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小白脸成了嫌疑犯/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还假的了?谁要是敢拿这种事儿编瞎话,岳三木非给她裤裆里塞个老棒槌不成。”秦久发家就这德行,不管好话孬话,到了她嘴上就臊呼呼的。

“你亲眼看见了?”柳叶梅问她。

秦久发家说:“连上头的警察都来了,把那个老女人里头外头全都看了一遍,听说那个地方,还是用放大镜看的,你说该有多么仔细吧。”

姜黑子家的女人说:“连那种大狼狗都牵来了,可也没管用,听说那个贼人很厉害,也不知道用的是啥玩意儿,硬是把岳家老太太下边那个东西给搅合成烂泥坑了。”

“那么严重?”柳叶梅瘆得浑身都起鸡皮疙瘩。

有人跟着啧啧道:“这算不是作孽嘛,那么大年纪了,无冤无仇的,咋就拿人家的身子出气呢?”

秦久发家又开了腔,她说:“我估摸着,这事不一定是人干的,听老一辈人说,旧社会,南山上有个野驴精,黑夜里就变成了人形,窜到村子里就祸害女人,会不会是他干的?”

“是啊……是啊……我也听说过,那玩意儿太厉害了,身下拖着根大棍子似的,犯起邪性来,能活活把人捅死。”一直站在后面的方家小媳妇也跟着添油加醋起来。

柳叶梅说:“那都是传说,是编排着吓唬人的,你们倒是当真了。”

秦久发家撇着嘴啧啧两声,没心没肺地说:“切,那才稀罕人呢,那么愣怔的家什,一旦放进去,还不舒坦得翻江倒海啊!”

“滚,破嘴!”柳叶梅白她一眼,接着骂道,“等改日牵一头老驴来,让它跟你办办,看你舒坦不舒坦,浪货,省得你那个臊东西害痒痒。”

姜黑子家说:“都留点口德吧,岳家老太太都那么大年纪了,身子里干干巴巴的,连点水气都没有了,你说那个狗日的硬生生的折腾,还不是成心想要人家的命吗?”

也有人跟着担忧起来,“这要是破不了案,谁还敢在村里住呀?连个囫囵觉都没得睡了。”

“可不是嘛,要不就别让男人出去打工了,在家守着吧,挣一百大万,身子糟蹋了,还有什么用呢?”

“是啊……是啊……抓了钱,丢了人,太不划算。”

“不行,还真得想个法子。”

……

正七嘴八舌地说着,妇女主任郑月娥从前边走了过来,秦久发家迎上去,远远就招起了呼:“月娥,郑主任,郑大主任,你来,过来嘛。”

郑月娥冷着脸,看上去真有那么几分官架子,她边走边偏着脸问一声:“咋的了?”

“大主任,向你打听打听,那案子破了吗?”

郑月娥瞪她一眼:“啥案子?”

“这还要问我了,满村子谁还不知道呀,不就是……就是岳三木他娘被人祸害那事嘛。”

郑月娥直直盯着她,说:“我说大脚,你咋就知道那么多呢?接着说,说说看,还知道些啥?”

“又不是我一个人知道,满足村子,还有她们……她们……”秦久发家指了指身后的女人,说,“她们都知道呢。”

郑月娥说:“我觉得你知道的最多,说,是不是你家老头子干的?”

秦久发家一下子慌了,摇头晃脑地说:“不是……不是……咋会是他干的呢?借他十个胆儿他都不敢。”

“你也知道害怕呀?知道害怕就少嚼舌头。”郑月娥严肃地说。

秦久发家说:“咱这不是关心村里的大事嘛,再说了,上头的警察都来了,坏人肯定逃不了,你说是不是,大主任?”

郑月娥摇了摇头,说:“没那么容易,糟践老太太的那个人太厉害了,一点痕迹都没有,怎么个抓法?不过……不过,眼下好像也已经有那么一星半点儿的线索了。”

“谁?谁?怀疑上谁了?”

“暂时保密。”

秦久发家赖着脸说:“你说说嘛,稍微透露一下,好不好?谁是怀疑对象呢?”

郑月娥冷下脸,死死盯着她,说:“我怎么越来越怀疑了,会不会真的是秦久发干的?要不然你怎么会那么着急?心虚了吧?”

秦久发地回一句:“就算是他干的,能告诉我吗?”

郑月娥说:“那可不一定,说不定是合伙作案呢。”

秦久发家撅着嘴说:“胡扯啥呀?我家久法还不至于那么下作吧,别说是个老太太了,就是你亲自去我家,扒光了等着他,他也不一定稀罕呢!”

“你这个浪x,看我不把你给撕烂了!”郑月娥向前一步,伸手抓挠她,嘴里不停地骂着:“这张臭嘴,就是大粪筐子,不给你抹上大粪才怪呢……”

秦久发家看事不好,撒腿就跑,围着人群转开了圈。

柳叶梅干脆扯住了郑月娥,说:“月娥你也是,一个大主任,跟她闹腾个啥呀?快跟……快说说正事儿。”

郑月娥这才停了下来,四下里看了看,小声叽咕道:“我透露一点点,不过你们可不能乱传播啊。”

几个人伸长了脖子,是啊是啊的答应着。

郑月娥说:“我这也是小道消息,有人说,昨天夜里,在胡同口遇到一个人,是个老师,据说就是刚刚调来的那个大学生。”

什么?

那个小白脸?

柳叶梅脑袋里轰隆一声闷响,整个人就懵了,怎么会是他呢?

那么优秀的一个人,要模样有模样,要文化有文化,人又安分守己,他连到口的嫩肉都不吃,怎么会跑到一个老太太那儿发疯呢?

不可能!

这绝对不可能!

秦久发家也不服气了,说:“这不是胡诌八扯吗?怀疑谁不成呀,单单怀疑那个小帅哥,不知道你们见过我没有,我是见过了,那个俊就别提了,大高个,细皮嫩肉,听说还是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他会去糟践一个老太婆?这……这也太可笑了吧?我敢说,就算是把岳三木他娘放到他身上,他都会嫌脏,没准就会吐!”

郑月娥说:“这事可不好下定论,这世界上的可是啥怪物都有,说不定呀,那个小帅哥还真就好那一口,你们信不信?”

……

柳叶梅无心再听后面的话了,急匆匆就往家走。

秦久发家在后面喊:“柳叶梅,你干嘛走了呀?再聊五毛钱的呗,回来……回来呀,我还有事要问你呢。”

“闹肚子呢,都快要拉裤子里头了。”柳叶梅头也没回,喊了一声,撒腿就跑。

回到家里,见蔡富贵正坐在树底下喝茶,柳叶梅呼哧呼哧喘着粗气,说:“不好了……不好了……新来的那个……那个老师出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