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屋里蹿出个白骨精/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婆,你的意思是不是说,等他把你弄上床后,我就立马冲进去,来他个抓奸抓双?”

“意思是那么个意思,但我不会跟他来真的,只是做做样子,一旦抓了他的现行,以后肯定就不会再找咱们的麻烦了。”

蔡富贵想了想,说:“这个法子行是行,可就不是火候不好拿。”

“怎么就不好拿了?”

“你想啊,早了,证据不足。晚了,说不定他真就放进去了,那……那……咱不就吃亏了吗?”

柳叶梅说:“吃小亏,占大便宜,要想抓住他的把柄,那就得做出一定的牺牲。”

“操,臭娘们儿,你不会想跟他来真的吧?”

“傻子,你这个傻子,我干干净净的身子能给他吗?对了,你就想一想,他是怎么抓你的,不就是刚刚摆出样子,啥都没看到,就被他抓到了嘛。”

“你知道我啥也没看到?”蔡富贵问老婆。

柳叶梅说:“是啊,不是你告诉我的吗?”

蔡富贵心里面就开始犯思量了:如此说来,这事还真有点不靠谱,上一次那个女老师说不定就是胡校长安排进去作样子的,可她的火候就没拿捏好,被自己看了正着,连里面的嫩肉肉都看到了。

可这一回的性质大不相同,上一次自己只是用眼看,可这一回,胡校长要真刀实枪的干自己的女人,稍不留意,说不定真就蹭进去了,那样的话,老婆柳叶梅的身子不就被弄脏了吗?

“不行……不行……这事不靠谱。”

“你这个熊人,一点心计都没有,到时候你听我暗号,只要我一咳嗽,你就拿着手机冲进去,一顿乱拍,保准能成。”

看到柳叶梅信心满满,自己又没有更好的办法,蔡富贵只得勉勉强强答应了下来。

为了这个计划,两口子演练了好几次,总算有了点眉目。

吃过晚饭后,柳叶梅把儿子小宝送到了二婶家里,自己带上那两瓶好酒,出了门。

按照事先计划好的,蔡富贵穿一身深色衣服,头上戴个帽子,脚上穿了一双软底布鞋,走起路来没有一点动静。

他还真就找到了感觉,弯腰塌背,贴着地盘跑跑停停,躲躲闪闪,就像一阵风似的。

柳叶梅走在前头,不时回头扫一眼,见男人人不人,鬼不鬼的,心里就有点不是个滋味儿:这闹得算是哪一曲呀?都是那些狗杂种给逼的,不就是隔着个臭粪坑看看女人的腿旮旯吗?至于让一家人不得安宁了吗?是啊,女孩子那个地方嫩是嫩了点儿,可再怎么着,也不至于被眼睛给祸害了吧?

用眼看,又不是用手摸,那是有根本区别的,更何况不是把男人的命根子探进去,值得大惊小怪的吗?

值得非要把人家弄进大牢里去吗?

值得把小宝的裤子扒了,看人家的小身子了吗?

这也太过分了吧?

柳叶梅越想越生气,越发坚定了她把这场“**”大戏演好的信念。

对,这一次一定要豁出去,拿出自己勾引男人的绝活,等把他浑身的馋虫全都激活了,那一切就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了。

想着想着,她心里面一阵灵动,突然就想起了一个人这个时候去学校里,会不会遇上那个小白脸呢?

如果遇见他,自己又该说些什么,或者做些什么呢?

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虽然仅仅是一面之交,但心里面咋就总是念念不忘的呢?

并且连中午小睡的时候,都做了那么下流的梦,跟人家在床上,啥衣服也不穿,翻来覆去的好一阵子闹腾。

明明知道是梦,却就像是真的一样,还把下边的衣服都湿透了。

庆幸的是学校的大门没有关,柳叶梅到了跟前,回头望一眼,见男人“鬼影”样躲在身后不远的一棵大树旁,心里便有了底气,快步走了进去。

她直接走进了老师们办公的那间大屋子。

里面的灯光很亮,几个老师写的写,读的读,各自忙着。

见胡校长不在,也没见着那个最想见、又最怕见的新来的个大学生老师李朝阳,心里就有点儿发虚。

靠近门口的一个上点岁数的男老师抬起头来,小声问她:“姑娘,你找谁?”

“哦,校长他在吗?”

“你找校长是吧?他好像在宿舍里呢。”

“校长的宿舍在哪儿呢?”

男抬头盯了她一眼,抬手往后指了指,说:“最后一排房子,最里面的那个门就是了。”

柳叶梅道一声感谢,轻脚退了出来,按照男老师的指点,顺利找到了校长的宿舍。

院门严严实实闭着,柳叶梅推了一把,见是从里面反锁着的,就试探着敲了起来。

“哒……哒……”

“哒……哒……哒……”

连续敲了几次,都听不见里面有回应。等了几秒钟,她才用劲推了推门板,发出了哐当哐当的声响。

这才听见里面有人答应了一声,扯着嗓子问:“谁啊?”

“你是胡校长吗?”

“是啊,你是谁?”

“我……我是柳叶梅呢。”

“柳叶梅……柳叶梅,哦,对了……对了……我想起了……”里面走出一个人来,边走边叽叽咕咕着。

一阵门闩拨动的声音过后,门板拉开了一条缝,一张影影绰绰的显了出来,问道:“这么晚了,你找我有事吗?”

“是啊,校长,我过来……过来找您说说话,这不,还给您带了一点小心意。”嘴上说着,双手抱着那两瓶酒晃了晃。

“来就来吧,还带啥东西呢!”胡校长边客套着,边开了门。

柳叶梅刚想抬脚往里迈,冷不丁从里面走出了一个女人来,只见她披头散发,脸色煞白,活脱脱一个白骨精。

啊呀!

柳叶梅惊叫一声,赶忙闪到了一边,差点把手中的酒扔在了地上。

等稍稍冷静下来,柳叶梅就连声道歉,说:“对不起……对不起……我来的不是时候,打搅您了。”

“没事……没事的,她跟你一样,也是来找我说说话的。”胡校长说着,返身往屋里面走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