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校长像饿狼/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叶梅轻手轻脚跟在后头,进屋之后,才看清胡校长喝过酒,并且还喝了不少,脸通红,就像个大猪肝。

他一改往日的严肃模样,嬉皮笑脸地望着柳叶梅,一双眯缝着的小眼贼溜溜转,在她身上扫来瞄去。

临踏进门槛的时候,柳叶梅扭头往后瞟了一眼,见“黑影”就跟在后头,这时候想必已经进了院子,找个隐蔽的地方躲起来了,但她还是有点儿紧张。

校长说:“那个谁……谁,柳叶梅是不?”

“是的校长,我是叫柳叶梅。”

校长咽了咽口水,说:“我没想到你会来。”

柳叶梅舔了舔红红的嘴唇,说:“我早该来跟你说叨说叨了,可一直也没敢来。”

“想来就来呗,你怕什么?”

“怕别人嚼舌头。”

“妈逼!那有什么好怕的?愿意嚼就让他们嚼去,又碍不着咱们吃喝。”

柳叶梅把酒递给了胡校长,说:“这酒是孝敬您的。”

“干嘛搞得这么客气呢?人来了就好……人来了就好,咱俩谁跟谁呀?你说是不是?”胡校长接酒的时候,故意在柳叶梅手上抓了一把。

柳叶梅就像被电着了似的,慌忙把手抽了回去,差点把酒扔在了地上。

“瞧把你给紧张的,我又不是狼。”校长说着,把酒放到了茶几一边,随即又转回身去,想把门关了。

柳叶梅一看急了,说:“校长你不能关门。”

“为什么?”

“你一关门我就更紧张了。”

“你用不着那样,我这里很少有人来,没人敢随随便便闯入。”

“既然没人来,那就更用不着关门了,会让人多想。”

胡校长稍加思索,说:“那好……那好,你不杏花关,咱就不关,但总不能敞着吧?”

“那……那你就闭上吧,我这人有个毛病,就是单独跟男人在一起的时候,不敢关门,一关门就慌张,就老想尿尿。”

这时候,趴在窗外冬青树后面的蔡富贵有点恨柳叶梅,臭娘们儿,你干嘛说想尿尿呢?这不是成心让他往那事上想吗?

但转念一想,也对呀,只有尽早点燃他身上的火,才能把他烧昏了头,才能不顾一切扑向女人,才能把现场抓奸的大戏演好。

这样想着,他又镇静下来,全神贯注朝着里面看着。

屋里面的狼抓小羊的大幕才刚刚拉开,只见胡校长淫邪一笑,说:“这么说,你跟男人干那种好事的时候,也是开着门了?”

柳叶梅羞得低下头,说:“有时候敞着,有时候关着,只要看心情。”

“这还要看心情?”胡校长有点好奇。

“是啊,心情好,那事儿来得急,就顾不上关门了。”柳叶梅嘿嘿一笑,说,“别说这事了,怪丢人的。”

“人之常情,这有什么丢人的?”胡校长说着,让柳叶梅坐在双人沙发上,倒了一杯开水递过去。

柳叶梅接到手里,却不喝,呆呆坐着。

胡校长紧挨着坐下来,抬手摸了一把柳叶梅乌黑的头发,喷着酒气说:“你头发真好,很柔顺,据说这样的女人心软,善解人意,尤其是做那种事的时候,特别柔,柔得像水。”

“校长,您别说那些。”看上去柳叶梅很害羞,身子却一动不动。

“好……好……先不说……先不说,你来了就好……来了就好,我没记错的话,你这是第一次来我这儿吧?”

“嗯,头一回。”柳叶梅小声应着。

“真是遗憾呢!”胡校长叹息一声,说,“实不相瞒,我刚调到你们村,第一回见到你,就喜欢上你了,不但人长得水灵、好看,还有一种特别的感觉,让人动心,招人喜欢。”

“校长,我没你说的那么好。”

“不,你比我说得都好。”胡校长一边说着,一边把手放到了柳叶梅的肩膀上,手指直往里面抠。

柳叶梅有点儿慌乱,又有点发蒙,她想到校长都已经是个五十多岁的人了,那种想法不会太强烈。

再说了,人家又是个有文化,有地位的人,在村里人看来,他是唯一一个上头派下来官儿,在旧社会,那可算得上是“钦差大臣”,这样的人,怎么会干出那种脏事呢?

更何况自己是来求人家的,让人家摸个一把半把的又有什么呢?又摸不掉啥。

“你别紧张,一定比紧张。”胡校长说着,隔着衣服,捏了捏她肩头的嫩肉肉。

“校长,我没紧张。”

“没紧张才怪呢,连肌肉都紧绷着了,这样怎么行呢?会影响咱们谈话的谈话质量的。”

“我不是紧张,我是有点怕。”

“有什么好怕的?”

“您是领导,是上头派下来的官儿,我能不怕吗?”

“这样吧,你调整一下自己的思维,就当我是你男人,保准就放松下来了,不信你试试。”

妈了个逼的!

老子才是她男人,你算个几吧毛啊?

蔡富贵恨得咬牙切齿,却又不敢发作,只得忍耐着,瞪着血红的眼睛盯着狗杂种的一举一动。

当然了,他的耳朵也始终支棱着,唯恐错过了柳叶梅发出来的信号,一旦错过了战机,那可是得不偿失了。

那就意味着,失去的不仅仅是为自己洗去污点的机会,也会白白弄脏老婆的清白之身。

柳叶梅说:“那可不行,自家男人只有一个,可不要乱称呼。”

胡校长一脸奸笑,说:“要不……要不,你就当我是你情人好了。”

“不行……不行……咱这里不时兴那个,传出去会让人家戳断脊梁骨的。”柳叶梅头摇得像拨浪鼓。

“你这小娘们儿,可真封建,思想太保守。再说了,咱俩不说出去,谁能知道?”

“那也不行,不能对不起孩子他爸。”

“孩子他爸又不在家,总不能旱着吧?正好可以帮他弥补一下,说起来他还得感激我呢。”胡校长眼睛更红了,还闪着一阵阵的光,那模样完全就是一只狼,一只饿狼。

“男人对我好着呢,不需要别人弥补。”柳叶梅说这话的时候,故意把脸转向了窗口,她是在给蔡富贵吃定心丸。

“你男人他不是进城了吗?”

“没有……没有。”

“你还骗我?我又不是不知道。”

“你怎么知道?”

“我今天早上看到的呀。”

“你看到了?”

“是啊。”

“你在哪儿看到的?不会是……是去我们家了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