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怎么就粘到他身上了/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警察小吴跳下车,大声喝问女人:“你想干什么?”

女人直着嗓子喊:“我……我是来作证的!”

“作证?你想做啥证?”

“我想为他,就是车上那个小李老师作证。”

“你为他作证?你想证明什么呢?”

“我能证明他不是坏人,他是被冤枉的。”

“你怎么知道他是被冤枉的?”

“他没有作案时间,怎么可能是他糟践的岳家老太呢?”

“你知道他没有作案时间?”

“嗯,是,我知道。”

小吴见女人神色认真,表情严肃,完全不像是在胡闹的样子,又抬头看了看站在旁边的那个男人,问她:“他跟你一起来的?”

“是。”

“他是谁?”

“是我男人,孩子他爸。”

“你说他是你老公?”

“恩,是,是我老公。”

“那好吧,你稍等,我去请示一下领导。”小吴说完,走到了校长办公室门前,把正在里面跟胡校长说事儿的刑侦队长喊了出来,小声对他说明了女人的意思。

队长听了,先看了女人一眼,再打量了男人一阵,然后吩咐小吴说:“让大鹏跟小刘先在车上守着,你跟我去屋里,问一问具体情况。”

小吴点点头,跑了回去,脑袋探进车里,跟里面的同事交代了几句,然后转过身来,对着女人说:“你跟我来。”

女人指了指男人,问:“那他呢?”

小吴说:“先让他在外面候着,一会儿再喊他进去。”

女人就对着男人说:“我先过去了,你在那儿等着,别走开,一定别走开啊!”

男人点头应着,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就像是一棵长在那儿的树。

女人跟在小吴身后,走进了一间宽敞的大屋子里。

看上去这屋子应该是一间教室,队长指了指下面的课桌,让女人坐了下来,他自己跟小吴走到了讲台上,坐在了教桌前。

这样以来,他们面对面,完全是一副审讯的架势了。

队长清了清嗓子,问:“你是桃花村人?”

“是,我是本村人。”

“你叫什么名字?”

“柳叶梅。”

“柳叶梅?嗯,名字取的不错,很有意境,是谁给你取的?”

这一句,让柳叶梅不再那么紧张了,说:“我自己取的,一年级的时候,第一天去上学,老师问我叫什么名字,我说还没取,他就说不取名字怎么行,赶紧回家,让家长帮着取一个去。”

“你灵机一动,就取了个这么好听的名字?”

“也不是,我真的就回家了,一边走一边想,自己该叫个啥名字好呢?没承想,一下子就撞到了一棵大柳树上,脑门上被磕破了一块皮,还流了几滴血,看上去就像开了几瓣梅花。我傻傻的看了一会儿,脑子里突然就蹦出了几个字——柳树、叶子、梅花,一组合,就有了这个名字。”

“哎哟哟,你可真是不得了,这是艺术天赋呀,你知道不知道?”

“啥天赋不天赋的,不就是一个文盲庄户娘们嘛。”

“文盲?你不是去上学了吗?”

“可家里穷,初中都没读,就下学了。”

队长打量着柳叶梅看了一会儿,叹息一声,说:“你就这个天资,要是放在城市里头,可不得了了,一准是个艺术家。”

柳叶梅听了,心头掠过一丝凄寒,鼻腔里也跟着泛起酸来。

“队长,是不是可以问了?”小吴耗不住了。

“好,问吧。”

小吴坐直了,再一次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柳叶梅有点不耐烦了,说:“不是已经告诉过你们了嘛,我姓柳,叫柳叶梅!”

小吴又问了他的年龄、住址,还有一些啰里啰嗦的事情,接着就问她:“你说你要为李朝阳作证,说岳家老太那事不是他干的,那你有什么证据吗?”

柳叶梅说:“出事的那天夜里,小李老师正好去了我们家,一直在跟我说话。”

“说了些啥?”

“说的都是孩子的事情。”

“他在你家待了多久?”

“待到很晚。”

“具体点,几点几分?”

“好像是八点多到的我家,十点之后才离开的,这段时间里,我们一直在一起。”

“我问你,他一个单身男人,夜里跑到你家,只是为了孩子的事情?”

“是啊,他去做家访呀,我们家孩子淘气,不好好学习,他是来了解情况的。”

“你老公在家吗?”

“一开始不在,后来他就回来了,又坐下来一起聊了一会儿,李老师才起身回了学校。当时我还抬头看了一下墙上的挂钟,已经十点多了。”

小吴咳了一声,接着问道:“我问你一个比较私密的问题,你是不是跟嫌犯有那种关系?”

柳叶梅故意装傻,“哪种关系?”

小吴直截了当地说:“就是男女之间不正当的那种关系。”

柳叶梅连连摇头,否认道:“没……没有……真的没有!”

小吴逼视着她,问:“你说的是实话?”

柳叶梅肯定地点了点头,说:“是,没有,真的没有,人家才刚刚大学毕业,还是个毛孩子呢,怎么会做那种事呢?”

小吴冷笑一声,说:“现在的毛孩子,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不……不……我们真的啥也没干。”

“没干你会跳出来为他作证?”

“是啊,人可得讲良心,小李老师是为了俺家孩子的学习,才出来做家访的,没想到被怀疑成了坏人,俺怎么好看着不管呢?您说是不是这么个道理?”

一直暗暗盯着柳叶梅的队长开口了,他说:“用不着紧张,你抬起头来,慢慢说。”

柳叶梅应一声,抬起头来,却不敢正视两位警官,只能望向一边的窗口,难为情地说:“其实这事儿都赖我,是我太懒散了,没有及时打扫家里的卫生,才让李老师背上了黑锅。”

“你的意思是?”

“李老师身上脏东西,是……是我的。”

小吴一愣,随跟队长对视了一下,然后问柳叶梅:“你的意思是他裤子上的女人体液是你的?”

柳叶梅的脸刷一下红了,咬了咬嘴唇,说:“是……是我的。”

小吴提高了嗓门,大声问:“你不是说你们没有发生关系吗?那么,我问你,那些体液是从哪里来的,怎么就粘到他身上去了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