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被墨镜男盯上了/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曹山妮这才彻底从梦中清醒过来,知道是中了那家伙的奸计了,气急败坏地叫骂着,朝前追去。

蔡富贵听完,觉得又可气又好笑,气的是那个蟊贼太可恶,不但耍着手腕偷了人家的羊,才差点把人家小姑娘偏进了高粱地,塞进“探棒”给查了体。

笑的是这个看上去还算机灵的曹山妮,怎么就被几句花言巧语给说得脑残了呢?

“山妮妹,你是不是最近谈恋爱了?”蔡富贵贸然问她。

“没有啊,怎么了?”曹山妮规矩地回答。

蔡富贵笑着说:“我从一本书上看到过这样的句子,说是恋爱中的女人都是傻子,你说你没谈恋爱,那智力怎么也被清零了呢?”

“富贵哥,你在笑话我?”曹山妮震怒起来。

蔡富贵说:“不是笑话你,是那个人太狡猾了,以后可不能只听人嘴上怎么说,要多用脑去分辨,知道了吗?”

“嗯,我知道了。”

蔡富贵这才回头仔细打量了一眼曹山妮,心尖尖油然一动,都说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看来一点儿都不假,几年前那个干瘪的丑小鸭,现如今真就出息成白天鹅了。

看那脸蛋儿,红里透着白,白里带着粉,细腻光滑得就跟刚刚剥出的蛋蘸了淡淡的胭脂一个样。

还有她的杨柳小蛮腰,滚圆挺翘的肥臀,再往下看,实在不敢看了,是个男人就受不了……

“富贵哥,你个死坏蛋,看哪儿呢?”

“没……没有,不就是看看嘛,又没咋的,再说了,谁让你出脱得那么好看的,难怪连偷羊贼都盯上了你,说实话,他没把你哄进高粱地,成了那种事儿,已经够幸运了。”

“富贵哥,你心眼又邪了!”曹山妮冷下脸来。

蔡富贵嬉皮笑脸地说:“我这不是帮你在分析问题嘛。”

曹山妮说:“怪不得村里人都说你变坏了,看来一点都不假,出城里呆了几年,真的变质了。”

“我说妹子,可不带翻脸不认人的,我帮你分析分析,总结一下经验,还不是为了你好吗?免得下次再上当受骗。”

“你放心吧,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此话怎讲?”

“再出来放羊的时候,我就带上家里的杀猪刀,骗子要是再敢靠近我,格杀勿论!”曹山妮咬牙切齿说着,还挥手做了一个砍杀的动作。

蔡富贵笑着说:“骗子会装,你根本看不出来,这一次装成周部长,下一次可能就装成庄县长了,防不胜防。”

“他就是装成天皇老子也不成,只要是陌生人靠近我,我就给他攮刀子,给他放血,不信试试!”

……

说话间,已经到了村口,蔡富贵放慢了脚步,说:“你先回家存羊吧,我去北面的地看看。”

“富贵哥,你还要干活吗?”曹山妮问他。

蔡富贵扬了扬手中的铁锨,说:“可不是嘛,这不工具都带上了。”

“对不起了富贵哥,我耽误你干活了。”

“没事,快回家吧。”

曹山妮又说了几句客套话,就赶着羊群进了村子。蔡富贵看了看天,太阳还老高,就一屁股坐到了路边的石头上,抽起了烟。

坐时间久了,就觉得有点犯困,差一点就睡着了。

正迷糊着,突然听到一声汽车喇叭响,慌忙睁开眼睛,这才看到一辆半旧的桑塔纳车停了下来,门从里面打开,下来了一个高个男人。

这人着装简单,但却不俗气,蓝色的牛仔裤,粉色的T恤,鼻梁上还架着一个墨黑镜片的大蛤蟆镜。

他埋着四方步走了过来,站到了蔡富贵的跟前。

蔡富贵没认出这个人是谁,一看这派头,好像不是本村的人,心里面就开始嘣嘣嘣敲小鼓。

卧槽,看来这玩意儿是冲着自己来的,莫非是刚才那个偷羊贼回去喊人来报复自己了?

不会吧?

那样的话,他的胆子也忒肥了点儿,再怎么着,也不至于追到人家家门口来寻仇吧?

看来来者不善,惹不起咱躲得起,走为上!

蔡富贵稍加迟疑,站了起来,抬脚往村子里走去。

他边走边留意着后面那人的一举一动,紧握了铁锨,暗暗咬着牙关,心里面琢磨着:你丫的要是敢动手,老子就劈了你,绝对不会跟你麻痹滴闹客气!

“你,给我站住!”那人大喊一声。

蔡富贵心里面禁不住一哆嗦,却装得异常镇静,站稳脚跟,回头打量着深色镜片后面的那双若隐若现的眼睛,问道:“你喊我?”

“是啊。”

“你谁呀?”

“我是谁你不知道吗?”

“我不认识你呀。”

“你真的不认识我?”

“是啊,不认识就是不认识,你想干啥?”

“操,蔡富贵,你小子连我都认不出来了?”

一听那人喊出了自己的名字,就知道肯定是熟人了,这才放松下来,仔细打量着,“你是?”

“切,你这个老小子,不就是去城里待了几年嘛,就不认识哥们了,是不是美女看多了,花眼了?”

那人说完,摘下墨镜,这才知道是本村的陶卿品。

“操,是你呀陶卿品。”

“看看……看看,怎么又喊以前那个破名字了?五百年前就改名字了,我现在叫陶元宝,姓陶的陶,美元的元,宝贝的宝,记住了吗?”

蔡富贵说:“俗不俗呀,什么元宝不元宝的?我觉得还是以前那个名字好听,有品位儿。”

陶元宝不乐意了,冷着脸说:“你懂个屁啊!这是去花三千块钱,去灵台山请大师求的名字,你可不能胡说八道。”

“好吧……好吧……陶元宝就陶元宝,反正叫什么只是个符号,肚子里的坏水一点都少不了。”

他们俩是一个村上的,打小一块儿长大,虽算不上密友发小,但也算得上是知根知底。

但蔡富贵结婚之后,两个人基本就不怎么来往了,因为陶元宝老早之前就看上了柳叶梅,可柳叶梅一直没有答应他,后来嫁给了蔡富贵,陶元宝就把怨恨系到了蔡富贵身上,以为是他挖了自己的墙角。

他们俩的关系随之就变得微妙起来,虽然没有反目为仇,但彼此间的那份友情已经荡然无存了,逐渐生疏起来,属于有事办事,无事拉倒的那种。

今天陶元宝半道把车停了下来,还主动上前打招呼,这让蔡富贵觉得有点儿匪夷所思,有点儿摸不着头脑,这小子究竟是干啥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