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给她温暖/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个臭不要脸的校长竟然躲在门后,解开裤子,用手把释放起了自己,直到稀里哗啦,吼吼叫了两声,一头扎到了沙发上,睡了过去。

靠!敢情他这是被柳叶梅引燃了,实在憋得不行了,就一泄为快了。

也就是说,他在自己解决的时候,脑子里想的还是自己的老婆,麻痹滴,这鸟玩意儿心里面真龌龊!

真肮脏!

蔡富贵转身走出了院子,紧贴着墙根,就跟个贼一样,急匆匆朝着老婆追去了。

刚出校门不久,他看到前面有一个人,跟近了仔细一看,这才知道就是那个敢跟校长叫板的李朝阳老师。

他脚步轻快,看上去好像是在追柳叶梅。

蔡富贵弯腰塌背,躲躲闪闪,紧随其后,他想看个明白,那个人到底想要干什么。

到了那棵大树旁,柳叶梅边走边回头望着,见只有李朝阳跟了上来,才停下脚步来,小声问:“李老师,你没事吧?他没打你吧?”

话说得那么柔,透着关切,这让蔡富贵多出了一份猜疑,或许他们之前就认识。

“没事,他要是敢动我一指头,我就让他趴在地上满地找牙!”

“你就别吹牛了,看看他那个凶样子吧,简直吓死个人了,真要是打起来,说不定谁找牙呢。”

“小瞧我了不是?上大学的时候练过,对付一个醉猫,不费吹灰之力。”李朝阳说完,嘿嘿一笑。

“别吹牛了!”柳叶梅说完,又往后瞄了一眼,她一定是在看蔡富贵跟没跟上来。

李朝阳问她:“你没事吧?他没把你怎么着吧?”

“没……没事。”柳叶梅说完,鼻子一酸,竟然哽咽起来。

没错,如此看来,他们不但认识,好像相互间还很默契,很有些好感的似的,这就怪了,之前怎么从来没有听柳叶梅说起过这个人呢?

蔡富贵越发好奇了,躲在不远处的一团藤条后面,仔细观察着。

李朝阳慢慢走近了柳叶梅,见她哭得很伤心,肩膀一耸一耸的,就安慰道:“没事的,他不敢太过分了。”

柳叶梅叹息一声,说:“想不到,会弄到这般田地。”

“你放心,我会帮着处理好的。”李朝阳说完,伸手手臂,无限爱怜地搭在了柳叶梅的肩上。

“别……”柳叶梅一把推开他,往前走去。

李朝阳想到村里的女人放不开,就跟上去解释说:“你别想多了,我知道你刚才被那么老混蛋给吓着了,只是想给你一份安慰。”

柳叶梅头也不回,说:“你能冒险进去救我,已经很感激了,不能再更好了,实在消受不起。”

“瞧你,干嘛那么见外呢,说实话,我还真觉得咱们之前好像有前世之缘,上午的事不说了,单是今天晚上就有点奇怪。”

“今天晚上有什么奇怪的?”柳叶梅缓下脚步,回头问他。

李朝阳说:“我本来在宿舍里写笔记,突然心里就烦躁起来,实在呆不住了,就走了出来,恍惚中就听到你说话了。”

柳叶梅说:“多亏了你及时赶了过去,要不然可能就被他给欺负了。”

李朝阳说:“你就不该黑夜里去他屋里去。”

柳叶梅叹一口气,说:“我也是实在是被逼无奈啊!”

“那也得先保证自身安全呀。”

“我都想好了,他要是来真的,我就跟他拼了。”

“你说得轻巧,男人的兽欲一旦上来,就跟狼似的,那可不是你一个女人能抵得住的。”

柳叶梅无力地说:“没事,我有分寸的。”

“你有分寸算个啥呀?他可不管你分寸不分寸,等吃了亏,你再后悔,可就晚了。”

“你那么在意我?”

“是啊,我不是说了嘛,咱是有缘之人。”

这时候,两个人已经走到了胡同口,柳叶梅瞪大眼睛朝后面看着,却不见蔡富贵跟上来,心里有点儿矛盾,既为他着急,又希望他稍晚一点跟过来。

就在驻足回望的时候,李朝阳从后面轻轻拥住了她。

柳叶梅禁不住打了一个寒噤,却管不住自己,神使鬼差地靠了过去,依偎在散发着新鲜气息的陌生男人怀里,泪水潸然而下。

蔡富贵离得稍远了一些,又被墙角隔断了视线,本想着跟过去,却又怕被他们听见。

这时候,听到李朝阳说:“今天我刚来,就听宋老师偷偷说起了你们家的事儿,可别说,还真是很闹心,大人怎么就那么不检点呢?看女厕所这事真的有些过分,但也不至于闹出那么大的动静来,还影响到了孩子的学习。从另一个层面上讲,你们也是被利用。”

“被利用了?”

“是啊,至少学校就是想着利用这个机会,要挟村里给出钱挪厕所,可村里呢,不知道处于什么目的,又死活不答应。”

“李老师,你的意思是村长那边也玩阴的了?”

“这个我不了解情况,说不准,可听上去,好像也是有些猫腻在里面的,对了,你们家是不是跟村长关系处得不好。”

柳叶梅不由得抖了一下,突然就想到了村长尤一手三番两次想占自己便宜的事儿,可又不好说出口,只得撒谎说:“没有啊。”

“你冷吗?”李朝阳大概感觉出柳叶梅在发抖,越发把她抱紧了。

柳叶梅呼吸急促起来,心里面也跟着冒出丝丝缕缕的甜味儿,可她知道一会儿自家男人就会跟上来,虽然站在大街上干不了啥,可这样搂搂抱抱的也太不成体统了,便用力挣脱起来。

男人对女人是有天然征服欲的,柳叶梅越是挣脱,李朝阳就越是搂得紧,嘴巴贴在她的耳根处,呼呼喷着热气,说:“你别怕,我没有其他意思,只是觉得你冷,给你一旦温暖,你听说我……”

“你想说……说什么?”柳叶梅感觉自己快要挺不住了,几乎要摊成一滩泥了。

李朝阳说:“你以后,尽量不要单独去他的屋里,我来之前就听说过,他是个色胆包天的混账东西,联想到你们家遭遇的那些脏事情,很有可能他对你早就图谋不轨,所以才设局让你们往里钻。”

“对呀!你这么一说,我算是明白了,这事很有可能就是他事先做下了套子,等我们家男人钻进去后,他就反过来要挟我们,让我乖乖听他的,是不是这个意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