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躺到了床上/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知道这时候尤一手肯定不会在村委会,柳叶梅就风风火火直奔着他家去了。

一进门,看到村长老婆黄花菜正坐在阳台上数星星。

昏黄的灯光下,胖嘟嘟的黄花菜活像一个地主婆。

柳叶梅走近了,问:“婶儿,我叔他在家吗?”

黄花菜说:“你找的稀罕,自打过了年之后,你叔他就没在家吃过一回晚上饭。”

“又被谁家请去吃喝了?”

“是陶家那小子,听说这会儿改名了,叫……叫什么来着?”

“陶元宝!”

“对……对……好像是叫陶元宝,这名改得好,讨来元宝比啥都好,你说是不是呢?柳叶梅。”

“是啊,婶儿。”一听陶元宝的名字,柳叶梅心里面热辣辣一阵,这小子是个大能人,年轻的时候,追在自己屁股后头那么多年,硬是被爹给无缘无故拆散了。

黄花菜顺手拿过了一个马扎子,递给了柳叶梅。

柳叶梅坐下来,说:“那小子发财了,肯定请叔去吃山珍海味了。”

黄花菜说:“听说昨天夜里去北山捕了个獾猪,招呼村里的干部们一起煮着吃去了。”

“狗日的,那个也能吃?”柳叶梅脱口而出。

“咦,你这媳妇,怎么骂人呢?”黄花菜侧脸盯着她。

“不是……不是……”柳叶梅赶忙改口说,“不是骂我叔,我是骂陶元宝,听人家说,那獾可是个灵物,怎么好随随便便就打死了呢?”

黄花菜说:“现在的人都能上天了,谁还怕个獾呀。”

柳叶梅说:“那也不行,神灵该敬畏还得敬畏。”

黄花菜笑了笑,说:“想不到你年纪轻轻的还信那些,可别让你叔听到了,一准会骂你是牛鬼蛇神。”

“嗯,不说,只是跟婶子闲聊。”

听见柳叶梅把她当成了知心人,黄花菜就打开了话匣子,说:“以后夜里可不能乱跑了,小心被坏人截了去,看看岳家老太太,被祸害的太惨了,听说,下面都烂了。”

“可不是嘛,那人还不如个牲畜呢。对了,婶,叔没告诉你,那案子有眉目了吗?”

黄花菜摇摇头,说:“没有,只听说有怀疑对象了,具体啥情况,就不知道了。”

“你是说那个学校里刚调来的小老师吧?”柳叶梅试探着问。

黄花菜一愣,“你连这个都知道呀?”

柳叶梅说:“大街上早就传开了,可我觉得不像是那个人,看上去文文静静,很老实的一个人,怎么会那种事情来呢,你说是不是呀?婶儿。”

黄花菜摇摇头,说:“这事可不好说,人不能只看外表,就拿你家大侄子来说吧,咋就半道里弄出那么一曲呢?”

柳叶梅心头一颤,说:“婶儿,那是一场误会,真的不是外面传的那样,他就是不相信蔡疙瘩能看到女孩拉撒,所以才趴下去看的,结果就被校长发现了,一千张嘴都解释不清楚了。”

黄花菜在柳叶梅的背上轻轻拍了一把,小声说:“这事倒是问题不大,听你叔说,他好像跟校长通过气了,不会逮住不放的。”

“真的呀?婶,那可真得谢谢你了!”柳叶梅一下子兴奋起来,一把搂住黄花菜的膀子,还不停摇晃着。

黄花菜按住了她,说:“先别高兴得太早了,你叔是尽力了,可最后怎么样,还得看校长的。”

柳叶梅冷了下来,说:“叔是村长,他都亲自出面帮着说情了,估计就没啥问题了。”

黄花菜说:“反正那事儿怪腻歪人的,要是不抖落掉了,怕是你家孩子找个媳妇都难。”

“是啊……是啊,这不才急着过来找叔说说话嘛。”

“也怪你叔这一阵子太忙了,这不,今天上头来了那么多领导,一直陪到了天黑,到家就被陶元宝喊去了。”

唉!

你这老太婆,啥都不知道,天天被老狐狸关在家里当猴耍,他忙到那个份儿,能窜到自己家里耍流氓吗?

一时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正绞尽脑汁想着,尤一手从外面走了进来,一看柳叶梅正坐在那儿跟老婆说话,心里就有些着慌了。

“叔,你回来了?”柳叶梅站了起来。

“你……你咋来了?”尤一手盯着柳叶梅,脸上一阵不自然。

柳叶梅知道他是担心自己把下午的事情告诉了黄花菜,就说:“我也是刚进门,跟婶没说上几句话呢。”

“哦。”尤一手这才放松下来。

“叔,你们这酒喝得可够利索的,这么早就回来了。”

“操,别提了,陶元宝那小子煮了一锅獾猪肉,雪白一片,肥得下不了嘴,喝了两杯酒,就找借口回来了。”

“是啊,听说那玩意儿身上全是白肉。”

“可不是嘛,比……比……”他刚想说比身上都白,突然想到老婆在跟前,忙改口说,“比你婶子都肥!”

黄花菜咯咯笑几声,嗔骂道,“老东西,你就知道糟践我!”

“这不打个比方嘛。”尤一手说着,转向了柳叶梅,问,“那个谁,你找我有事吗?”

柳叶梅说:“嗯,有点事儿。”

“啥事?”

“叔,我想跟你说几句话。”

“好……好,那你进来说吧。”尤一手说着,自己先进了屋,直接去了东边的里间。

柳叶梅担心黄花菜会介意,就朝她点了点头,说:“婶儿,那我进去了,跟叔好好聊聊。”

黄花菜也跟着站了起来,说:“你们聊吧,我去王媒婆家一趟,她说给兰兰物色了一个对象,也不知道是个啥情况了,过去瞅瞅。”

“那你赶紧去吧,路上慢点。”柳叶梅嘴上轻松地说着,心里面却忽悠悠震荡起来。

本想着这时候过来,他们一家人都在,哪怕是在屋里单独他,村长也不会太过分的,至少不会动手动脚来真的,没想到兰兰住在单位没回来,老太婆又出了门,这下不又成了老虎嘴上的肉了吗?

柳叶梅稍加迟疑,便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一进门,就看见尤一手挓挲着一双臭脚丫子躺到了床上,拍了拍床沿,说:“坐吧,坐这儿。”

“叔,我坐那边吧。”柳叶梅指了墙根下的一把木椅子。

“你坐那么远,我能听得见你说什么吗?”尤一手往里挪了挪身子,没好气地说,“想说就说,不想说我睡了,麻痹滴,今天累了个半死。”

柳叶梅忸怩着走了过去,把半个屁股放到了床沿上。

“没跟你婶子胡说八道吧?”尤一手低声问她。

柳叶梅望了尤一手一眼,“我傻呀,能什么都对婶子说?”

“嗯,这还差不多,你要是犯糊涂,啥都往外抖落,可就别怪老子我不客气了!”尤一手说着,把一只粗啦啦的手伸了过来,直接摸到了柳叶梅悬着的半瓣屁股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