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炸天的一幕/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尼玛!

翻了天了这是?

胡校长心里骂着,却不敢发作,只能懊恼地跟在后头,嘴里叽叽咕咕抱怨着着:“你说你这小伙子,都已经黑灯瞎火的了,还谈个鸟事啊?又不是明天就死抽抽了,何必这么急呢?”

李朝阳头也不回,说:“校长,我确实是心里面着急,咱得为孩子负责,为家长着想。”

他这么一说,躲在外面的蔡富贵跟坐在屋里面的柳叶梅都心头潮热,鼻腔发酸,差点就要哭出来了。

胡校长见这小子一根筋地往里闯,只得软了下来,话锋一转,说:“我也正忙着呢,有学生家长在跟我谈事,比你的更要急。”

李朝阳说:“那就一起谈呗,反正都是为了孩子,我正好也多听一听孩子家长的反应。”

胡校长说:“我们谈的是机密事,你不能掺合,赶紧回吧,明天一上班去办公室找我。”

李朝阳根本不搭理他,直接进了屋。

胡校长没招了,咬牙切齿跟在后头,还不得一脚踢死个狗日的!

貌似平静的柳叶梅见李朝阳走进来,不由得一阵慌乱,但随即又恢复了平静,是啊,为什么不平静呢?

第一,本来他们并不陌生,上午是自己帮他提东西,把他迎进村里,路上不但说了不少的热乎话,还跌跤抱在了一起;

第二,早就看得出,这个大学生老师是个好人,特别是刚才的一番话,直接说到了心坎里,便有了那种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感觉。

但却装出一副不曾相识的模样,只是冷冷地点头示意了一下。

胡校长跟进来,有点儿尴尬,却又不便作解释,干脆就装起醉来。他脚步踉跄,身子摇晃,连双眼也比之前眯缝得厉害了。

他站到了李朝阳面前,咬着大舌板说:“我说你……你叫李……李……李什么来着?”

“李朝阳!”

“哦,对,李朝阳,你怎么就这么不懂规矩呢?还是名牌大学必要的呢,简直不如一个庄户老百姓,你知道你这种行为叫啥吗?”

“你一定会说这叫私闯民宅对不对?”李朝阳拿眼瞪着他。

胡校长有点儿不寒而栗,却不示弱,麻痹滴!老子是校长,是这个大院子的老大,你能把我怎么着?

便梗着脖子说:“你明明知道是私闯民宅?还那么趾高气昂啊,谁给你那么大胆子?操!你丫的不就是一个实习生嘛,别他妈给你鼻子就上脸好不好?你给我……给我出去,滚出去!”

李朝阳并不恼火,冷笑一声,说:“我说校长啊,我这可是为了工作,你可不能这么对我。”

“我怎么对你了?”

“瞧瞧,您都吹胡子瞪眼、骂骂咧咧了,还想怎么样?”

“切,我已经对你够客气了,告诉你,也就是看在你是新来的份上,要不然……要不然早就把你赶出去了。”

“你大概是误解我的意思了,我过来,只是想为那个蔡小宝的事儿跟您谈一谈,咱可不能为了大人之间的皮毛事儿影响了孩子啊!”

“你给我住口!”胡校长面露凶相,嚷道,“我已经告诉你了,现在不是谈工作的时候,你这是在占用我的休息时间,你知道不知道?”

说完,他手指向门口,再次驱赶起来:“你,立刻马上给我离开这儿,出去,出去!”

柳叶梅看不下去了,心脏都快气炸了,却又不敢直接站在小白脸这边,她担心这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忍受不住这份侮辱,一气之下做出不理性的事情来,那可就麻烦了,对他自身不好,对自己家的孩子也不利。

想到这些,她站了起来,对着校长说:“你们有事就忙吧,我先不打搅了,等明儿再说吧。”

“没事……没事……”胡校长伸出胳膊,拦截着柳叶梅,说:“你别走,先别走,咱们办的是正事,这才开了个头,我让他走……让他走就是了……”

“时间也不早了,等上班后,我去办公室找你吧。”

“你这个娘们儿,怎么这样?那么大的事还要拖到明天?”

“不是啊,校长,您也喝多了,觉得也不好说清楚,等白天再来谈吧。”柳叶梅说完,绕过校长拦着的胳膊,快步朝外走去。

等来到了门外,柳叶梅放慢脚步,看到蔡富贵仍躲在那儿,便用极小的声音说了一句:“你等一下再走。”

蔡富贵听懂了老婆的意思,她是担心胡校长会跟那个愣头小子打起来,万一出了人命,连自己都说不清了。

他虽然不知道闯进来的这个人是谁,但他听得出这个人不坏,身上还有些正气儿。

虽然是个好人,但他还是多多少少有点儿恨他,咋就这时候突然闯进来了呢?

这不是成心坏我们的好事儿吗?大戏已经开演,差一点就到了高氵朝段,却被他给搅合了。

“妈了个逼的!你这不是成心出我洋相,找我难堪吗?”屋里面突然传出了暴跳如雷的骂声。

只听见胡校长在骂,却听不见对方回应。

又过了一会儿,里面的骂声渐渐小了,大概是校长觉得一个人骂没劲,便慢慢停了下来。

这时候,听到里面走出一个人来,脚步声不急不缓,倒也坦然。

蔡富贵侧脸一看,见是那个“来找骂”的愣头小子,他挺直腰杆走过院子,朝着门外走去了。

奇怪的是屋里面没了一点动静,蔡富贵就害怕了,不会是这个小子一怒之下,直接把校长给干掉了吧?

其实,那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那个鳖熊校长实在是太过分了,简直是欺人太甚,人家好心好意来谈工作,他竟然还骂娘,盛怒之下,一把掐死个狗日的也不为过!

蔡富贵缓缓爬了起来,伏到窗口上,透过玻璃,朝里里面张望着。

我靠!

人呢?

看了好大一会儿,还是没看到,蔡富贵就慌了,妈了个蛋的,不会真的躺在地上死抽抽了吧?

他换了一个角度,调整一下姿势,这才看到了比自己偷看女人如厕还要肮脏的一幕,日个姥姥的,简直炸天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