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初生牛犊/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胡校长这这一手让柳叶梅防不胜防,她想不到一个年过半百的人欲望是如此之强烈,野性会爆发得如此之快,直奔着主题就来了。

搞得她慌乱至极,防不胜防,只得紧闭双唇,摇头晃脑抵抗着。

本来她应该发出暗号的,可她没有那么做,一来感觉火候还不到,他连衣服都没脱,抓了又有什么用呢?

二来她自己有些发蒙,有些不要脸的期待,想知道他接下来会做什么,会弄出一种啥情形来……

潜伏在外面的蔡富贵有些着急,却没有接到老婆的指令,不好贸然行动,万一搞砸了,不但老婆饶不了自己,校长也会变本加厉。

而校长这边正得寸进尺,不但把肥胖的身子压了上去,直接把柳叶梅压在了沙发上,还手忙脚乱胡乱摩挲起来。

柳叶梅尽量保持镇静,她坚定了一个信念,那就是一定要让他脱衣服,一旦亮出那个丑陋的家伙,才算是证据确凿了。

偏偏校长就是不急着脱,只是隔着衣服进攻,手嘴并用,很粗野,也很惹火,手法很专业。

柳叶梅只能抵抗,手抓脚蹬乱,身子扭动。

校长急得直喘粗气,呼哧呼哧,就像个老牛。他用力压着柳叶梅,力气大得惊人,一只手在上边发疯,另一只手已经一路下滑,摸到了女人细窄的腰带,却被铁扣扎了一下,不由得发出了哎呦一声叫唤。

蔡富贵急了,他想到会不会是柳叶梅被整晕了,这时候根本就没了发出暗号的能力,一咬牙,想跃身而出,冲进屋里面去。

偏不凑巧,就在这时,虚掩的大门呼隆一声被推开了,响声奇大,简直就跟沉雷滚进了院子里一样。

卧槽!

这是哪个驴草的?吓傻人了!

一声爆响,不仅把猫在窗子外面的蔡富贵吓了个半死,连兽性大发、忘乎所以的胡校长也瞬间成了僵尸。

他伏在女人身上,大气不敢喘一声,足足过了二三分钟,才不得不恋恋不舍地爬起来,气急败坏,脸都变了形,骂道:“妈了个逼的!简直日鬼了,怎么每次都是关键时候被吓停了呢?难道是老天成心不让自己吃肉?”

柳叶梅也有点儿沮丧,这好不容易开了场,刚刚预热,离他脏剑出鞘也就是分分钟的事儿,却就这么着被搅合了。

唉,这戏算是演砸了!

柳叶梅松松垮垮爬起来,把身上弄皱巴的衣服抻了抻,坐正了,捧起茶杯,装出一副正在喝水的样子。

胡校长走出去,边走边问:“谁啊?谁啊这是?”

“校长,是我。”

“你是谁?这么这么没教养呢?深更半夜的,呼天抢地,咋咋呼呼,不知道别人正在忙正事吗?”

外面的人迈过门槛,陪着小心说:“校长,实在对不住了,我过来,是想跟您商量一个事儿。”

一看是新来的大学生李朝阳,胡校长的气就不打一处来,心里骂道:妈蛋的,一个刚出壳的毛孩子,你算老几啊?竟然大言不惭地要跟老子商量事儿,也不怕闪着你的舌头!

“你有什么事儿?”

“我想跟你聊一聊蔡小宝的事儿。”

柳叶梅心头一震,她听得清清楚楚,外面那个人说的是自己的儿子,不由得打起了精神,仔细辩听着。

而躲在窗口下面的蔡富贵唯恐被发现,那可就更惨了,没准会罪上加罪,只得趴在了冬青后面,竖起了耳朵。

听上去校长很不耐烦,他说:“一个熊孩子,有什么好谈的?有事找他班主任去!”

“不,校长,那孩子的事不是小事,必须得找你。”

“我说李朝阳,你初来乍到,不懂规矩陈,可以理解,但我现在告诉你,本校长夜里是不办公的,现在懂了吗?”

“校长,学生的事无小事,请您牺牲一点点休息时间,咱们合计一下,共同想想办法。”

“你……你怎么就这么不开窍呢?我不是跟你说了嘛,晚上不办公,有事明天再说!”

那个人很有耐心,他说:“那个孩子的事儿,已经超出了同学之间的打打闹闹,被复杂化了。”

“怎么就被复杂化了?”

“感觉已经上升到了大人们之间的感情层面,应该引起咱们的足够重视,要不然对孩子的心理极为不利!”

柳叶梅已经激动得不行了,捧在手中的茶杯抖个不停,连水花都溅出来了。她真想冲出去,跟那个人一道摆事实,讲道理,给孩子小宝讨一个说法。

校长则不以为然,轻蔑地啧啧几声,说:“你这怎么就上纲上线了?是不是又在拿书本上那些皮毛来分析问题了?我告诉你,理论是理论,现实是现实,可不能太理想化。”

“不,校长,我已经把理论联系了实践,并且做了进一步分析,这才来冒昧打扰您,想坐下来,跟您一起详细谈一谈的。”

“你体谅一下别人好不好,都已经这么晚了,等明天再说吧!”胡校长越发显得不耐烦了。

那个人清了清嗓子,毫无退缩之意,说:“胡校长,之前我已经跟您汇报过了,这次来桃花村小学,不仅仅是一次实习历练,还申报了一个重要的课题,那就是关于农村偏远地区教育平等的社会调查,正巧就遇到了蔡小宝的被辱事件,可以说这是一个典型的案例,所以我想耽误您一点点时间,跟您探讨一下,好不好?”

“咦,我怎么越听越觉得你像个专家了,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的理论水平高,拿来跟我显摆,给我施加压力了?”

“校长,这哪儿跟哪儿呀?我这不是为了孩子,为了学校,为了教育事业吗?您可不能乱扣帽子。”

“扯淡!我看你这是在给我扣帽子,我身为一校之长,扎根基层这么多年,不是为了孩子?不是为了学校?不是为了教育事业吗?”

“校长,我这都已经有了初步的想法,想着跟您探讨一下,今天晚上就把提纲列出来,耽误您一点点时间,好不好?”

不等胡校长应声,李朝阳已经大踏步地迈进了院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