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这小子不老实/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恍惚中,她又看到了那个来支教的大学生,那个腼腆害羞的小白脸,他怎么啥都不懂呢?

连女人身子哪儿跟哪儿都不知道,真傻,小傻子,嘿嘿……

哦哟,他的手好软,身上的某一个地方真硬,这一软一硬反差太大,有点儿不大像话了……

他的一举一动跟村里的男人都不一样,那个讨人喜欢的劲儿就甭提了,直接要了女人的命啦!

想着小白脸俊俏的小模样,柳叶梅幸福得云里雾里,一塌糊涂。

昨夜里本来就没睡好,早上又起得早,按理说这个时候该睡个回笼觉的,可人在床上,心却飞到了学校,找那个小白脸去了。

可别说,果然就找到了,她觉得一双软得不像话的手在自己身上摩挲着,游走着,吮吸着……

那种感觉很从来都没有过,陌生、新鲜,有些酥软,又叫人颤栗,亲娘来,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温柔了,怎么就这么挠心挠肺呢?

柳叶梅情绪失控了,一会儿想哭,一会儿又想笑,这样的滋味就连跟蔡富贵偷偷摸摸第一回都没有过。

她觉得心里面像是着火了,连身上的皮肤都燎得滚烫,血液在不断地加速,在沸腾,几乎能听得见汩汩的涌泉之音了。

不行,受不了了,实在是受不了了,再不想个法子,整个人就要爆了!

她解开了衣服,一只手在身上摩挲着,想打开一个缺口,释放一下里面不断膨胀的气流。

先是按在了胸口上,一阵按揉,随之由上而下,一路下滑,直奔着下游地带去了,此时此地,已是风生水起,春意盎然……

独自撩动春意,却又隐约觉得缺点什么,对了,不是有一样好东西嘛!

柳叶梅突发奇想,起身跳下床,打着赤脚走到了衣柜旁,蹲在地上,把高高叠起的一沓衣裳掀开,从下面找出了男人带回来的那一盒疙疙瘩瘩、带着奇异香味儿的透明套子。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激动,连打开盒子的手都微微颤个不停。

她利索地撕开,小心翼翼地扯出了一个油光光、软乎乎的小套子,戴在了食指上,然后重新躺到了床上去……

这玩意儿还真是管事儿,感觉就是一个调皮的小孩子在窜来窜去的,等来来回回游荡了一阵子,整个人就酥软成了一汪水。

哎哟哟,她如醉如仙,抽搐耸动,迷离的眼神里,再次看到了那个讨人喜欢的小白脸,他不再像之前那么害羞了,也不再那么缩手缩脚了,边往里走,边扯下了身上的衣服,露出了一身细白瓷实的肌肉,含情脉脉地望着她,说一声,姐,我要叫你幸福,然后就一跃而上。

……

好梦易醒,感觉也就是短短几分钟的空儿,柳叶梅便清醒了过来,睁眼一看,屋子里空空荡荡,难免又是一阵失落。

直到完全恢复了理性,她才涩涩一笑,自嘲道:不要脸的,咋就真的学坏了呢?

这像个啥了?让外面的人知道了,还不得笑掉大牙啊!会怎么看自己,那不直接成狐狸精了吗?

浪货!真丢人,要多难堪有多难堪!

可随之,她又找到了安慰自己的理由,村里不是有很多的女人都没不消停吗?

她们做的那些事儿,可真叫一个龌龊,自己这算啥,不就是解解痒,舒服一下下嘛。

整天耳闻目睹的还少吗?那些女人打扮得花枝招展的,逮着合胃口的,就真刀真枪的干。

这还不算,往往还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馋虫多得数也数不清,忙里偷闲就吃一口,就乐一回。

一来二去,反倒觉得自己赚了天大的便宜,把自己滋润得红光满面、目含秋波,看上去水灵多了,直惹得那些放不开手脚的黄脸婆翻白眼,她们嘴上说不出,心里面却嫉妒得要死要活。

姥姥,凭什么就让她占那么大的便宜?

是啊,说到底,那不都是正常的欲求吗?就跟平日里的吃饭、喝水没啥区别,男人不在家,怎么好天天饿着呢?

那才叫一个受罪呢!

这样想着,心里面就释然了,就觉得没必要跟自己过不去,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呗,何必难为自己。

柳叶梅一个人傻笑起来,边笑边摇了摇头。

拿起手机,看一看上面的时间,便慌了手脚,儿子马上就要放学回家了,自己这副狼狈样子,万一被小宝看见了,那可就难堪了。

她忙不迭地收拾起了散落在床上的套子,一边往盒里装着,一边点数着,一只、两只……

剩下的一共还有十二只,再算上那一天跟蔡富贵试用过的一只,还有刚才弄脏了的,总共才十四只。

柳叶梅拿起了包装盒,放到眼下一下,傻眼了,上面竟然标注了二十只,这怎么无形中就少了六只呢?

这六只去哪儿了?

自己长了腿溜掉了不成?

对了,会不会是生产厂家“掐头去尾”了?

她低头再仔细一看,这怎么可能呢?上面清清楚楚着印着,该产品是经过国家检验的合格产品,怎么可能会“少斤短两”呢?

再就是,再打蔡富贵拿回来后,就一直藏得很紧,绝对不可能被外人顺手拿走了呀。

想来想去,唯一的嫌疑人就是自家男人蔡富贵了,一定是他动了手脚,拿走了其中的六个。

也就是说,他是在回家之前拿走的,因为自打发现了这盒套子,两个人一起用过一只后,柳叶梅就把这玩意儿深藏到了衣柜最底下,谁都没告诉,包括蔡富贵,他根本就不可能找得到。

这就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蔡富贵这小子不老实!

老实人能用得着那个吗?

那玩意儿不好吃,不好喝,除了男女之间做那种脏事情,还能干啥呢?这不明白着嘛!

蔡富贵,操你二大爷!

你这个熊玩意儿,表面上看着一板一眼、人模狗样,背后一样垃圾,照样不是一只好鸟。

他一定是在外面耗不住了,就偷鸡摸狗了,很明显,用的就是少了的那四只套子。

对!

一点都冤枉不了他,这个人前一面人后一面的家伙,老娘再也不能信任你了,你这个没良心的,竟然戴了套子,咬牙切齿地骑在别人家的女人身上,作威作福,兴风作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