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何乐而不为呢/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是,我怎么敢随随便便去你家呢?做人要有分寸,我就是再想,也得避嫌呀。”

“校长,咱可都是正经人,不能做那些偷鸡摸狗的事儿,你说呢?”

“不……不……柳叶梅同志,你说错了,那是情不得已,与偷鸡摸狗的事情毫不相干。”

柳叶梅摇摇头,说:“那还不是一回事吗?”

没想到她摇头的幅度太过大了些,竟然把胸前一对丰满给甩得波涛滚滚,花枝乱颤。

胡校长咬了咬压根,看上去费了很大的劲,才说:“说实话,我其实也是为你着想,为你排忧解难。”

“校长,我来就是为了……”

“我知道……我知道……”胡校长打断了她,语重心长地说:“我知道你们这些留守妇女不容易,真的很不容易。就拿你来说吧,这个年纪,正是如狼似虎的好时候,一天没男人滋润都不行,何况是几个月,半年,或者是一年了,什么样的地茬能旱不透呢?你说是不是,美人儿!”

“没有呀,校长,人只要想着自己的男人,想着自己的孩子,想着好好过日子,就不会沾染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之前不都好好过来了吗?”

躲在外面的男人心里,心里面不由得一阵感动,看来柳叶梅的的确确是个好女人,自己不在家的日子,不但把家里的门给看好了,还把身上的门给把严了,这样的女人真是难得,真是个宝贝!

可屋里的校长不肯罢休,继续循循善诱,他说:“柳叶梅你用不着唱高调,连圣人都说食色性也,何况是咱这些俗人了,老天爷给男人身子按了一杆枪,给女人身上凿了一个洞,那意思不是明摆着嘛,就是想让男男女女的不要活得太累,闲下来的时候,一起磨蹭着乐呵乐呵,这可是天意呢,怎么好违背?”

柳叶梅听了,差点笑出来,可心里面忽悠一阵灵动,突然觉得他分析得也有几分道理,就抿着嘴没有说话。

“有时候,我设身处地的为你们想一想,的确有点儿心酸。一个人女人,单身在家,有多么不容易啊,辛苦劳累不说,还要经受寂寞、空虚,甚至是生理上的煎熬,可怜的人啊!”

胡校长动情地说着,一只手放到了柳叶梅的手上,轻轻抚摸着,双眼微眯,喃喃自语道,“像你这样,既年轻貌美,又激情飞扬,正是需要滋润的时候,怎么好整天干涸着呢?你告诉我,是不是很难受?是不是很煎熬?”

柳叶梅感觉自己就像中了邪一样,迷迷糊糊,悠悠荡荡,她一遍遍在告诫自己,一定要顶住,坚决不能让他得逞了,自家男人还在外面候着呢!

想到这些,她猛地清醒过来,嗖的抽回了自己的手,慌乱不堪地说着:“校长……校长……你不能这样,我……我来跟你谈事的,是来解决问题的,千万不能……不能……”

蔡富贵听到老婆柳叶梅连腔调都变了,就跟在自家床上玩疯了的时候发出来的一模一样。

妈呀,这还了得,敢情是她已经把持不住了吧?

可他不敢立马跳出来冲进去,因为他始终没有听到老婆事先交代好的那种咳嗽声。

“柳叶梅,你怎么就这么不开窍?这么不明事理呢?”胡校长有点儿恨铁不成钢了,他把嘴巴往柳叶梅耳朵边靠了靠,那架势就像是要一口咬上去似的,低声说,“你觉得那事儿真的有那么严重吗?”

“不是说,村长说得很严重,说是要抓孩子他爸去坐牢的。”

“是啊,按照法律规定是该去坐牢,可坐不坐牢也取决于个人的态度。对了,现在看,主要是取决于你的态度了。”

“我的态度?”

“对于,只要你跟我走得近一点,最好是保持情人那种关系,哪怕只是上床做一回那个事情,一切就算过去了。”

“不……不……那不是一码事儿,我懂,我懂法律。”青豆儿嗅到一股野性的气息,不由得往后缩着身子。

校长并没有强迫他,而是坐直了身子,端起茶杯,慢悠悠喝一口水,然后舔了舔嘴唇,说:“我给你交个实底吧,你男人的罪过大小,的确是在我嘴上,就跟弹簧一样,压一下就没了,扯一下就长了,我能让他逍遥法外,也能让他吃一辈子的牢饭,孰轻孰重,你自己看着办吧。”

柳叶梅的心脏猛一些被提到了嗓子眼里,堵得几乎喘不上气来了。

胡校长趁热打铁,接着说:“其实,我已经给你了一个不错的选择,就是陪我上床亲热一下下,既舒坦了身子,还能帮你男人免去了牢狱之灾,何乐而不为呢?”

“不……不……那不行……”柳叶梅说着,握起拳头,在自己胸前轻轻拍打着。

“你这个女人,也太自私了,怎么就不为自己的家,自己的男人,自己的孩子想一想呢?不就是进去活动那么一下下吗?不得死不了人,还舒服得上天入地的,何苦呢这是?”

柳叶梅差一点就崩溃了,最让她动心的当然就是自己的孩子了,这还没怎么着呢,就有人脱小宝的裤子,就有人往他两腿间胡乱抓,这要是定了罪,那还不得骑到他头上拉屎吗?

“校长。”柳叶梅几乎带了哭腔,叫了一声,哀告道:“我家男人他没文化,看上去是傻了点儿,可心眼好使,从来不做坏事,这回真的是误会了,你就饶他这一回吧。”

胡校长冷笑一声,说:“那好,咱们来个换位思考,我现在说自己是个傻子,是个疯子,是个傻帽二百五!我呢,这会儿正好犯病了,要死要活的想干女人,想着把你抱上床,把衣服脱光光了,然后直接给你造进去,你能原谅我吗?”

“不……不……”

“你能饶恕我吗?”

“不中……不中……”

“你能说我无罪吗?”

“不行……不行……”

“你能不去告我吗?”

“不可以……不可以……”

“可我不是故意的呀,只是一时犯浑,想做就做了,你无论如何要原谅我,是不是呀,柳叶梅,我亲爱的大美女。”

胡校长说着,果真就伸出了长长的手臂,猛然抱住了柳叶梅,呼哧呼哧喷着酒气,直接把嘴送了上去,舌头伸得老长,就像个饥饿的小野兽,直啦啦地往里面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