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女人有了心病/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陶……陶什么来着?”

“陶元宝!”

“哦,陶元宝,原来那家黑店是你开的呀?”

“蔡富贵,你小子,怎么说话呢?啥叫黑店呀?那叫黑店吗?”

“操,还不叫黑店,就他们杀人包包子了。”

看见蔡富贵眼里有了几分煞气,陶元宝也收敛了笑容,说,“这也就是你,要不是看在打小一起光屁股长大的份上,我绝对饶不了你。”

“你想怎么着?”

“公了、私了我都把你办了,你信不信?”

蔡富贵不屑地哼了一声,说:“你丫的开黑店,色诱男人,还雇佣打手,就不怕上头抓你?”

“蔡富贵,你狗日的别血口喷人好不好?”

“怎么就血口喷人了?我亲身经历的好不好?明明是理发,小姑娘口头上是免费给我做按摩,实质上就是在色诱。”

“蔡富贵,我问你,小姑娘脱你的衣服了?还是脱她自己的衣服了?”

“衣服倒是没脱。”

“连衣服都不脱,那叫色诱吗?你见过这号色诱的吗?明明是你自己心理肮脏,胡思乱想,把人家的一片好意曲解了,倒是反咬一口,真不是个东西!”

“我怎么就不是个东西了?”

“人家小姑娘是让你放松一下,你却冤枉人家,还把人家打倒在地,你说你还算个男人吗?”

“谁打她了?我不就是推她一把嘛。”

“好,蔡富贵,就算推她一把,万一把人家脊椎骨摔断了呢?摔惨了呢?人家一辈子站不起了,你这一辈子也就完蛋了,老大不小的人了,出门咋就不带脑子呢?”

蔡富贵一听这话,但真是有些害怕了,心虚起来,是啊,自己推的那一把也太重了,直接掀翻在地了,万一有个好歹……

陶元宝接着说:“蔡富贵你给我听好了,我那店可是经过工商部门注册的,是合法经营,你要是敢出去给我胡说八道,我就给你没完。”

蔡富贵早已没了底气,低眉垂眼地说:“好哥们开的,我还能说什么,不说,肯定不说。”

陶元宝接着说:“你小子砸了我的店,还打了我的人,要不是里面有个本村的小姑娘认出了你,我他妈早就报案抓人了。”

“不就那么点屁事嘛,值当的吗?”

“小屁事?你说得轻巧,我告诉你,你这是双重罪名,一是扰乱了经营场所,再一个就是故意伤害,我估计只要抓了你,上次偷看女厕所的事也就并案侦查了,不判你个十年八年才怪呢。”

虽然蔡富贵意识到陶元宝在故意夸大事实,吓唬自己,但腰杆子还是弯了下来,说:“看厕所那事是被人陷害的,没影的事儿,你别也跟着胡乱掺合。”

“得了,你以为我不知道啊,我连你看到的那个女老师是谁都知道,你还装啥装。”

“麻痹滴,一定是有人在外面嚼舌头,被你听去了,真的不是那么回事。”蔡富贵明明是在争辩,话出了口,却软得几乎听不见。

“那不是嚼舌头,是从官方那儿打听到的。”

“官方?哪儿的官方?”

“得了,你就别打听了,毕竟咱们俩打小一起长大,我不会看着你往火坑里跳的,这样吧,你也别装清高了,这世道,有钱赚就好,你回家好好想一想,想好了给我回话,位置给你留着呢。”

蔡富贵唯唯诺诺地说:“那种工作我做不了,你还是找别人吧。”

陶元宝说:“你怎么就做不了?我看过监控里的录像了,打起架来,你还真行来,有血性!”

蔡富贵摇摇头,苦笑着说:“那不是被逼急了嘛。”

“好了,该说的都说了,我忙得很,你回去好好想想,觉得合适就给我回个话。”

蔡富贵点了点头,说声好吧。

陶元宝朝着他的车走去,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朝着蔡富贵喊:“把那个铁锨给我,你带回家,怎么给柳叶梅解释?”

这倒也是,自己怎么就没想到呢?真傻!

蔡富贵紧脚跟过去,把铁锨还给了陶元宝,满脸都是哭笑不得的表情。

————————————————————————

回到家里,正在收拾碗筷的柳叶梅抬起头来,说:“我还以为你不回来吃了呢。”

蔡富贵说:“本来应该早就回来了,可路上遇到了一点麻烦事儿。”

“怎么了?你不会又惹事了吧?”柳叶梅冷脸问他。

“你想哪儿去了,这回恰恰相反,我是当了一回英雄。”

“什么意思你?”

蔡富贵并不急着说,直到柳叶梅把饭菜重新摆到了桌上,才边吃边慢条斯理地把自己帮曹山妮拦截盗羊贼的过程说了一遍。

柳叶梅听后,问他:“不是你编造的吧?”

“我编造那个有个屁用啊!”蔡富贵说着,呼啦喝了一口汤。

“蔡富贵,你不会跟曹山妮在坡下干坏事了吧?那个女孩可出脱成个小妖精了,越长越好看。”

见老婆正色问自己,蔡富贵不但不急,反倒觉得心里美滋滋的,很不要脸的说:“我倒是想跟她干坏事,可人家也得同意啊。”

“滚,狗改不了吃屎!你们是不是干了坏事,故意编谎话遮掩了?”

“你这个臭娘们儿,想哪儿去了?人家还是个姑娘呢,你这样说,还不害了人家呀。”

“蔡富贵,你刚才说是用铁锨把盗羊贼打倒的对不对?”

“是啊。”

“我问你,哪里来的铁锨?”

蔡富贵没想到柳叶梅会问这事,心里面一阵慌乱,随即扯谎说:“我在路上捡的,一把破铁锨。”

“在哪儿呢?你带回来了吗?”

“谁还顾得上那个呀?连人带车倒在沟里,是死是活都不知道呢,我们抱起羊就往回跑,什么都顾不上了。”

见老婆真心在怀疑,蔡富贵就把曹山妮被骗,还差点失了身的事儿也一股脑子地端了出来,最后还说骗子太狡猾,我还真不敢把你自己扔在家里了。

柳叶梅听了,凝眉想了一会儿,突然抬起头来,逼视着蔡富贵,问:“蔡富贵,你确定你说的都是实话?”

“我啥时候骗过你呀?”

柳叶梅嘘一口气,说:“不好,这可不是个小事儿。”

“怎么了?”

柳叶梅脸上有了惊悸之色,她说:“你就没想想后果,万一那个人他死了呢?万一那个贼是x道上的呢?”

“死了就死了呗,他是罪有应得!”

“你说得轻巧,那是一条人命,你知道不知道?”

“谁让他偷羊的?活该!”

“可偷一只羊,也不至于要人家的命呀,这叫……这叫防卫过当,你知道不知道,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蔡富贵放下筷子,安慰老婆说:“你放心吧,死不了的,路边那条沟本来就不深,他还戴着个偷窥。再说了,我不是告诉你了嘛,我们跑出了没多远,就看到他骑摩托车逃走了。”

柳叶梅说:“万一脑出血了呢?当时看是没事,可过后没得救。”

蔡富贵埋怨起来:“你今儿这是怎么了?故意吓唬我是不是?”

柳叶梅说:“我不是吓唬你,我是在帮你分析分析,也好有个防范,实在不行,就得早想法子。”

“没事的,肯定没事的,用不着顾虑那么多。”

柳叶梅反倒更认真了,说:“不,没你说的那么简单,就算是他死不了,万一回来寻仇呢?”

“看看……看看……你个熊娘们儿,这不是在自寻烦恼吗?乐意想,你自己想去,我累了,到炕上躺一会儿。”蔡富贵说完,就进了西屋,爬到炕上睡了。

柳叶梅站在外屋想了想,抬脚朝外走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