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一个有关套子的话题/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叶梅忍俊不禁,扑哧一下笑了出来,说:“我说出来,叔可不要笑话我,也不能胡思乱想,更不能在我身上胡来。”

尤一手见柳叶梅笑成那样,就知道背后一定有故事,就说:“好好……好好……我答应你,不乱动,绝对不乱动。”

柳叶梅说:“你别看那个小白脸是从城市来的,却一点儿都放不开,你都不知道他走进我家门时的模样,拘拘束束,慌头慌脑,我跟他客套几句,让他坐下,他倒是听话,一屁股坐到了炕尾下,你猜他坐到什么了?”

“臭娘们儿,卖啥关子?照直说就是了,他坐到什么了?”

“坐到了一个避孕套子上。”

“啥……啥避孕套子?”

“切,叔啊,你不会连那个都不知道吧?”

“你说那计划生育发的套子吧?”

“是啊,你天天忙活,就没用过?”

尤一手咧嘴一笑,说:“谁用那个呀?捆得紧不说,隔着一层皮套,根本就尝不出个鲜活味道来,老子才不稀罕呢。”

“得了,别扯远了。”

“好,那你说,接着往下说。”

“其实也怪我那几天心里面烦躁,不爱收拾家,那个套子是我跟富贵头天夜里用过的,用完之后,就随手扔在了那里,竟然给忘记了。谁承想,那个小白脸一屁股就坐了上去。”

“操,可真够埋汰的!”

“可不是嘛,直接就沾到了裤子上,当时他又没发觉,这不就惹出是非来了嘛。”

“那你怎么知道他裤子上的脏东西就是你的呢?”尤一手有点不太相信,觉得柳叶梅是在编瞎话。

柳叶梅说:“他走后,我就发现了,那个套子皱皱巴巴的挂在了炕沿上,连里面的脏水都挤出来了,更何况外面的了。”

“去,熊娘们,让你脏死了。”尤一手说完,咕咚咽下一口口水,看上去并不是嫌脏,而是觉得有滋有味,很馋得慌。

“这不是后悔也晚了嘛,以后肯定不会那样了,用完就扔点。”柳叶梅说着,低下了头,好像是个做错了事的小孩。

尤一手奸笑起来,说:“没事,等着找个好时间,跟我用一回,也尝尝到底是个啥滋味儿,用完之后,我直接带走,绝对不会给你惹麻烦。”

“叔!”柳叶梅嗔怒起来,说,“你怎么又说荤话了?别忘了,你是我叔,是村长!”

“好,好,既然约法三章,咱就不耍流氓。”尤一手嘴上说着不耍流氓,却还是一副流氓腔调。

他呆着脸想了几秒钟,就摇头晃脑地说:“不行,这事不靠谱,绝对不好让人信服,不信你就去试试,人家肯定说你作伪。”

“怎么会不相信呢?我说的完全是真话啊!”

“不像,不像是真的,一听就有水分。”

“这种事儿,我好拿出来骗人吗?还要不要脸了?”

“你要是非要去作证也行,那你把避孕套拿出来?直接放到他们跟前,让他们化验去。”

“这不是难为人吗?谁还留着那个呀,恶心死人了,早就扔掉了。”柳叶梅说得很认真。

看上去尤一手还是不相信,又冷笑了起来,抬起手,握成手枪状,指着柳叶梅说:“编,胡编,继续编吧!”

“你咋就不相信人呢?我家盒里剩下的套子还在呢,不行我就一块带了去,让警察们看一看。”

“你傻呀,那有什么用?指不定人家警察还会误会你呢,以为你是去色诱人家了。”

“我好好跟他们解释就是了”

“解释也没用,不信你就试试。”

“好,你尽管去试,要是事情真的被你搞定了,办妥了,那我就你家,趁着蔡富贵不在家的时候,试试带套子的感觉。”

“看看,又来了,老不正经。”

“这不是正事都说完了嘛,该放松一下了,你说起那种套子来,我还真就心动了,想着尝试一下,戴上去干那事儿的滋味儿。”尤一手说着,嘿嘿笑起来,露出了满嘴大黄牙。

“你想试是吧?”

“是啊。”

“我给你推荐一个人,她手头有的是套子,身上的活儿也好,你可以找她试一试,保你满意。”

“谁?”

“郑月娥呀!”

“滚!”尤一手虎起脸来,“你胡咧咧个尿泡啊?她不但是妇女主任,还是我侄媳妇,你这不胡扯淡吗?”

柳叶梅竟也变得泼辣起来,说:“你还捏着**装紧的,外面风言风语早就传开了,说你跟郑月娥不清不混,肯定有一腿。”

“有你姥姥个头啊!我能跟侄媳妇乱来吗?”

柳叶梅咕嘟着嘴,说:“那我也是你侄媳妇呢,你咋就整天想三相四的?全村的人谁还不知道你好这一嘴呀,犯起邪性来,别说侄媳妇了,就是儿媳妇,你也敢上!”

“卧槽!妈逼的!你疯了呀?小声点,让你婶子听见了,老母猪还不当真了呀!”

“你也有怕性呀?婶子她能管得了你?”

“不是怕不怕,是儿女大了,不想弄得家里鸡飞狗跳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你心里面脏得就像一滩屎,谁能弄明白?懒得去琢磨。”

尤一手起身朝着外面望一眼,鬼兮兮地说:“你跟月娥那可不是一码子事,她是我本家的亲侄媳妇,跟你虽然也很亲,但毕竟不是一家,你说是不是?”

“哦,怪不得呢,敢情你一直拿我当外人看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说这两种感情不是一回事儿,你懂我的意思了吗?”

“不懂,也不想懂,只要你以后别再欺负我就行了。”

“切,我啥时候欺负你了?”尤一手装出一副生气的模样来,说,“是你不识风情好不好?你以为我那样,只是为了自己图个舒服吗?”

“那是为了啥?”

“为了你。”

“为了我?”

“是啊,我知道你也需要啊!像你这个年龄,正是最需要滋润的时候,怎么好久旱着呢?你说是不是?我亲自上门,替你解决一下生理问题,你不但不领情,反而还骂骂咧咧,真是个不知道好歹的女人!”

柳叶梅倒也冷静,不愠不火,问他一句:“这么说,你真的是为了我好了?”

“是啊。”

“你对我好,为什么不让我当那个妇女干部呢?”

“柳叶梅,你……你也稀罕干那个差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