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别有一番滋味/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越想越觉得蔡富贵干的不是一件小事儿,必须要跟村长汇报一下,听他分析判断一下,也好帮着出个应对的主意。

就算是自己多虑了,那也该让他知道,蔡富贵这一回是做了一件大好事,应该算得上是见义勇为,就算是不奖励他,将功补过总该可以吧?这样的话,之前那些个“脏事儿”就不要再提了。

可事不凑巧,当她一脚迈进村委会大院时,就看到有好几辆小轿车停在院子里,办公室里呜呜嚷嚷坐满了人。

一看就知道,是上面来领导了。

柳叶梅在外面站了一会儿,犹豫再三,还是没有勇气走进去,刚想转身离开,村长尤一手却在后面喊住了她:“那不是柳叶梅嘛,你等一下。”

“哦,是我呀村长。”柳叶梅站定了,回过头来,说,“看您正忙着呢,就没好意思进去打扰。”

“是啊,是啊,这不县里跟镇上来了很多领导,下来做调研。对了,柳叶梅,你找我有事吗?”

“嗯,是有事儿。”

“很急吗?要不下午再说吧。”

“有点急。”

“啥事?那你快说,别耽误太多时间。”

柳叶梅就把蔡富贵在路上拦截盗羊贼,把贼打翻在沟里,帮着曹山妮抢回大山羊的事情大概说了一遍。

尤一手听完,说:“他是做了件好事,可也是一件平常事啊,我敢说咱们桃花村的男爷们,谁遇到谁都会管,我遇到我也会管,你信不信?”

柳叶梅心里一下子凉了半截,既然村长觉得那事儿很平常,没啥了不起,就更谈不上将功补过了,只得把后面的话儿咽了回去。

“你还有其他事吗?没有的话,我就陪领导们去山庄吃饭了。”

柳叶梅又把自己所担心的说了出来,尤一手听完,说:“这个我觉得没必要担心,他是贼,本来就心虚,肯定没那个胆量回来找蔡富贵算账的。”

“可……可……”柳叶梅还想说什么,村长尤一手已经转过身,背着手朝办公室走去,边走边说,“我这边太忙了,具体情况等以后再说吧。”

柳叶梅应一声,乖乖退了出来。

回家后,进了西屋,见男人仍躺在炕上睡,就说:“我去找过村长了,把情况汇报了一遍,村长说没事,那人不敢怎么着的。”

蔡富贵闭着眼说:“本来就是你多事嘛,找村长干个屁啊。”

柳叶梅觉得有点儿累,便坐到了床沿上,两眼呆滞,说:“可我怎么想,都觉得这事儿没那么简单,你不但断了他的财路,还差点要了他的小命,他会甘心放过你吗?”

“你这熊娘们儿,就别再胡乱琢磨了,越琢磨越吓人。过来,你过来,躺下睡一会儿吧。”蔡富贵说着,往墙边靠了靠。

柳叶梅紧挨着他躺下来,刚想说什么,一只大手就满把攥住了她的肥胸,一下一下揉捏着。

“干嘛呀你?”柳叶梅本来是在质问,话说出来却柔和了成了小鸟呢喃,身上也跟着酥软起来。

蔡富贵见女人有了感觉,就松开手,直接从衣襟下面伸了进去,沿着温润滑腻的腹肌,一路向上,结结实实握了上去。

“蔡富贵,你真没出息,我知道你为什么这时候有想法了。”

“为什么?”

“你是对曹山妮动心思了,老实交代,是不是看到她身上的肉肉了?”

“没有,我只是在想,她要是真的跟着那个贼进了高粱地,规规矩矩的让那个人查体,会成啥样子呢?”

“还能成啥样呀?二胡不说,就给插翻了呗。”

“没那么容易吧,她肯定会反抗的。”

“反抗个屁,女人一旦尝到了甜头,就不管不顾了,看上去是晕了,实际上是收不住嘴了。”

“是吗?那倒是也很有滋味儿。”

“可不是嘛。”

“听人家说,那叫打野战,要不咱也试试。”

“滚,这大白天价。”

“没事,反正儿子没在家。来,开始野战!”男人说着,手就像一根滑溜溜的泥鳅,刺溜就滑过了裤腰下面,钻进了沼泽地里……

好一阵酣战!

两个人配合还算默契,几乎同时到达了目的地,瘫软在了炕上,沉沉睡了过去。

倒是柳叶梅先醒了过来,穿戴齐整后,就把蔡富贵喊了起来,让他去东坡把麦子划一划锄。

蔡富贵不乐意去,说:“今天累了,赶明儿着吧。”

柳叶梅说:“不行,你既然一时半会儿不出去干活了,那就好好把地打理打理,地里多得了,也等于挣钱了。”

蔡富贵嘿嘿一笑,说:“刚才不是把你的地打理滋润了嘛,实在是累得不行了,就饶了我吧。”

柳叶梅说:“不行,你这样耍赖,以后再也不让你动我身子了!”

蔡富贵见老婆真的生气了,就懒洋洋爬了起来,说:“无情无义的,刚才在我身子底下还亲哥哥亲哥哥的喊呢,这时候就跟个母夜叉似的。”

“滚,不许再提那事儿!”柳叶梅嗔怒起来,白他一眼,走出了里屋。

蔡富贵静心想一想,倒也是,自己太不识趣了,女人刚刚给了一点好脸色,还把自己打发得服服帖帖,就蹬鼻子上脸了。

算了……算了,还是乖乖的去划地吧,老话说得好,听老婆话有饭吃!

蔡富贵出门后,柳叶梅找出几件脏衣服,打算洗一洗。

刚刚坐下来,突然听见院门的哗啦响了一声,抬头一看,竟然是村长尤一手醉醺醺走了进来。

柳叶梅心头一紧,有了某种预感,这个老不正经,喝醉了酒过来,肯定没啥好事儿。

脑海中突然就想起了在他家里的时候,他攥住自己的手,引领着,按在他两腿间的那一幕。

老东西,都那么一大把年纪了,还那么邪性,连那个玩意儿的威风劲儿都不亚于年轻人。

还有大年初一,他被蔡富贵请来喝酒,也不知道是真醉还是装醉,就躺到了炕上,借机在自己的身上做起了龌龊的小动作……

想着这些,柳叶梅心里面就慌乱起来,忙站起来,轻手轻脚地往大树后面躲了躲。

尤一手进了院子,竟然返过身去,顺手把院门给关上了。这样一来,就越发证实了柳叶梅的猜测,他是酒后思**,想来占自己的便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