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火气冲天/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想到了这些,柳叶梅心里忽悠悠一阵躁动,随即就刮起了热辣辣的风,她突然想起了蔡富贵偷看女厕所那事儿。

对呀!

自己怎么就完全相信他呢?他说没干就没干了,人家校长是文化人,是干部,怎么会平白无故地诬赖他呢?

估摸着他肯定是干了,一定是受了他二叔蔡疙瘩的启发,经不住诱惑,就去干趴在地上看女人拉撒了。

瞧他那个德行吧,想起来就恶心,怪不得人家都说男人没几个好东西呢,真的一点都不差,连他这号的都能做出这样卑鄙下流的事来,这满天下的还有几个男人能让人信得过?

不行,必须让他把话说清楚,要不然就不要再去城里打工了,回家老老实实呆着,就算是挣不到钱,那也不能把人丢了。

柳叶梅拨通了蔡富贵的手机,连珠炮似的炸开了:“蔡富贵,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你回来给我说明白!”

“咋了这是?”电话那头,蔡富贵听上去有点儿摸不着头脑了。

柳叶梅骂道:“你这个驴日的,我辛辛苦苦给你持家,给你照料孩子,看看你都干了些啥,在外面胡搞不说了,回来还看女厕所,你良心是不是喂狗了?你说……你说……你这个人前一面、人后一面的大骗子!”

电话那头的蔡富贵还在镇上的车站里,他本来就为没赶上头午进城的车恼火,这时候又被老婆柳叶梅没头没脑的一顿乱骂,心里的火腾就烧了起来,他回骂起来:“去你妈了个逼的!你以为老子愿意出去啊,你不容易,老子就不容易吗?你再骂试试,老子还不去了呢!”

“麻痹滴,你还敢骂我?你给我老实交代,你到底在外面做了多少丑事?不会把孩子都生出来了吧?”

“你胡说什么?再给我放屁试试?”蔡富贵气得两眼发花,抬手擦一下,这才看到很多人盯着自己看,赶忙从排列整齐的候车队伍中闪身出来,走到了大门外,列开架势想跟柳叶梅摆一摆道理。

“你说,狗娘养的,你是不是心虚了?”

“心虚你姥姥个头啊!你到底想干啥?”

“我问你耍流氓的呢,你说,到底在外面搞了多少女人?”

“操,你是不是吃饱了撑得慌呀?除了你,我啥时候搞过女人了?”

“你还嘴硬是不是?”

“我怎么就嘴硬了?”

“我问你,那些套子是怎么回事?”

“套子的事我不是早就跟你解释了吗?”

“我不是问你那套子是怎么来的,我是问你那套子是怎么丢的?”

“套子丢了?”

“是啊。”

“我怎么知道是咋丢的!说不定是在工地上时被那帮小子拿走了呢。麻痹滴,你说你这个熊娘们,就这点狗屁事,事值得你大呼小叫的吗?”

“我大呼小叫?你想想这是小事吗?少了整整六只套子,这说明啥?说明就跟六个女人耍过,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你……你这个熊娘们儿,咋就突然变得神经兮兮的了呢?我现在在车站上,没法跟你讲清楚。”

“你讲不清楚是不是?那好,你给我回来,面对面跟我讲,讲不清楚就别出去了,丢不起那个人!”

蔡富贵被气得几乎要背过气去了,他不知道以上还算通情达理的老婆这是咋的了?

怎么转眼间就直接变成了胡搅蛮缠的泼妇了呢?

柳叶梅本来就憋了一肚子气,这时候又被蔡富贵顶了几句,简直就要崩溃了,冲着手机骂咧咧道:“你这个不要脸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都在外面干了些啥,告诉你吧,纸里是保不住火的,迟早会有人告诉我。你连女人撒尿都敢看,还有什么不敢干的?你……你这样下去,就等着蹲大牢吧!”

“柳叶梅,你是不是被疯狗咬了?”

“你才被疯狗咬了呢!”

“我他妈在家遭了那些窝心事儿,出来又没赶上早班车,你他妈又打电话过来胡搅蛮缠,这不是添乱吗?”蔡富贵说完,就感觉有些头晕目眩,干脆挂断电话,倚在墙上犯起了迷糊。

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心里面火辣辣的,简直乱成了一锅烧开的粥,不但气愤,还有委屈。

这个熊娘们,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突然“疯了”呢?

不对,这里面会不会有啥变故呢?

他想炸了脑袋也没想出个一二三来,拖着行李返回到售票窗口,见排队的人仍有一大溜。

看样子非要等到下午不可了,即便是到了县城,怕是去省城的车也不一定能有了。

麻痹滴!咋就这么不顺呢?

难道真的像老婆柳叶梅说的那样,今年流年不顺,不便外出,出门定会遭遇横祸?

蔡富贵心头一紧,就有点儿泄气了,突然又想到了早上尤兰兰跟自己说的话,或许跟着她同学干也不错,至少用不着跑那么远的路,几十里地,一天跑一个来回也不成问题,也省得老婆疑神疑鬼的了。

想到这儿,他毅然决然走出了车站大门,沿路返回了。

——————————————————

柳叶梅万万没有想到蔡富贵会半道回来。

上午跟男人在电话里对骂之后,她放下电话,随就后悔起来了,觉得自己实在不该那样,咋好不分青红皂白就把刚刚出门的男人给一顿乱骂呢?

可当时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心里面的火呼呼就往外蹿,感觉不发泄出来,自己就要被烧焦了似的。

唉,敢情自己真的是有些过分了,还没弄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就先把脏水喷了人家一头。

这要是白白冤枉了他呢?

是啊,按理说蔡富贵不应该是那样的人,多少年来,不也没见他偷鸡摸狗,招蜂引蝶的嘛。

说起来,他也够老实的,平日里几乎都不敢拿正眼看女人,就连跟村里有点姿色的女人说话时,脸都红一阵白一阵,他还能干出那种脏事来吗?

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正想着,胡同里突然响起了啪啪嗒嗒的脚步声,随即哗啦一声,院门被猛然退了开来。

谁呀这是?

怎么会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呢?

柳叶梅急急忙忙走出去,刚刚迈出门槛,就愣住了——妈呀,竟然是自家男人蔡富贵回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