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老子要耍死你/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尽管一夜没睡好,但蔡富贵还是起了个大早,他不是不想睡,是睡不着,看看别人家的爷们都陆陆续续出门挣钱了,自己在呆在家里,搅合在这些狗吃猫噙的臊事中,真他妈无聊。

他下床后,感觉头昏脑涨,到院子洗把脸,才稍微清醒了一点,便开门走出了院子。

路过邻居家时,却看见方光荣的老婆范佳爱正站在院门前,偏着脸,大白眼珠子瞪着他。

蔡富贵心里一阵发虚,他想起了昨夜里的猫叫声,脸上一阵不自然,在嗓子眼里问了声嫂子好。

“我说蔡富贵,你眼睛怎么了?”范佳爱问他。

蔡富贵眨巴眨巴眼,反问她:“我眼睛怎么了?”

“咋躲躲闪闪的?”

“我躲闪啥了?这不是刚睡醒嘛,眼屎还黏在上头呢,想睁睁不开,还不就那样了。”

范佳爱冷笑一声,往前迈了一步,问:“没睡好是吧?”

“是啊。”

“听到啥动静了吧?”

蔡富贵咧嘴一笑,没说话。

“我也没睡好。”

“你怎么了?”

“草他妈比的,也不知道是谁家养了个猫,叫春呢。”

“哦,是这样啊,那就赶紧回屋补觉去。”

蔡富贵说着,抬脚往前走,却被范佳爱挡住了出路。

“嫂子,你这是干嘛?”

“你看看这是啥?”范佳爱不知道从哪儿拿出一张纸条来,捏在手上,亮在了蔡富贵面前。

蔡富贵看一眼,纸条上竟然写着:范佳爱,你就是一只发情的母猫!

“看清了吧?”范佳爱收起了纸条。

蔡富贵满脸疑惑,问她:“嫂子,你这是……这是啥意思?”

“你还有脸问我?”

“是啊,这纸条怎么回事儿?”

“装傻是不是?”范佳爱再往前迈一步,脸上冷得挂霜,“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好干这种事呢?”

蔡富贵知道这是被赖上了,赶忙解释道:“嫂子,这事不是我干的,真的不是,我怎么会干这种事呢?”

“不是你是谁?你打听打听,这附近还有谁家的男人呆在家里?又有谁家的男人便利盯着我?”

“嫂子,对天发誓,真的不是我干的!”

“操,蔡富贵,看不出,你还是个阉货,咋就敢做不敢当呢?”

“你嘴上放干净点!我怎么就不敢当了?不是我干的就不是我干的!”蔡富贵忍无可忍了,却又害怕被老婆听到,只得尽量把声音压低了。

“一听就心虚,告诉你蔡富贵,要不是看在邻里邻居的,我跟你没完!”范佳爱说完,转过身,扭着肥翘翘的大屁股走进了家门。

这一大早的,就被这个熊娘们没头没脑淋了一头“尿”,心里就塞得慌,可回头一想,范佳爱本来就是个心直口快的泼辣女人,何必跟她一般见识呢?

刚刚走出胡同口,他就把那张破纸条的事儿放下了,快步朝着村长尤一手家走去。

他想去找村长女儿尤兰兰,求她帮忙问一问,看能不能去她同学的苗圃找点活干。

见村长家的大门依然关着,蔡富贵就想人家肯定还在睡觉,不便打搅,就在门前来来回回走着。

“蔡富贵,你小子在干嘛?”

蔡富贵被吓了一跳,猛然抬头,见是村长从南街上走了过来,就涎着脸打一声招呼:“叔,您起得好早啊!”

“早个吊啊,老子一晚上都没睡好。”看上去尤一手的确很疲劳。

蔡富贵说:“是不是好茶喝多了?就睡不着了。”

“操,老子哪有工夫喝茶,值班去了。”

“值班?值啥班?”

“这一阵子治安状况不好,上头要求主要领导必须亲自带班,你说我不值班能行吗?”尤一手说完,掏出了钥匙,刚想开门,突然想起了什么,问蔡富贵,“不对呀,你不是已经进城打工了吗?这咋又回来了?”

“你……你怎么知道?”

“你别管我怎么知道,说,为什么又回来了?”

蔡富贵没想到村长会问这事儿,一时想不出说个啥理由好,差点把尤兰兰给找活的事抖落了出来,多亏脑子灵醒,才咽了回去,敷衍道:“找了个活不靠谱,就回来了。”

“那就不去了?”

“再说吧,其实吧,家里真离不开。”

尤一手坏坏一笑,说:“是离不开老婆吧?”

“不是,老婆有什么离不开的?老夫老妻了,没啥稀罕人的。”蔡富贵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来。

“操,那是你不知道珍惜,你老婆那可是数一数二的。”尤一手说着,随严肃起来,问,“对了,蔡富贵,这一大早的,你不好好睡觉,跑到我家来干什么了?”

蔡富贵说:“我找兰兰妹子。”

“你找兰兰?”尤一手皱起了眉头,双眼裹闪带电的盯着蔡富贵。

蔡富贵被盯得有些发蒙,点了点头,说:“是啊……是啊……我是想找尤兰兰。”

“你找她干嘛?”

“我……我……”蔡富贵本想把找活的事说出来,可担心被老东西知道后,会半道插绊子,该成的事就成不了了。

见蔡富贵支支吾吾说不出个道道,村长尤一手就虎起了脸,凶巴巴地说:“我告诉你蔡富贵,以后有事找我说,不要总找兰兰!”

蔡富贵知道村长是想歪了,忙慌乱地解释道:“不是啊,叔,你听我说,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找兰兰,是……”

“是你姥姥个头啊!”尤一手骂一声,进了院子,返身关门的当儿,又吼了一声,“兰兰不在家!”

“不是啊,叔,我有急事找她。”

“在单位值班,有本事去单位找去。”

尤一手说完这话,就后悔起来了,怎么好让他去单位找呢?万一真的去了,兰兰的同事们会怎么看?

尤一手越想越生气,麻痹滴!蔡富贵这小子真是吃了豹子胆了,他怎么就敢打自己女儿的主意呢?

自打过了年后,不,准确地说是自打自己在他家喝了酒后,就三番五次的来找兰兰,敢情这是在报复自己?

就因为自己喝醉了酒,睡到了他家炕上,迷迷糊糊地“耍”了一回他老婆,没完没了地要说法不算,还他妈打起了自家闺女的主意?

不行!

这还了得,一旦让他得手了,那可就丢大发了,兰兰以后还怎么嫁人?

蔡富贵,你妈了个逼的!

老子跟你没完!就算不打死你,也得耍死你,耍死你个狗日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