小白脸觉得她的情绪未免有点儿夸张,就冷冷的回了一句:“不就是支个教嘛。”

“那可不一样,我们村里从来没来过大学生当老师。”

“大学生不大学生还不一样吗?那些老师在基层待了很多年,经验很丰富,我来也是向他们学习的。”

“嗯,好,真好!”柳叶梅激动得不得了,她掂了掂手中的包,问小白脸,“这里面都是啥?怎么这么重?”

“书呢。”

“怪不得呢,你们大学生就是爱学习,走到哪儿都带着这么多书。”不等小白脸说啥,柳叶梅接着问他,“你是不是来了就不走了?就一直在我们村里当老师了?”

小白脸摇摇头,笑着说:“其实,我是来学习的,顺便算在偏远山村支教,大概也就是一年时间吧。”

“才一年时间呀?”柳叶梅脸上的表情寡淡下来,小声叽咕道,“就知道你待不了多久,这种破地方怎么能养得下大学生呢。”

“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小白脸低下头,想了一会儿,然后说:“现在上头注重教育资源平衡,也一再倡导大学生深入基层,所以说,我也很有可能留下来。”

“你是说留下来不走了?”柳叶梅又兴奋起来。

小白脸笑了笑,说:“也不一定,看看再说吧,如果这边需要我,我也喜欢这儿,那就留下来。”

“这边肯定需要你了,就看你喜欢不喜欢了。”柳叶梅热切地望着小白脸,好像这就要他做出决定留下来似的。

小白脸说:“可是我家在城里,还有老爸老妈需要照顾呢,不回去怎么行呢?”见柳叶梅脸又沉了下来,小白脸就主动自我介绍起来,“我姓李,叫李朝阳,怎么称呼你呢?”

柳叶梅看上去有点儿心不在焉,应声道:“柳叶梅。”

李朝阳说:“你的名字真好听,很有意境。”

“什么叫意境?”

“就是一读到你的名字,就想到了一个鲜活的画面,就拿你的名字来说吧,先是腊梅争春,再就是柳叶儿拂面,鼻息间立马就闻到了一股春天的气息,不信你仔细品味一下。”

柳叶梅开心笑过一阵子,然后说:“你们文化人就是酸,我都叫了二三十年了,咋就没感觉出来呢?”

“那是你没用心用情去品味罢了。”

“这么说,你是用心、用情了?”

小白脸腼腆一笑,说:“至少是用心了。”

“什么呀,估计俺爹给取名的时候,也没想那么多,随随便便抓几个字,凑合到一块儿就成了。”柳叶梅嘴上这样说着,心里却甜得就像是灌了蜜。

“可别说,人这一辈子,叫个什么名字,那可是很重要的,据说与运程啥的有很大关系。”

“啥叫运程?”

“就是命运。”

“那我的名字呢?运程怎么样?”

小白脸故意讨她欢心,说:“肯定很好了,最起码人长得漂亮、清秀,气质非凡,再就是运气好,春日盎然,生机勃勃,说不定将来,你还能成就一番大事业呢!”

柳叶梅掩饰不住内心的兴奋,眉毛一挑一挑,真就像是柳叶在春风中飘摇似的,说:“我一个庄户娘们儿,能干啥大事业呀?也就是围着锅台转的料。”

小白脸说:“你可不要小瞧自己,人的命运是可以改变的,只要你好好把握机会,就一定会有所突破。”

“算了……算了……不扯那些没用的了。”

“怎么会没用呢,我的意思是,人不能安于现状,要有所追求,把自己的一生过得轰轰烈烈,有滋有味。”小白脸说得很认真。

“就这样了,晚了三秋,想改也改不了了。”柳叶梅扯一扯嘴角,惨淡一笑,说,“到了,我就不送你去学校了,你自己去吧。”

“不用了……不用了,已经很感谢你了。”,李朝阳客套着,接过了柳叶梅手中的行李箱。

柳叶梅朝着不远处的一个大院落,说:“那不,那里面就是学校。”

“嗯,我知道了。”李朝阳还想说些啥,可柳叶梅已经转身离去,快步小跑着,像是在逃避着什么。

李朝阳站在那儿,望着柳叶梅消失的那个胡同口,隐约看到一阵风儿旋地而起,朝着他这边刮了过来。

他翕动一下鼻息,竟然闻到了满满的春意,里面溢满了柳叶儿的涩涩清馨味儿。

……

柳叶梅莫名地兴奋起来,双脚轻快,几乎是飘进自己家门的,她觉得自己心里面那个甜哟,真真就跟灌满了蜂蜜一样。

对了,那还不是一般的蜜,是槐花蜜,那个香,那个甜,哎哟哟,俺的那个亲娘来!

她没顾上关门,随手一掩,急吼吼地进了屋,一打挺就上了床,仰身躺着,微微眯起眼睛,心里面就开始酥酥软软起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