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他身上的脏物是我的/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就拜托你了,叔。”

“这下满意了吧?”

“这不还悬着嘛,不过只要你肯出马,校长他肯定不会不给你面子的,你说是不是?叔。”

“感觉应该问题不大。”

柳叶梅刚想起身告辞,突然又想起一件事,问尤一手:“对了……对了,叔,那个大学生咋样了?”

“哪个大学生?”

“就是新来的哪个老师。”

“你说他跟岳三木他娘那事吧?”

“是啊。”

“那事儿就算定案了吧。”

“啥叫定案了?”

“就是已经成嫌疑犯了?”

柳叶梅怔住了,喃喃地说:“谁能证明就是他干的了?”

“哪谁又能证明不是他干的呢?反正有人看到他从那边经过了,再也没有第二个,不是他是谁?”

柳叶梅咬着嘴,咬得很深,看上去都快咬破了,想了一会儿,才说:“叔,他这事儿,我觉得也不大对头,好像也是有人在里面动了手脚。”

“操,谁叫也是有人动了手脚呀?”

“你这不是胡说八道吗?”

“我怎么就胡说八道了?只是跟你讨论讨论罢了,你急啥急呀?是不是心虚了呀?”柳叶梅嘴上失控了。

“你……你……”尤一手举起右手,戳点柳叶梅说,“你觉得我就那么缺德呀?人家初来乍到的,又没惹着我,我干嘛要去栽赃陷害人家?”

柳叶梅努力使自己镇静下来,说:“我就是觉得那个年轻人挺好的,不该那么糟践人家。”

“是啊,我知道他对你好,你也对他好,可法律这玩意儿不能感情用事呀,你说是不是?”

“人家只是从那个地方走过,一没有作案动机,二没有证据,咋就好随随便便抓人呢?”

见柳叶梅很动情,尤一手也不想为这事刺激她了,缓下声音说:“要说证据嘛,也不能说一点儿都没有,我听那个孙警察说,那个小老师身上还真有可疑之物。”

“啥可疑之物?”

尤一手朝着外面望一眼,问柳叶梅:“你婶子出去了?”

“是呀。”柳叶梅点点头。

尤一手说:“我说了,你可不要传出去,那个人裤子上沾了一滩脏东西,据说,还有女人身下流出来的呢。”

“什么?女人身下的东西?”柳叶梅咯噔一下,愣住了。

“对呀,女人身下的跟男人下身的可不一样。”尤一手说完,又嘿嘿坏笑起来。

柳叶梅心里热辣辣翻涌起来,低垂着头,不再说话。

“哟呵,柳叶梅,咋的了这是?丢魂了?对了……对了,是不是你真的跟那个小白脸有一腿呀?为他担心了吧?”

柳叶梅呆着脸想了一会儿,突然抬起头来,说:“不行,我必须得去给他作证。”

“你做哪一门子证呀?可别跟着瞎搅合。”

“总不该看着人家蒙冤受屈吧?大学才刚刚大学毕业,就背上了这样的罪名,不等于把人家一辈子都给毁了呀!”

这一下,又轮到村长尤一手发蒙了,他直直瞅着灯光下那张好看的脸蛋儿,一时弄不明白这个小娘们儿究竟想干啥了?

他吞一下口水,说:“你拿什么给人家证明?”

柳叶梅说:“我要是能出面作证,证明案发那段时间里,他不在现场,是不是就能帮他解脱罪名了?”

“我就觉得奇怪了,你咋就非要为他作证?他又不是你男人。”

柳叶梅说:“叔,人可不能没有良心,你想呀,他要是不去我们家做家访,能遇到这种事吗?能被人家冤枉上吗?”

“谁知道他是真做家访?还是打着做家访的名义,出来干坏事呢?”

“叔,你给我个痛快话,是不是我证明他那段时间不在现场,就能洗清他的罪名了?”

见柳叶梅脸都急白了,尤一手也就不忍心再捣乱,点点头,说:“理论上应该是这样。”

“那好,我这就去为他作证。”

“这就去?”

“是啊。”

“你也不看看这都啥时候了,人家警察还以为你发神经了呢。”尤一手说到这儿,吸了一口凉气,问柳叶梅,“对了,你用什么来证明?”

“还能用什么,用嘴呀!”

尤一手用手指在自己嘴唇上弹了弹,然后说:“就凭着你的一张嘴,就能证明人家无罪?你想得也太简单了吧?”

“可我也只能用嘴呀,还能用啥?”

尤一手一脸苦笑,摇摇头说:“这肯定不行,根本就说明不了问题,无凭无据,警察们凭什么相信你一个小娘们儿的话?”

“可……可……”柳叶梅一时没了主意。

尤一手说:“算了……算了,小老师那事儿,你就甭管了,死活由着他自己去吧。”

“那可不行,人家是为了我们孩子,才背上罪名的,无论如何我也得帮他洗清。”

“看看……看看……你个熊娘们儿,咋就这么拧呢?”尤一手有点发恨了,说,“逞能,我看你就是想逞能,你压根儿就没法说清,还做个屁证啊?”

柳叶梅不理他,翻着白眼望着天棚,苦思冥想了一阵子,突然喊道:“对了,有了……有了!”

“有啥了?”

柳叶梅一拍大腿,断然说道:“没错,他裤子上沾染的那些脏东西,就是我的!就是我!”

“我靠!”村长尤一手呆了一阵子,念咕道,“我说呢,这一阵子死活不让我沾身,原来还真是跟那个小白脸好上了。”

“好你个头啊!”柳叶梅打起了精神,说,“我不是早就告诉过你了嘛,那个小白脸是来到我们家做家访的,根本就不像你想的那样。”

尤一手呼一下坐直了身子,气恼地说:“编……编……你继续编!就算是他去你家做家访,能做出腚沟油来?能把你身下的脏浆糊沾到他身上去?麻痹滴,鬼才信呢!”

柳叶梅掩嘴哧哧笑着,脸跟着红了起来。

“没法解释了吧?告诉你,就算是傻子,他都不会相信!”

直到笑够了,柳叶梅才把手拿开,正经说道:“叔,真的,我没骗你,他裤子上沾的那些脏东西,真的是我的,确确实实是我的。”

“啥……啥意思你?”尤一手两眼一瞪,眼珠子都要滚出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