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美少妇要作证/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出啥事了?”蔡富贵手捧着茶杯,淡定地问一句。

柳叶梅找一个凳子坐下来,面对面把所听到的事儿说了一遍。

蔡富贵听后,却无动于衷,说:“他出他的事,你紧张啥?与你有一毛钱的关系呀?”

“你这人狼心狗肺啊?”

“我怎么就狼心狗肺了?”

柳叶梅气不打一处来,说:“你想想,人家昨天夜里为什么冒死跑进校长屋里去?为什么要跟校长硬碰硬?”

“为什么?为了工作呗。”

“蔡富贵,你耳朵里被驴毛塞了呀?你就没听到,人家是为了咱儿子的事吗?他是在为打抱不平,你知道吗?”

蔡富贵说:“那又管啥用?校长根本就不听他的。”

“你怎么就知道不听了?人家不是一直在帮咱做工作嘛,再说了,要不是他,我昨天晚上说不定就被校长给……”柳叶梅说到这儿,故意装出一副难过的表情来。

“行了,你竟然还念着他的好?我告诉你,要不是他冒冒失失地闯进去,打乱了咱们的计划,这时候那个狗日的校长早就服服帖帖了。”

“你傻呀,校长都醉成那个熊样子了,万一把他惹毛了,先把我给奸了,再把你砍了,就算是把他抓进大牢里面去,又能怎么样?”柳叶梅说着,身上一哆嗦,自己先不寒而栗了。

蔡富贵眼一瞪,说:“他敢,真要是那样,我先杀了他!”

“你吹吧,借你八个胆儿你也不敢!”

“我要是敢呢?”

“敢就更惨了,这时候你已经被抓进大牢,等着判死刑了。”

蔡富贵没了话说,耷拉着脑袋,傻傻地望着自己的脚尖,老半天才问一句:“那你说咋办?”

柳叶梅说:“咱得去给他作证。”

“咱去为他作证?”

“是啊。”

“咱能证明啥?”

“证明他无罪呀。”

“你用什么证明?”

“咱可以跟警察说明白,他没有作案时间,一直跟咱们在一起。”

“操!”蔡富贵抬起头,瞪大了眼,骂道,“你那不是自己找死吗?是不是唯恐别人不知道,咱去算计人家校长那事儿。”

“咱不是也没干嘛。”

“你想得太简单了,你以为说自己一直跟那个小白脸老师在一起,人家警察就相信了?证据,证据呢?”

柳叶梅脸都急黄了,说:“那就想想办法吧,反正……反正得去说明情况,要不然对不起人家的一片好心。”

“那是他的本职工作,你就别自作多情了。”蔡富贵说完,站起来,进屋续水去了。

柳叶梅问他:“你到底是屋还是不去?”

“不去!”

一听蔡富贵把话说得那么坚决,便不再指望他啥了,转身朝着外面走去,迈出门槛,撒腿就跑。

这下轮到蔡富贵心里不安了,这个熊娘们,怎么就一根筋呢?这样冒冒失失的去找警察,不是自找难堪吗?

想到这些,他放下茶壶,拿件衬衣穿上,锁门追了上去。

他一边快步流星地走着,一边在琢磨该如何说服老婆柳叶梅,让她打消为小白脸作证的念头。

可一直到了学校外面,也没想出一个好办法来,他觉得这时候不便急于走近柳叶梅,只是暗中观察着,等待时机。

校园里跟往常不太一样,很静,静得有点儿虚空。

柳叶梅先站在大门口朝里面张望着,是啊,没错,老师们办公的那排房子前,果然停着一辆警车。

很明显,郑月娥说的那些都不是谣传,刚来的小白脸真的被怀疑上了,成了嫌疑犯,要不然警察怎么会在这儿呢?

柳叶梅心里乱成了一锅粥,浑身都滋滋冒着虚汗。

小白脸呀小白脸,你说你咋就这么倒霉呢?

谁让你多管闲事了?

把自己从校长室里救出来就罢了,偏偏又放心不下,一直送到了家,如果不是蔡富贵在家,也许自己就让他进屋待会儿了,那样的话,也许就能错过那个时间段。

可咋就这么不巧呢,出门就遇见了鬼,就让躲在暗处的人给盯上了,就这么稀里糊涂地成了强x嫌疑犯。

可再往深处想,自己跟他仅仅认识一天,俗话说知人知面不知心,说不定他只是长了一副好模样,背后里,说不定真就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呢。

是不是可以这样想,他从学校一直跟到了家里,本来想着跟自己上床干那事的,可自己一进院子,就一惊一乍都说看到了鬼影,他就怕了,就返身往回走,可心里燃起的那把邪火还在,烧得他难受,实在没法控制了,就不管不顾地钻进了岳家老太太的小房子里……

柳叶梅正挖空心思想着,突然听到院子里有人大声喊:“那个谁,你在干嘛呢?”

“我……我……”柳叶梅被吓得不轻,一时回不过神来。

“你有事吗?有事进来说呀。”

“哦。”柳叶梅强迫自己打起精神来,抬头望过去,这才看到是胡校长走了过来,并且已经站在了自己身后。

今天的胡校长看上去斯文多了,眼神都不一样,跟昨天的胡校长简直判若两人,他笑了笑,说:“你是……你是蔡小宝的妈妈对吗?”

柳叶梅点点头,说:“是啊,胡校长。”

“你找我有事吗?”

柳叶梅点了点头。

“是不是还是你男人偷看女厕所那事儿。”

“是啊。”

“你想怎么着?”

“我想跟你解释一下,把话说清楚了,好不好呀?校长。”

胡校长盯着柳叶梅高高耸起的胸部看了一会儿,咕咚咽一下口水,再沉吟片刻,才说:“也好……也好……你来的正好是时候。这样吧,你跟我一起去办公室,当着警察的面,把事情的经过仔仔细细说清楚,如果警察说没罪,那我以后绝不再追究;如果警察说有罪,那就对不起了,直接让他们把你男人带走就行了,你看这样中不中?”

“不……不……校长……”柳叶梅慌乱起来,又是摇头,又是摆手,支支吾吾解释着,“我不是那个意思,真的不是那个意思,您误会了,我来找您是为了……为了……”

“为了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