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黑店被讹/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还不算,接下来,小姑娘就来真的了,身子往前倾着,幅度之大令人咋舌,包在一层薄布里面的两团绵软,如山一般倒了下来。

我勒个去!

看来这次还真是入狼穴了!

怎么办?

是顺手牵羊,来一回激情大拼杀?

还是悬崖勒马,就此打住?

回头想一想,到目前为止,自己还算得上是个纯情男人,还未曾跟老婆之外的女人实战过,怎么好就这么轻易下水了呢?

况且还是在离家几公里的镇上,这要是让熟人碰见了,再一传十、十传百的散播出去,那可真就丢大发了。

更可怕的是万一传到老婆柳叶梅耳朵里面去,那就悲催了,就算她留着自己的一条小命,怕是也饶不了自己的那个茶壶嘴,说不定真就给连根拔掉了!

妈蛋滴!自己怎么就稀里糊涂进了这种地方呢?

挣扎了一会儿,蔡富贵终于做出了一个理性的选择,那就是逃离,在湿身之前尽快离开这个鬼地方!

他为自己的这一想法深感激奋,一把推开了已经显山露水的女孩,咆哮道:“我不理发了……不按摩了……我有急事儿要去干!”

女孩一门心思在为蔡富贵服务,没有任何他要抵制反抗的思想准备,先是被他的一喊吓蒙了,紧跟着被他一推,脚下一个趔趄,就四仰八摔在了地上。

见蔡富贵撒丫子跑人,就扯开嗓子喊了起来:“出事了……杀人了……快来人啊……出人命了……抓住他……抓住他……别让他跑了……”

她这一喊,不亚于拉响了警报,整个理发店瞬间进入了战备状态。

蔡富贵急屎赖尿的往外跑,眼看就要成功了,却被三个彪形大汉挡在了门口,个个虎背熊腰,面目狰狞,拳头攥得咯蹦蹦响。

蔡富贵只得停住脚步,直着嗓子问他们:“你们想怎么着吧?”

一听这话,几个打手就明白了,这个老小子没底气,肯定不是他们几个的对手,是软皮蛋。

“操,这还要问了,按老规矩办呗。”一个宽肩小头的家伙凑过来,瞪着一双老鼠眼,恶狠狠地说。

“我咋知道你们的老规矩,明着说吧。”蔡富贵尽管觉得嘴不太听使唤,但还是尽量把话说瓷实了。

“别他妈给我装蒜,把钱拿出来。”

“我又没干什么?拿什么钱?”

“你这个臭小子,成心来找死是不是?我再跟你说一遍,要么乖乖缴钱,要么喊人来收尸!”

蔡富贵紧张得要死,连菊花都一下一下不停地收缩,嘴上还是挺硬的,说:“凭什么给你们钱呀?我又没干啥?”

“你说没干就没干了?”

“是啊,没理发,没按摩,啥都没做。”

“操,这是赶着要到阎王爷那边报到了。”另一个黑胖子一摇一晃走到了蔡富贵的跟前,伸出一个蒲扇样打大爪子,猛地在他脑袋上拍了一把,骂咧咧道,“娘个逼!啥也没干,怎么头发是湿的?上头还沾着**呢,你还嘴硬?”

“我还没说洗头呢,女孩就放水了。”

“放你娘的臊水!”

“你闻闻,好好闻闻,是不是像你娘的臊水?”

说完,几个人夸张的笑了起来。

不行,这架势可不能硬碰硬,那样自己肯定会吃亏的,只能软下来,求他们放过自己,就说:“哥几个,说实话,我不是成心耍赖,是被你们给吓蒙了,不就是洗了个头嘛,给钱就是了。”

“好啊,拿来吧。”

“说吧,多少钱?”

“呶,这个数。”长着一对老鼠眼的那个伸出了三根手指,在蔡富贵面前晃了晃。

“三块?”

“放你娘的屁!”

“你怎么骂人呢?”

“成心恶心我是不是?你满天下打听打听,哪儿还有三块的价格?”

“三十?”

“也不对!”

“三百!”蔡富贵吃惊地瞪着老鼠眼,“只是湿了湿头发,你们就要三百块?这样太黑了吧?”

老鼠眼冷笑一声,说:“这样吧,我给你算个账,免得你死都不知道是咋死的。”

“好,那你算给我听听。”

“你挺好了,场地费20;人工费30;按摩房50……”

不等老鼠眼说完,蔡富贵就打断了他,连声说:“不对……不对……那个小姑娘说好了的,按摩是免费送的,你们可不能赖账啊!”

老鼠眼没跟他急,慢悠悠地说:“只因为免费送,那是在友好状态下进行的,可眼下形势发生了变化,你他们反目为仇了,谁他妈还给你免费?告诉你,一个子儿都不能少!”

“你……你们怎么这样?”

“对待你这号的,我们就只能这样,你听好了,后面还有呢。”

“还有什么?”

“你用的那洗发香波是从韩国进口的,名贵着呢,一次消费最少二百,这样加起来不就三百了嘛,一分都不多收你的。”

“这也太黑了吧,我去告你们!”

老鼠眼弄出一副流氓相来,说:“好啊,你把钱付了,就去告吧,出门右拐,步行五百八十米,就是派出所;再往前走六百米,就是工商局;实在不行,你就直接去镇政府吧。”

“还有呢!”黑胖子看了一会儿手机,说,“他还吃小秀子的豆腐了呢,洗头的时候又又摸又捏,最后还把人家掀翻在第,人都趴在地上不能动了,你丫挺的,要想了结,再加二百!”

“没有,绝对没有,我一直规规矩矩的,连一指头都没碰她。”这一下,蔡富贵就更草鸡了,这不仅仅是钱的事了,已经上升到了犯罪的层面。

妈呀,这回算是栽了!

蔡富贵暗暗叫苦,可也无计可施,想来想去,他觉得自己这是被讹上了,唯一的办法只能是报警了。

可几个人围着自己,虎视眈眈,又怎么个报法呢?

“草泥马,你发啥呆呀?是不是还想耍赖!”老鼠眼没了耐心,抡起了巴掌就掴了过来。

蔡富贵这几年一直在脚手架上跳来跳去,身子灵活得就跟着猴子似的,轻挪几步,就躲了过去。

“草泥马,你他妈胆子够肥的,竟然敢跟老子玩这个,那好,老子奉陪到底,来,再来!”老鼠眼说着,伸出一双大爪子,凶神恶煞地扑了上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