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实在忍受不了/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叶梅站了起来,说:“叔,你不要老这样,我来是找你说正事的。”

尤一手一脸淫笑,说:“叔这不是稀罕你嘛,看到你就把持不住了,好……好,我不动你就是了,你坐……你坐……”

“这样不好,万一被外人看到了,还不知道会编排出些啥故事来呢?”

“想编就让他们编去,老子才不怕呢!”尤一手翻一下身,盯着柳叶梅说,“不对呀,我觉得你挺看得开的呀。”

“我怎么就看得开了?”

“看不开的话,你能黑夜里把那个小白脸领到家里去?”

“叔,不是那么回事。”

柳叶梅又坐不住了,想站起来,却把尤一手一把抓住了,说:“你还不承认,有人看得清清楚楚的。”

“谁看到了?看到啥了?”

“看到那个小白脸进了你家,钻进屋里,黑灯瞎火鼓捣了一阵子,才急急忙忙走了呀。”

“瞎扯,简直就是胡说八道!”

“那你承认不承认小白脸去你家了吧?”

“去了呀。”

“这不就是嘛,确实有人看到了,看得清清楚楚的。”

柳叶梅低头想了想,才理直气壮地说:“看到又能怎么样?人家来家访,我能不让进门。”

“是家访吗?访你哪儿了?是不是这儿……这儿……还有这儿……”尤一手说着,把手伸过来,胡乱摸索着。

“我看你是啥人啥心!”柳叶梅实在忍受不了了,呼一下站了起来,说,“我就感觉这一阵子的事情有些蹊跷,蹊跷的要死!”

“好,你说说看,哪儿蹊跷了?”

“其实,细细想一想,又不蹊跷,肯定是有人暗中勾结,不但糟践大人,还影响到了孩子,新来的那个老师怕孩子出问题,就来家访了。”

“他只是为孩子的事吗?就没干点别的?”尤一手越发不像话了,完全就是一副流氓相。

柳叶梅差点就被激怒了,她直视着尤一手,直截了当地说:“说起来,那个小老师才是个大孩子,他能懂啥?能办啥事?别老往歪处想好不好?”

“操,骗谁呀!”尤一手立起了半截身子,问柳叶梅:“那他为什么出门后就没命的跑?”

柳叶梅说:“他进屋后,见我没开灯,想到我一个女人在家,怕说不清,就扭头跑了,怎么了?这不正常吗?”

“是不正常,这话编的有点儿傻。”尤一手的一只手又开始不老实了,在柳叶梅腰下面摸来摸去的,说,“柳叶梅,你就是说破天,人家也不会相信的,孤男寡女,黑灯瞎火,能不干点啥?”

“你……你……”柳叶梅憋了一肚子气,连呼吸也开始急促了,忍不住骂了起来,“你以为都像你啊,一大把年纪了,还那么没有出息,老色鬼!”

“尤一手不但没恼,反而嬉皮笑脸起来,说:“喜欢骂,你就骂,可得小声点,别让外面的人听见了。”

“你还怕听见呀?”

“是啊,你家事情够多了,再传出去,说你跟我相好,那不是更闹心了嘛,你说是不是?”

柳叶梅本想着借机再狠狠骂他几句,可想到此行的目的,又软了下来,苦着脸说:“叔,求求你,帮着想想法子吧,我真的受够了。”

“我也不是没想法子呀,只是没得上空跟你细说罢了,下午到你家,就是想着跟你好好扯一扯,可遇到了杀手,硬是给搅合了。”

“下午你喝多了,还怎么扯呀?上来就动手动脚的,吓死个人了。”

“你这个小娘们儿,我是你叔,爱惜你,稀罕你,你不但不领情,反倒埋怨起了老子。再说了,我这不是也给你一次机会嘛,你把老子打发欢气了,还有什么事情不好说?”

日你个姥姥的!

这话也太他妈混账王八蛋了,明明是在要挟,反而要唱着说,简直就是在冠冕堂皇耍流氓。

但柳叶梅不是个糊涂人,眼下自己一家落到了这般境地,也就是在心里骂骂罢了,面上可不敢惹怒了他。

见柳叶梅不说话,尤一手以为她服软了,就说:“来,趁着你婶子不在家,你赶紧让老子高兴高兴,然后就正经说事,你说好不好?”

“滚,你咋就这么不要脸呀?”

“你这个小媳妇,别给老子装逼好不好?你要是不心甘情愿,能主动夜里找上门吗?”

“我是来找你谈事的,谁心甘情愿做那个了?”

“不做是不是?那好,明天去办公室谈吧,在家里不谈公事。”

“叔。”柳叶梅心里面忽悠一阵,突然有了一种想大哭一场的感觉,哽咽着说,“我们一家都到了这个份儿了,你还惦记着我的身子,你这不是明摆着在欺负我们吗?”

见柳叶梅冷下了脸,尤一手就收敛起来,说:“看看……看看,你还当真了,这不是跟你闹着玩嘛。”

“有你那样闹玩的吗?我一个女人家,奔着门子来求你,你倒好,上来就想占我便宜,你要是再逼我,我就只能告诉婶子了。”

“你……你这是说了些啥话呢?叔爱惜你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欺负你,好……好,赶紧说正事吧。”

柳叶梅擦了擦眼睛,回头望了尤一手一眼,见他果真正儿八经起来,就说:“叔,你说蔡富贵瞅厕所那事儿,该咋办呢?”

尤一手坐起来,斜倚在被子上,说:“跟你说,这事儿我之前已经做了不少的工作,学生家长基本给压下了,现在就看胡校长那边了。”

“你的意思是说,胡校长还是紧揪着不放?”

“是啊,这个熊人,说话不算话,大前天,为这事我还特地请他吃了一顿饭,当面答应的好好的,可回头就不认账了。”

“他……他到底想干啥?为什么就非要跟我们家富贵过不去呢?就算是富贵去坐牢了,对他又有啥好处呢?”

尤一手摇摇头,说:“老胡这个人,就那德行,本来就不是一只好鸟,心性很邪恶,还真是难以琢磨。这样吧,这件事我估摸着问题不大,只要他不追究,基本就算是放下了。”

“叔,你觉着他能放下吗?”

“嗯,问他应该不大,实在不行的话,过个一两天后,我再找他好好说和说和去,你看中不中?”尤一手说着,眼里又有了那种邪淫之光,在柳叶梅身上闪来烁去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