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陪我去睡一会儿/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办?

柳叶梅紧张起来,这时候想逃是不可能了?

更不可能跟他硬拼,因为他不仅仅是个土皇帝,并且还是个捏着一家老小“生杀大权”的霸王。

她急中生智,从兜里摸出了手机,给好姊妹杨絮儿发了一条四个字的短信:快来我家!

尤一手转过身,瞪着一双充血的眼睛往里面一瞅,立马就看到了躲在树后面柳叶梅。

他嘿嘿一笑,摇摇晃晃走了过来,在柳叶梅瘦俏的肩头上轻轻一拍,喷着酒气说:“柳叶梅,你一直在等我吧?”

柳叶梅装作事先没看到他,哎呦惊叫了一声,故意大声说:“是村长啊,你怎么来了呀?”

村长说:“你上午不是去找过我吗?好像……好像有事要跟我说,对不对?这不就来了嘛。”

“哦,怎么好意思让您亲自登门呢?这不,已经打发蔡富贵去找您了,没准一会儿就回来了。”

尤一手奸笑着,说:“骗谁呀?他去找我能扛着一张锄头?”

柳叶梅说:“是啊……是啊,他扛着锄头是不假,想着找您说完话后,就去坡下里看一看。”

“又骗我……又骗我,我进村的时候就看好了,他去了东坡的麦地,正在划锄呢。这不,我一进村子,就直接到你家里了嘛。”

“叔,您喝多了,还是回家睡一觉吧,等睡醒了,我再过去跟您好好拉呱拉呱。”

“不了……不了,就在你家睡吧,那天不是睡过一次了嘛,觉得你家土炕挺舒服的,走……走,你也进屋,陪我睡一会儿。”尤一手说着,伸手抓住了柳叶梅的胳膊。

柳叶梅本来是打算洗衣服的,这时候把袖子撸了上去,露出了深藏了一冬天的胳膊,白嫩白嫩的,就像一截刚刚从水里扒出的莲藕一样。

“叔,您别这样,您是村长,传出去多不好啊。”柳叶梅用力甩动着胳膊,却无济于事。

尤一手一脸奸笑,说:“这有什么?我是来找你谈正事的,只是话题太敏感了一些,在院子里谈不合适,你说是不是?”

柳叶梅眼看着自己的胳膊被攥得泛红,却又脱不了身,就虎起脸来,说:“村长,您可不能这样,我喊您叔,您就是长辈,可不能偷侄媳妇的腥,占侄媳妇的便宜,这可是犯大忌的,您说是不是呀?叔!”

“看看……看看……这怎么说着说着就上纲上线了呢?我这不是为了你家的事才来的嘛,咋就成了偷腥占便宜了呢?”

“叔,您的心思我懂。”

“是吧,懂就好……懂就好,走,咱到炕上去谈,我向你保证,绝对不会过分了,就照着那天那个样子谈就成。”

“叔,那天是个啥样子?”

“你忘了?”

“不是忘了,我觉得也没啥呀。”

尤一手嘴角一扯,说:“我也不知道具体啥样了,反正迷迷糊糊记得挺舒坦的,走……走……再体验一回去。”

“不行,不能这样,大白天价拉拉扯扯这像啥呀?”

柳叶梅本想挣脱,却被尤一手猛劲搂进了怀里,胯部下面一个硬梆梆的东西顶了上来,胡乱窜动着,手上也不消停,隔着衣服一阵胡乱摸索。

“别……别……村长,你不能这样,你听我说……听我说……”柳叶梅奋力挣脱着,差一点就把褂子给扯破了,才从他怀里逃了出来,一只手却仍被他紧紧攥着。

尤一手有点急,越发涨红了脸,说:“你这个傻娘们儿,平常见你很开明呀,这怎么就跟不上形势了呢?”

“我怎么就跟不上形势了?”

“你到大城市里面看看去,街上那些涂脂抹粉的女人,哪一个不是想闭就闭,想开就开,最喜欢老鸟啄来啄去的,偏偏就好这一口,可你呢?这不是跟不上跟不上形势了吗?”尤一手嬉皮笑脸说着,又把另一只手伸到了柳叶梅的腰上。

柳叶梅都要急哭了,哀告说:“叔,你千万别这样,一旦传出去,哪还有脸活呀?”

“我操,这时候啥时候学的?那天不也是很配合嘛,乖乖躺在那儿,一动不动,多听话呀。”

“那一天我们都喝高了,迷迷糊糊,还能做成啥事?再说,衣服不都穿得好好的嘛,根本就做不了啥。”

尤一手挤眼弄鼻一阵子,说:“你忘了,我可没忘,都已经那样了,还说没成事?”

“没有,就是没有!”柳叶梅死不承认,她知道,一旦承认了,接下来的一切,就等于是名正言顺了。

“你这个小娘们儿,咋就这么拧呢?别耽误时间了,该干嘛干嘛,来……来……”

“你……你放规矩些,要不然我就喊人了!”柳叶梅猛劲扭动着身子,猛一踩,竟然踩在了尤一手的脚上。

“哎……呀……呀……”尤一手一下子松了手,痛得哇呀乱叫,咬牙切齿蹲了下来。

这下子,柳叶梅多多少少有点后悔,后悔自己下脚不该那么重,万一把他给惹恼了,翻脸不认人,还不知道会弄出啥幺蛾子来呢。

她赶忙搬个凳子递过去,扶着尤一手坐下来,说:“叔,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识的,别……别怪我。”

尤一手嘶嘶吸了一会儿冷气,慢慢平静下来,恶声恶气地说:“我就是想跟你谈个事,你倒好,非要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你要是这样,我就把那天夜里的事情给捅出去!”

“啥事情?”

“你还给我装是不是?”

“不是啊,我也没干啥坏事呀。”

“还嘴硬!那好,我给你提个醒,好好想一想,你跟新来的那个小教师,在大街上拉拉扯扯的,都干啥了?”

“没……没呀。”柳叶梅心里面滚烫一阵,表面却仍装出一副没事人的模样来。

尤一手一边摸着那只被踩疼的脚丫子,一边说:“你这个小娘们儿,还他妈装嫩,你先去学校找了那个小白脸,又一起到了你家,还进了院子,在里面唧唧咕咕调了大半夜的情,你以为我不知道是不是?”

“叔,没那样,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就是更过分了,直接爬到炕上成了事是不是?”

“没有,绝对没有,这种事情可不能乱说啊!叔,我倒是无所谓,可人家那个新来的那个老师就不一样了,这才刚刚大学毕业,真要是被泼了那样的脏水,还不把人家的前途给毁了呀!”

“你还知道为人家着想呀。”

“可不是嘛,本来就是没影的事儿。”

“切,还嘴硬,那么长时间,怕是不只办了一回两回吧?你告诉我,是不是喜欢吃嫩的?是不是比老鸟吃着顺嘴?舒坦不舒坦?”说完掩嘴嘿嘿笑了起来,淫荡至极。

柳叶梅顿时头昏脑涨起来,眼前一黑,身体就跟着没了筋骨,一点一点,缓缓瘫软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