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哥,我就是个傻瓜/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富贵哥,那我可照直说了,你别反感。”

“没事,你说吧。”

“我听街上的嚼舌,说你偷看女厕所了,还正好看到一个女老师蹲在里面,这是真的吗?”

蔡富贵微微一笑,说:“你相信吗?”

曹山妮说:“我倒是不怎么相信,可很多人都在说,说得有鼻子有眼,就像是真的似的。”

“操,真是闹心!”蔡富贵叹息一声,说,“我中了人家的圈套,钻进去就出不来了。”

“咋回事?”

蔡富贵就把村长说蔡疙瘩偷看女厕所,引起了民愤,自己觉得不可信,就去了厕所后面,想实地察看一下,结果刚刚趴下,就被胡校长抓了个正着。

曹山妮还真就相信了,说:“我就说嘛,富贵哥是个正直人,怎么会干出那种事情来呢?”

蔡富贵心头一暖,满含感激地看着曹山妮,说:“谢谢山妮妹的信任,我真的不是那种肮脏之人,自打出了那事后,我心里面那个难受滋味儿就甭提了。”

曹山妮安慰说:“哥,身正不怕影子斜,你不要在意那么多,该干啥干啥,让他们嚼去。”

蔡富贵叹口气,说:“唾沫星子淹死人呢,有些事情还真是难以说清楚,何况有些人还在背后动手脚。”

“谁?谁在后面动手脚了?”

“算了,不跟你说了,闹心!”蔡富贵返身回到了路上,弯腰捡起了铁锨,冲着曹山妮喊了一声,“走吧,回家吧。”

曹山妮应一声,抱起羊往前走,看上去很吃力。

蔡富贵走过去,把铁锨扔在地上,说:“你把羊给我。”

曹山妮说:“羊身上怪脏的,还是我自己抱着吧。”

“羊有啥脏的?比人都干净,拿来,给我!”蔡富贵说完就去夺,手一蹭,竟然摸到了曹山妮的胸上。

由于曹山妮是把羊顶在肚子上抱着的,直接把胸前那两团肉挤到了上头,这样以来,蔡富贵就摸到了满把的软乎,禁不住哎呦叫了一声。

曹山妮的脸蛋儿瞬间红透了,就像一个熟透了的大红苹果,她咬了咬嘴唇,小声说:“富贵哥真坏。”

“不是……不是……我不是故意的。”蔡富贵忙解释。

“我也没说你是故意的呀。”曹山妮说着,便把羊递了过去。

蔡富贵接过羊,心里就踏实了下来,看来她真的没怪自己摸她的胸,白白让自己吃了一回豆腐。

妈呀,她还是个女孩子,那个部位怎么就会那么大呢?

听人家说,女孩子的胸本来就是一块面团,而男人的手就是酵母,只有被男人摸捏过一段时间后,那块面团才会发酵,才会疯长,才会长成两座喧乎挺拔的山。

据说曹山妮连男朋友都没谈过,怎么会有那么大的胸呢?

这可真是有点不合常规了,难道……

对了,一定是她在外面打工的时候,被野男人给摸了,给下了酵母,所以就长成那样了。

没错,肯定是那么回事,要不然她怎么说城里的男人坏呢。

曹山妮弯腰拾起地上的铁锨,见蔡富贵呆着脸想事儿,就知道他肯定是在动歪心眼了,担心一来二去他会心生邪念,就故意夸赞他说:“富贵哥,其实你也令我刮目相看。”

蔡富贵回头一笑,说:“我有什么令你刮目相看的?”

曹山妮说:“你刚才拦偷羊贼的一幕,完全就是个英雄,是个大英雄!”

蔡富贵腼腆一笑,说:“瞎扯,那算什么呀?”

曹山妮说:“当时你确实是很威风,大义凛然站在路中间,高高举起了铁锨,猛一下就把蟊贼连人带车打翻在沟里了,这不是英雄是什么?”

蔡富贵摇摇头,说:“那算不得什么,是男人都会挺身而出的。”

曹山妮说:“那可不一定,有些人躲都来不及呢。”

“那不是真男人!”蔡富贵这样说着,真就感觉自己猛然间高大起来,胸腔间荡涤着一股正义之气,把刚刚滋生出的一丝邪念给压了下去。

到了羊群聚拢的田埂旁,曹山妮从蔡富贵手中接过羊,放到了地上,然后仔细点数了一遍。

“够了吗?”蔡富贵问她。

“够了。”

“那就好,虽然受了点惊吓,只要没造成损失就知足了。”蔡富贵拿起铁锨,提在手上,突然想起了什么,凝着眉问曹山妮,“山妮妹子,你一个大活人,怎么就让贼把羊给偷走了,还捆到了摩托车上,你手中不是有鞭子吗?为什么不狠狠地扯他?实在不行,你就摸石头拸他呗,拸死他都不用偿命。”

“唉!”曹山妮叹口气,说,“富贵哥,祖上说人一天三混沌,看来一点都不假,这一回,我就实实在在混沌了一回。”

“怎么了?”

“别提了,我就是个傻瓜,大傻瓜。”曹山妮说着,眼圈红了,泪水溢满了眼眶,哆哆嗦嗦在里面打转转。

蔡富贵心头一紧,他立马就意识到那个贼人肯定不光光是偷了一只羊,并且还偷走了她身上最宝贵的东西,便急吼吼地问她:“是不是你混沌了,他就把你给那样了……”

“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他就是偷了一只羊。”

“被偷了一只羊用得着那么伤心了?不就是一只羊嘛。再说了,咱这不是也追回来了嘛。”

“富贵哥。”曹山妮声音里带了哭腔。

“怎么了?”蔡富贵心里又开始痒痒了,“是不是羊数不对?这会儿你点清楚了吗?到底丢了几只?”

曹山妮摇摇头,说:“不是……不是……”

“那是怎么了?你倒是说呀,急死人了。”

曹山妮抹一把眼泪,说:“我就是觉得自己太笨了,太傻了,简直就是个大笨蛋,大傻瓜!”

“谁说你傻了,我觉得山妮妹子精明着呢。”

“有我这号精明人吗?简直傻的不能再傻了,简直都成笑话了,成天大的笑话了。”曹山妮不知道从哪儿拿出了一块方巾,擦起了眼睛。

擦了一会儿,抬起头来,苦笑着说:“富贵哥,你都想不到我刚才糊涂成了啥样子,那才是真正钻进了人家的圈套。”

“你这个妮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倒是快说呀,憋死个人了!”蔡富贵越发好奇,急得直跺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