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两个女人玩游戏/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个女人同时抬起头,朝着大门外望去,只见邻家女人范佳爱站在外面,半阴半阳的说:“你们两个这是玩的哪一曲呀?拿块石头当球打了,扔来扔去的,也不嫌累得慌。”

柳叶梅心里一阵灵醒,对呀,不会是她干的吧?

早就传闻,说村长尤一手跟她有一腿,时不时钻到一起,热火朝天的打一炮。

可从来也没被人抓到过,是真是假还是个未知。

莫非是她看到村长进了自己家门,就吃醋了,就妒火中烧,忍无可忍,就扔块石头泄愤了?

柳叶梅心里还在琢磨着,嘴上的门却没有把好,直愣愣地问她:“嫂子,石头不会是你扔的吧?”

“石头?啥石头?”范佳爱一脸茫然。

“嫂子你真的不知道?”

“我知道啥了?”

柳叶梅说:“我正睡觉呢,有人往我家院子里扔石头。”

“扔石头?扔石头干啥?”范佳爱一定觉得柳叶梅在跟自己开玩笑,抿嘴笑着,说,“吃饱了撑得慌呀?搬块石头往你家扔?再说了,人家怎么没往我家里扔呀?”

柳叶梅没法解释清楚,却又不好把村长那档子丑事说出来,就苦着脸说:“是不是有人想谋害我呀?”

“柳叶梅,看来你这一阵子是让富贵给折腾坏了,要说身上的那个地方出点问题也罢,咋就脑子也跟着错乱了呢?”范佳爱开几句荤腥玩笑,转身朝外走去,边走边说,“你们姊妹两个接着玩吧,我去干活了。”

柳叶梅无心跟她嬉闹,等听不见脚步声了,才说:“我还以为是她呢。”

“她那小细胳膊能扔得动?”杨絮儿说着,把石头搬到了墙根下,折身回来,说,“我倒是有个想法,会不会是……”

柳叶梅急切地问:“你说……你说,会是谁?”

杨絮儿说:“会不会是哪一个女学生家长干的呢?”

“你的意思是?”

“是啊,你想啊,你叔公先去看了人家孩子的腿叉,事情还没解决,你男人又跟着去看,这算哪门子事呀?人家不气愤才怪呢?要是我的话,不往你家院子里扔,直接扔蔡富贵头上去!”

“可是富贵也没看啥呀。”

“你知道没看见?”

“富贵说过的,他没看见。”

杨絮儿白她一眼,说:“他的话你也信?就算是他真真切切看见了,能告诉你吗?”

柳叶梅心里忽悠一阵,燥热起来,坐在木凳上发起呆来,连杨絮儿啥时走的都不知道。

男人回来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山了,见柳叶梅蔫耷耷坐在那儿,就问她:“柳叶梅你怎么了?”

“没怎么了。”

“没怎么了咋会那样?丢了魂似的。”

柳叶梅叹一口气,说:“蔡富贵,你说那事儿怎么就没完没了了呢?”

“啥事?”蔡富贵凑到了跟前。

“就是你看女同学撒尿那事呀。”

“谁看女同学撒尿了?”

“你还不承认是不是?”

“我压根儿就没看到啥,我承认个屁啊?”

“你就别骗我了,要不然人家会那么大的仇恨?”

“怎么了?”蔡富贵这才意识到出事了,蹲下来,攥着柳叶梅的手,问她,“又出啥事了?”

柳叶梅就把后来编给杨絮儿听的那些话说了一遍。

蔡富贵听了,从裤兜里摸出香烟来,抽出一支点燃了,吸一口,然后说:“柳叶梅我向你坦白,我确实是没看到女孩子的,只是有一个女老师的身影一闪而过,啥也没看清,这怎么会引起那么大的动静来呢?”

“看看,还是看到女人了吧?”

“跟你说了,只是看到一个身影,没看到衣服里面。”

柳叶梅长嘘一口气,说:“说起来,那倒也没啥,本来我觉得也没什么大不了,可怎么就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来了呢?”

“不就是一块石头吗?用不着想那么多。”

“不……不……也不仅仅是一块石头的事儿,村长这一阵子看我的眼神就不对,他肯定是觉得咱有把柄攥在他手上,所以就想……”

“他想占你便宜?”

“那倒是还没有,不过我还真是害怕他没完没了。”

蔡富贵把烟头扔到脚下,狠狠踩了几下,说:“村长整天忙得晕晕乎乎的,哪有闲工夫琢磨咱们的事儿?对了,今天上面一定来了很多领导,一溜小车排开,可真叫威风,对了,开在最前头的还是辆警车呢。”

“警车?”柳叶梅警觉起来,她就纳闷了,自己去村委会的时候,是看到了好多辆小车,可咋就没看见警车呢?

“是啊,还一直闪着警灯呢。”

柳叶梅感觉自己的心脏被一只大手猛劲攥住了,死命往上拽着,拽得血淋淋的生疼。

上头突然来了这么多车,还带着警察,这说明什么,说明村子里发生了重大情况。

稍加梳理就清清楚楚,最近发生的重大情况无非有两件:第一件,就是蔡富贵跟他叔偷看女厕所那事;

第二件,就是岳三木他娘被糟蹋那事儿。

对了,还有一件,那就是蔡富贵昨天帮曹山妮拦截盗羊贼那事儿,会不会是那人死在了半道里呢?

要不然村长回来后,色胆就大上了天,二话不说就动手动脚,还把自己扛在了肩上,打算到屋里去正儿八经干那事儿。

这说明什么?

说明他确实是握住老蔡家的生杀大权,要不是那块飞进院子里的大石头,他把子扔到床上后,就会提出交换条件的,他一定会说,你老老实实让我办一回,我就给蔡富贵留一条生路……

想到这些,柳叶梅心里全乱了,直接乱成了一锅粥,她不想再跟蔡富贵说什么,说了也白说,站起来,朝着外面走去。

蔡富贵问她:“你去哪儿呢?”

柳叶梅说:“我去村长家。”

“你去干嘛?”

“我想跟他好好谈一谈。”

“你跟他有啥好谈的呀?”

“我不去谈,你狗日的就得蹲大牢,你知道不知道啊?”

……

蔡富贵还在咋咋呼呼的说着什么,可柳叶梅一句都没听到耳朵里面去,迈出门槛,撒腿冲进了越来越浓的夜色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