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妹子的羊被偷了/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蔡富贵见势不妙,一个躲闪,就地转身,想从侧门逃掉,却被另外两个人窜上来擒住了。

老鼠眼飞起一脚,踢在了他的屁股上,噗嗤一下,人就趴在了地上。

几个人凑上来,结结实实按住了他,一只大脚踩在了他的脊背上,两条腿也被死死控制了。

老鼠眼朝着里面喊:“秀儿,小秀,人逮住了,赶紧出来收账吧。”

那个旗袍的女孩子从夹道里走了出来,蹲下来,二话不说,直接把手摸进了蔡富贵的口袋里。

见里面是空的,女孩抽出手,打算伸到另一只口袋里去。

这下蔡富贵急眼了,钱包就在那里面,整整五百块呢,要是让她拿到了,还不是肉包子打狗嘛。

麻痹滴,强盗!

蔡富贵肺都快被气炸了,可又动不了,只得急中生智,装作软了下来,说:“用不着这样,我自己拿出来就是了。”

“早干嘛了?”

“我给……我给就是了。”

“你要是再耍滑头呢?”

“我敢吗?”

“量你也不敢,起来吧。”

几个人松开手,蔡富贵慢慢腾腾往上爬,边爬边朝着四周扫了一眼,眼前一亮,他就看到了希望——一把红柄消防锨就放在左侧的墙根下。

不等脚跟站稳,他一个箭步蹿了过去,准确无误攥住了那把铁锨,高高举起,大声吼道:“哪个逼养的敢拦我试试,开了他的瓢!”

原来那几个人都是纸老虎,瞬间被吓蒙了,等反应过来,蔡富贵已经高举着铁锨冲出了门。

几个人抄了家伙追出来时,早就不见了人影。

蔡富贵一憋子气跑出了镇驻地,等过了大桥,爬上土坡时,才停下来,一屁股坐在了路边,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他觉得这是有生以来,自己取得的最完美的胜利,这超乎了之前他对自我能力的评判和估量,原来我蔡富贵也不是个孬种,也是的智勇双全之人,凭着这一点,就再也用不着活得窝窝囊囊!

正胡乱琢磨着,突然,他听到了一阵突突突的机器轰鸣声。

循声看过去,原来是一辆两轮摩托车从村子的方向飞奔而来,速度快得惊人,就跟失控了一样。

这是谁呀?

跑这么快,敢情这是不要命了!

蔡富贵瞪大眼睛仔细瞅着,骑车人头戴安全帽,根本看不清面目,车后座上还绑着一只咩咩叫唤的山羊。

“抓贼啊……抓贼啊……有人偷羊了……抓住他……快抓住他……”摩托车后面跑来了一个女人,边跑边上气不接下气地喊着。

操,竟然是个偷羊贼!

蔡富贵一下子打起了精神,浑身的血液呼呼涌动起来,他蹭一下就蹿到了路中间,手握铁锨站在哪儿,大声喊道:“站住,站住,再不站住,老子就不客气了!”

飞车贼一看半道里杀出了程咬金来,气急败坏地破口大骂:“别多管闲事,你给我滚……滚……滚开……”

却没有丝毫减速的意思。

蔡富贵俨然是个勇士,挺胸昂首,用力抡起了铁锨,猛地砸向了那个黑乎乎的头盔。

只听见扑哧一声,连人带车就翻到了路边的沟里,好在沟不太深,摩托车横在那儿,还突突叫唤着。

蔡富贵有点儿担心,万一把人给磕死了,那可就麻烦了,他赶紧走过去,想察看一下情况,却发现绑在后座上的那只羊挣脱开来,一路惊叫着,朝着南坡的方向狂奔而去。

“羊跑了,帮我……帮我抓羊,我的羊……我的羊……快帮我抓住它……”后面的女人随即改变了方向,追羊去了。

蔡富贵想都没想,撒腿就追了上去,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几乎是健步如飞,没跑多远,就把羊给逮住了。

他抱着羊回来,这才看到竟然是本村姑娘曹山妮。

“谢谢你了富贵哥,要不是遇见你,这羊可就……可就丢了。”曹山妮接过羊,抱在怀里,连声道谢。

“曹山妮,你怎么出来放羊了?”

“是啊,这不家里养的羊太多,为了节省饲料,就只好出来放了。”

“不对呀,你去年不是去广东打工了吗?”

“是啊,这不回来了嘛。”

“我听说你都已经找到工作了,干嘛又回来了?”

曹山妮脸一沉,说:“不想去了!挣再多的钱也不想去了。”

“为什么?”

“城里的人太坏了,不想跟他们掺合在一起。”曹山妮说完,再道一声谢,扭头就走。

走了没多远,又回过头来,说:“富贵哥,你咋也没进城呢?”

“哦,跟你的想法差不多,其实在家也一样挣钱,对了,养羊挣钱吗?一只羊多少利润?”

不等曹山妮回答,突然听到突突的摩托车声又响了起来,抬头一看,原来是那个偷羊贼趁着他们说话的当儿,把车推到了路上,驾车逃跑了。

“你这个王八蛋,你给我回来……回来……”蔡富贵撒腿追了上去,可双腿怎么比得过摩托车呢?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踪影。

“快回来吧,别追了!”曹山妮高声喊着。

蔡富贵好像还有些不甘心,又往前跑了几步,才停下了,站在原地望了一阵子,才折身回来,骂咧咧道:“麻痹滴,该死的偷羊贼,白白让他给跑了!”

曹山妮说:“跑了好呀。”

蔡富贵一愣神,问她:“跑了咋就好了?”

曹山妮把羊放到地上,抹一把额头上的汗,说:“这不还不懂呀,抓贼容易放贼难,你要是逮住他,怎么办?”

“只要逮住了,那就好办了,游街、罚款、要不就直接交给派出所,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出来偷羊。”

“人家派出所没事干了,管这样的小屁事。”

“他们不管更好了,咱们自己治他。”

“咋个执法?”

“最起码的要他赔你羊呗。”

“羊没丢啊,你还要人家赔?”

“那也不行,必须得让他吃点苦头,长点记性,要不就直接罚他个倾家荡产,看他还敢不敢来咱桃花村偷羊。”

“得了吧,咱又没有执法权,你罚人家款,那不是知法犯法吗?搞不好把自己给抓进去了。”

“咦,山妮妹,你这广州没白去呀。”蔡富贵有点吃惊地望着曹山妮。

曹山妮羞涩一笑,问:“怎么了?”

蔡富贵点点头,说:“不但懂法律了,话也说得有条有理,令富贵哥刮目相看啊!”

“什么呀,那些初中课本上就有,还用得着去城里学了。”

“反正觉得你比以前进步多了,多多少少有点儿城里人的滋味了。”

“啥滋味不滋味的,还不就是个放羊妮子嘛。”

“放羊跟放羊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

“不一样的地方可多了,哪儿……哪儿都不一样。”蔡富贵说着,双眼活泛起来,在曹山妮身上扫来瞄去的。

曹山妮察觉到了什么,忙岔开话题问他:“富贵哥,我问你,你真的犯那样的错误了?”

蔡富贵心里咯噔一下,明明知道她在问啥,可还是反问一句:“你说是哪一样错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