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另一种可能/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蔡富贵说:“我根本就没看到。”

“你没看到?”

“可不是嘛,本来我就缩在窗子下面,头都不敢抬,屋里的光线又暗。再说了,村长他坐在墙角根里,被挡得严严实实的,哪儿还能看得见?”

柳叶梅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说:“反正他已经答应帮你摆平那事儿了,估计问题不大。”

“那就好,我也觉着没啥大不了的。”蔡富贵说着,脱掉外面的衣服,只穿了内衣裤,爬到了床上。

柳叶梅朝着他的身上瞄了一眼,见三角裤被撑得老高,里面火气冲天的模样,看上去是又想干那事了。

她坐起来,慢吞吞褪下了裤子,问他:“富贵,你跟我说实话,是不是私下里跟尤兰兰有一腿?”

“没有。”

“那你怎么三番五次的去找她?”

“我不是说了嘛,她答应帮着找个活干。”

“不是借口?”

“不是!”蔡富贵趁着柳叶梅脱上衣的机会,一只手伸到了她的两腿间,轻轻划拉着。

“别,怪痒的。”柳叶梅拔出了他的手,说,“我怎么就老觉着不对劲儿,好像你和尤兰兰有点小故事似的。”

蔡富贵说:“你想多了,人家还是个小姑娘,能让我干?”

“那可不一定,各人好的是一口,说不定他还真稀罕你这号的,成熟、老练,那活儿又好。”

“你就别胡扯了,我是那种人吗?”

“那可不一定,兰兰稀嫩稀嫩的,一掐水灵灵的,真要是搅合在一起,还不得美死你!”

蔡富贵一听到这话,满心满肺都是尤兰兰身上的细皮嫩肉了,猛地把柳叶梅压在了身下,直接把她当成了尤兰兰,好一阵生猛的冲击。

偏偏柳叶梅又细声细气的吟叫了几声,越发逼着了,直把蔡富贵给撩拨得上天入地了……

——————————————————————

早上吃过早饭,蔡富贵把儿子小宝送到了大街上,就返身回来了,一进院子就问柳叶梅:“你真的想去给那个小白脸作证?”

柳叶梅一怔,他明明说隔着玻璃没有听清自己跟村长说了些什么,这会儿怎么就知道这事了?

“你听谁说的?”

“听你说的呀。”

“我什么时候跟你说这个了?”

“昨天夜里呀,咱们办完那事后,你半睡半醒的叽叽咕咕说了一大会儿,像是说去给小白脸作证。”

柳叶梅思量了一阵,抬起头来,问蔡富贵:“你说呢?应不应该去给他作证?”

“我原来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可那个小老师对咱那么好,又不忍心看着他被冤枉。”

“那行,既然连你都支持我,我这就去跟警察说明了。”

“那我跟你一起去。”

“你也去?”

“是啊,两个人证明不是更有说服力嘛。”

“这倒也是。”柳叶梅说完进屋换衣服去了,她突然觉得蔡富贵的形象高大起来,至少不像自己原来想的那么猥琐,那么窝囊。

其实这时候,离岳三木老娘的强x案已经过去三四天了,但仍没又多大进展,不但在案发现场没有搜查到任何价值的,就连受害人身上也没提取到有用的东西。

令警察们大惑不解的是,既然罪犯把老太太祸害成了那个样子,肯定就是直面接触的,可为什么就提取不到任何残留物呢?

譬如毛发、譬如精斑,甚至连汗斑都没有一点点。

目前为止,唯一的嫌疑人就是李朝阳,但仅凭举报人暗中指认,也不好直接逮人。

根据几天来的侦查,能够证明他有作案嫌疑的只有两点——

一是说他在那段时间里离开过学校,一个多小时之后才回去,这与案发时间正好吻合;

二是在他的裤子上发现了少量的精斑和女人的体液,已经送交县公安局技术科做化验鉴定了。

就在昨天下午,从县公安局技术科传来了消息,说是经过化验比对,李朝阳身上的精斑不是他自己的;

而女性的体液与岳家老太太的基因毫不相符,也就是说,那些可疑之物与此案毫不相干。

这样以来,李朝阳的作案嫌疑就基本被排除了。

接到消息之后,刑侦队长把警员小吴喊了出来,对他说明情况后,就直接命令放入了。

小吴却皱起了眉头,当即就提出了异议:“怎么好就轻易放人了呢?”

队长说:“不是人家干的,还有软禁着人家,那不是违法吗?”

小吴说:“老大你想一想,他是单身,去哪儿讨来的女人体液?即便不是岳老太的,也不排除还有第二个受害者吧?你说有没有这个可能呢?”

“你的意思是还有第二起性侵案?”

“不排除这个可能。”

“他是单身,身上怎么会有那些东西呢?”

“这倒也是,至少说明他跟其他女人有过亲密接触,对不对?”

“是啊,这是肯定的,一个没有结过婚的单身狗,甚至连女朋友都没有,他会以什么方式接触女性呢?可以断言,无论采取哪一种方式,肯定都是不道德的,或者是违法的。”

队长倒背着手,来来回回踱着步,像是自言自语地说:“难道真的还会有第二个受害者?可又为什么没人报案呢?”

小吴倒是信心满满,说:“没有报案,那是因为受害人心存疑虑,羞于启齿罢了。”

“可仅凭推理,就把人监控起来,也不太合适吧?”

“可一旦放了,他还不知道会干出啥事来呢?”

“他还能干啥?”

“万一更疯狂了呢?他被咱们控制了好几天,肯定憋得不轻,一旦获得了自由,会不会变本加厉地去找折磨女人呢?还有一种可能,万一他怕了,畏罪潜逃了呢?”

“这倒也是,你分析的也有一定道理,可……”队长低头沉思了好大一阵子,才抬起头,对着小吴说:“要不这样吧,咱们先把人到派出所去,再加大审讯力度,也许就能把他的心理防线给击溃了。”

“好,这样也好!”小吴答应下来,转身去了一间屋子,跟两位警察叽咕了几句,便一起把嫌疑人李朝阳带上了警车。

就在这个时候,一男一女两个人急匆匆走进了学校大门,直奔着警车去了。

女人一看这阵势,撒腿跑了过去,扒着警车的车门大声喊道:“别走……别走,先别走,我有话要跟你们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