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老太太出事了/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蔡富贵回家后,正在洗衣服的柳叶梅埋怨道:“一大早的,你满大街的蹿什么?饭也不吃了?”

“我出去打听一下,看有没有搭伙出去找活儿干的,总不能老呆在家里玩吧?”

“想得美,过几天就把种地的家把什找出来,拾掇拾掇,早点去把南岭的春茬地给耕了。”

“你的意思是真的不进城挣钱了?”

柳叶梅叹息一声,说:“你觉得走得了吗?”

“咋就走不了?”

“你就没看明白,那个狗日的校长尾巴朝哪儿翘吗?”

“朝哪儿翘?”

“他心思在我身上,不让他吃到嘴,怕是不罢休。别的都好说,就是小宝上学的事不好办,万一找茬把儿子开除了呢?”

“没那么严重吧?”

“这事可不好说,我越想越觉得吓得慌。”

“他敢!老子骟了他,不信试试?”

“得了,你就知道吹牛说大话,吃你的饭去!”

蔡富贵嘴上骂骂咧咧,洗罢手,坐下来,满腹心事吃起了早饭。

正吃着,就听到胡同里有人说话,抬头一看,见是二婶牵着儿子小宝走了进来。

柳叶梅迎上去,陪着笑脸对二婶说:“小宝往日都是自己回家,怎么今天还要奶奶送了?”

二婶说:“没事,想出来溜达溜达,就顺脚把孩子送过来了,小宝早饭已经吃过了,用不着再操心给他做了。”

“看看……看看,你这真比亲奶奶都亲了,照应着睡觉就罢了,这还连早饭也得给管了。”

“跟我还闹啥客气呀?虽然隔着一层,但我就是喜欢小宝,就是把他当亲孙子待了。”

“是啊,我这不也把你当亲婆婆了嘛。”柳叶梅让小宝进屋收拾书包,再回过头来说,“婶啊,以后用不着你给他做早饭了,回来吃就行,这不,他爸正在吃呢。”

二婶一听,就问道:“不是说富贵进城打工了吗?这怎么又回来了?”

蔡富贵走了出来,站在门口,叫了声婶儿,说:“是打算出去,可找的那活不可心,就不想去了。”

二婶问:“那你打算啥时候走?”

蔡富贵说:“还没想好呢,不着急,实在不行,就等种好春季的地后再走也不迟。”

“也中,种好地,多收庄稼,不也是钱嘛,都是一个帐……都是一个帐。”二婶说完,朝着富贵摆摆手,说,“赶紧吃你的饭吧。”

见蔡富贵回了屋,二婶扯一把柳叶梅的衣襟,问一声:“你今天早上一直没出门吧?”

“咋了婶?”

“村里出事了,出大事了。”

柳叶梅心头一紧,向前探了探身子,急吼吼地问二婶:“出啥大事了?”

二婶说:“往你家走的时候,在大槐树底下,听王婆子她们在嘁嘁喳喳嚼舌头,就凑过去听了一下,这一听,差点没把我给吓死。”

“咋了婶?”

二婶伸长了脖子,神秘兮兮地说:“听说岳三木家他娘,那个八十多岁的老太太,昨夜里被人给祸害了,做得那叫一个绝呀,不光扒了衣裳,还把身上的老皮肉给糟践得不轻,青一块、紫一块的,人都背过气去了,要不然她儿子临睡前过去照看一下,人就死抽抽了。”

柳叶梅听得脊背上发凉,禁不住问二婶:“真的假的呀?怎么会有这种事情呢?”

“二婶的话你也怀疑?俺啥时候骗过你呢?”

“老天爷!这是什么人做下的孽啊?老太太那么大年纪了,他怎么就下得去那个手呢?狗娘养的,怎么就这么狠心呢!”柳叶梅气愤地骂道。

“可不是嘛,也不知道是哪一个畜生干的?真该天打五雷轰,这不是造孽嘛,你说是不是?”

“是啊,婶,能干出这样的肮脏事的人,简直……简直猪狗不如,要是能够抓住了,直接枪毙了!”

二婶往屋里瞅一眼,说:“侄媳妇呀,你说咱这个村子,咋就尽出怪事呢?岳三木他娘这事,再加上咱家老疙瘩那个瘪犊子偷看女人撒尿的事儿,还有前一阵子吴家媳妇被摸那事儿,这一件件,一桩转,传到外面去,可难听死了,这以后啊,外村的姑娘哪一个还敢往桃花村嫁?一个个半大小子长起来后,就等着打光棍吧。”

二婶虽然只说蔡疙瘩偷看女厕所,绝口没提蔡富贵,但柳叶梅心里还是滚烫一阵。

她长嘘一口气,说:“可不是嘛,光我疙瘩叔一个就够受的了,又出了这档子事,咱们这个村子,算是结结实实的脏透了!”

“是啊……是啊,可又有啥办法呢?自己多加小心就是了。”二婶说完,转身朝外走去,边走边说,“快打发孩子去上学吧,别耽误了。我再去打听打听,看到底是咋回事儿。”

柳叶梅应一声,站在院子里喊:“小宝……小宝……拾掇好了没?赶紧去上学了。

小宝应一声,背着书包走了出来。

“走,妈妈送你去。”柳叶梅说着,拥着儿子往门外走去。

本来小宝上学是用不着送的,可听了二婶的话后,心里面就痒得不行,就觉得好奇,也好顺便听一下风声。

当她走到胡同口时,见老碾台旁围了满满一圈人,柳叶梅就让儿子自己去了学校。

有人看见了柳叶梅,就喊:“柳叶梅,大美女,你忙啥去呀?过来……过来坐一会儿吧。”

柳叶梅应一声,笑着说:“你们都在呀,我去送孩子上学了。”

有人就说:“你真是闲得慌,孩子都那么大了,还用得着你送了?是不是怕在家捂霉了,出来透透风呀?”

说完,一群人跟着闹哄起来,你一言我一语地拿柳叶梅开起了玩笑,有人说:“人家柳叶梅才发不了霉呢,蔡富贵天天给打眼冲洗呢!“

也有人说:“你以为都像你们呀,又老又丑,没人稀罕,告诉你们吧,就算是富贵不在家,照样有人给滋润着,一点都霉不了!”

“可不是嘛,要不然人家柳叶梅能那么水灵嘛。”

……

说着,闹着,一群人笑成了团。

“一群浪货,哪一个嘴痒痒了,去找个老驴棒子给磨磨去!”柳叶梅走过去,嗔骂道。

秦久发家好像还没闹过瘾,又说起了荤话:“柳叶梅,看你咋迷迷瞪瞪的,就跟没睡醒似的,是不是昨天夜里头,被野男人给插那活了?”

柳叶梅走过去,一把抓住了她鼓鼓囊囊的肥胸,骂道:“死B,我看看你这张破嘴是不是让野男人给插爆了,流血了吧!”

“松手……松手……不敢了……不敢了……”秦久发家连连求饶。

柳叶梅这才松了手,压低声音,正色道:“都别闹了,打听个事儿,我听说岳三木他娘,被坏人给糟践了,是真的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