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比猫咬都难受/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朝阳说:“感觉是,但究竟是怎么回事儿,我也说不清楚。”

柳叶梅叹一口气,说:“该怎么办呢?”

“没事的,我来帮你。”李朝阳说着,松开柳叶梅,说,“太晚了,快回家休息吧。”

“嗯。”柳叶梅答应着,拢一拢凌乱的头发,朝前走去。

蔡富贵觉得这时候那个小教师应该回去了,可他没有,一直尾随在后头,保持一定的距离,若即若离。

奇怪了,这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一直跟着女人干什么?

莫非也有非分之想?

可从他们刚才的谈话内容上看,不但不像个坏人,感觉心眼还挺好使的。对了,不是说越是坏人越会伪装嘛,没准他这是想放长线、钓大鱼。

嗯,既然这样,就先不要急着跳出来,看看他的小尾巴究竟往哪儿翘,反正离得又不远,要是想来真的,不等解开裤腰带,老子就能逮个正着。

很快就来到了他们家,柳叶梅转过身,说:“谢谢你,不但救了我,好把我放回了家。”

李朝阳说:“甭客气了,你上午不是也帮我提东西了嘛,人就是应该互相帮助嘛。”

“对了,你回学校后,那个老东西不会跟你过不去吧?”柳叶梅为他担心起来。

“没事,他喝多了,醒酒后就什么都忘记了,快回屋吧。”李朝阳说完,扭头就往后赶。

突然,他听到柳叶梅啊呀一声惊叫,想都没想,转身就往回跑。

这才看到柳叶梅蹲在门口里,浑身瑟瑟抖个不停,就走过去,问她:“你怎么了?”

柳叶梅大口大口穿着粗气,说:“院子里有个……有个黑影……”

“黑影在哪儿?”李朝阳说着,毫不畏惧,直接迈过门槛,进了院子。

柳叶梅嘱咐他:“你小心点,可能是坏人。”

李朝阳没说话,顺手抄起了立在墙上的一根木棒,满院子找了起来,角角落落、旮旮旯旯全都找了个遍,也没发现有什么可疑的东西,就走了回来,说:“你一定是看花眼了,什么都没有。”

柳叶梅这才站了起来,脚步轻乏地走进了院子,说:“我看得清清楚楚,黑乎乎的,像个人,又不像个人,跐溜一下就跳到了西墙根。”

“西墙根?”李朝阳走过去,又仔仔细细找了一遍,还是啥也没发现,望了望一人高的墙头,说:“这么高的墙,不会一下子就翻出去了吧?”

“可……可我真的看到了,难道不成是个鬼?”柳叶梅被吓得不轻,连说话都颤颤的。

李朝阳说:“没事……没事……要么就是产生错觉了,赶紧回屋吧。”

柳叶梅这才战战兢兢走过院子,开了门,进屋后,还不忘客气一句:“你不进屋坐坐了?”

李朝阳犹豫了一下,说:“都这么晚了,我进屋不合适吧?”

“小心眼了不是?刚才我差点给吓破胆了,这屋里还真是不敢进去了。”柳叶梅说着,泼辣的攥住了他的手,扯了进去。

他们进了西屋,柳叶梅直接把他按在了炕头的长条木椅上,说:“你坐,我去给你冲茶喝。”

李朝阳僵硬地坐在那儿,心里面忐忑不安,这大黑夜里,一男一女待在一间屋子里,要是传出去,可真就说不清了,便站了起来,说:“我不渴,这就回学校了,回去晚了不好,会有人说闲话的。”

“能说啥闲话呀?咱又没干啥。”

“那也不行,男女有别,授受不亲,这是个原则问题,懂了吗?”不等柳叶梅说什么,李朝阳又嘱咐道,“你一定记好了,以后尽量离胡校长远一点儿,如果有事必须见,那就白天去他办公室谈。”

“有那么严重吗?”

“有,我那会儿不是跟你说过嘛,他这个人德行一般,教育系统内部很多人都知道,他在女人身上动的心思太多。”

“只是动动心思吗?”

“当然不是了,我也是听教育局的一个同学说起过,胡善好这个人……”

“胡善好是谁?”

“就是胡校长啊,他大名叫胡善好。”

“哦,村里平日里都喊他胡校长,从来没喊过他的名字。”

“是啊,你们那么尊敬他,他倒好,不但没个为人师表的样子,反而绞尽脑汁耍女人,真他妈的该死!”

“只是听说过,还以为是有人故意糟践他呢,没想到还是真的。”

“这一回,你可见识了吧?”李朝阳侧耳听了一下,接着说,“说起来,这个人还真有点儿可惜,学历高,能力强,曾经担任过先教研室的主任,你说厉害不厉害,可就是在女人身上管不住自己,太乱,太疯狂,上头也实在没有办法,只好把他下派到了这里了。”

“这么严重啊?我只是听传言说,他调到这里之后,先后跟村上的好几个女人搞破鞋,可出来没被人抓到过。”

“这恰恰就是他的高明之处,要不然,他能那么牛逼晃腚的吗?说实话,要说男女那事儿,但凡健康人都好,可那也得有个度啊,不能胡来乱来,你说是不是?”

“倒是这么个理儿。”柳叶梅心头一热,咽了一口唾沫。

李朝阳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立刻打住,说:“走了……走了,太晚了,不好再待在这里了,你也赶紧休息吧。”

柳叶梅应一声,把小白脸送出门,然后回了里屋,躬身趴在了窗口上,朝外张望着。

直到李朝阳的背影消失在了大门口,她才返身回来,仰身躺在了床上,满脑子都是那张英俊潇洒的小白脸,竟然把仍呆在外面的蔡富贵给抛在了脑后。

她安安静静躺着,没有一丝睡意,突然就心躁气烦起来,感觉下腹部有一团火在腾腾燃烧着,几乎都要把人给烧焦了。

怎么就会遇到了这个小男人呢?

他也太让女人动心了,不但人长得帅气,谈吐也优雅,听上去满腹经纶,又会体贴人,几乎把所有……所有的优点都集中在这个男人身上去了……

有那么几个时段,她感觉真的有点儿管不住自己了,想着豁出去算了,哪怕只有一回,也值了!

可她最终没敢有所表示,只得咬牙切齿兜紧了,坚持着,那种滋味儿简直比猫咬都难挨。

是啊,无论如何不能迈出那一步啊!

就算自己不在乎名声与脸面,可也不能连累人家,万一那些破烂事情传出去,可就真的毁了人家的大好前程……

正想着,外面突然响起了啪啪啪的声响,抬头一看,见窗户上立着一个黑乎乎的影子,看上去像人,又不像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