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堵了个严实/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叶梅稍加犹豫,说:“要不是为了作证,我真是没有脸说出来,事情是这样的。”

她就把事先想好的,说自己头天夜里跟自家男人带着套子行了房事,做完之后,随手把套子一扔,就挂在了炕下头,没想到小李老师进屋之后,看都没看,就坐在了上头。

听完之后,队长笑了,说:“你可真是够大意的,就不怕孩子捡到了,问这是什么?”

柳叶梅说:“这不就是依仗着孩子不在家嘛。”

队长问:“孩子去哪儿了?”

柳叶梅回答:“在他二奶家呢。”

队长说了怪不得呢,就闭了嘴。

小吴接着问:“那上面的精斑呢?是怎么回事?”

柳叶梅说:“是我男人的。”

小吴问:“你确定?”

柳叶梅点点头,说:“确定,我确定。”

小吴说:“你要知道做假证的严重性,一旦被我们查实,后果自责,知道了吗?”

柳叶梅点点头,说:“我说的句句是实话,请你们查实。”

队长说:“你一个女人家,敢于来作证,还牵扯到自己家的隐私,就不怕被传出去,让人家笑话?”

柳叶梅说:“顾不了那么多了,我也是思前想后才来的,这眼看着你们要把人给带走了,才厚着脸皮过来,实在不是不忍心看着好人被冤枉,他刚刚大学毕业,年轻有为,怎么好看着他被无辜冤屈呢?”

队长说:“我们带他走,只是换一下环境,继续调查,并不是就此结案。你放心,,我们不会冤枉一个好人的。”

“那就好……那就好……”柳叶梅激动起来。

“问你,你……”

“她这儿就此打住吧,已经交代得够清楚了,把她老公喊过来,对证一下,也就差不多了。再说了,也不能全凭嘴上说,关键还得依靠科学,让仪器说话,对不对?”

小吴点点头,说那好吧,便把柳叶梅送出去,顺便把蔡富贵喊了过来。

由于临出门前,柳叶梅已经跟蔡富贵交代清楚了,啥该说,啥不该说,甚至还简简单单演练了一把,所以到了他这儿,就对答如流,畅通无阻了。

问话结束后,小吴又把柳叶梅喊进了屋,从他们身上简简单单提取了少量的体液,并拔了几根头发,即可安排专人送往县局技术部门。

结果很快就出来了,经过化验比对,李朝阳裤子山的精斑以及体液完全与柳叶梅跟蔡富贵的相吻合。

警方就此解除了对李朝阳的怀疑,无条件地放人了。

这场疑案风波对于刚刚踏上社会的他来说,无异于一场灾难。

李朝阳从警车上走出来,并没有急着离开,就那么面无表情地站在那儿,看看天,再看看地,然后长叹了一口气。

警车开走以后,他看到了站在办公室门口假惺惺笑着的校长,收回了目光,迈开大步走回了自己的宿舍。

进屋后,插紧门,扒光了自己,再倒一盆温水,蒙头浇了下来。然后,上床钻进了被窝,一夜未起。

第二天醒来,之前的一切恍然若梦,他懒得再去多想,起床拿起脸皮,打算去井边洗漱。

刚刚迈出门槛,就看见胡校长走了过来,沉着脸说:“李朝阳,你等一等,我有话说。”

李朝阳站定了,打量着那张非常不讨人喜欢的脸,一句话都没说。

到了跟前,胡校长递过一沓钱,说:“这点钱你拿着。”

“我要你的钱干嘛?”李朝阳问他。

胡校长竟然避开了他被当成了嫌疑犯的事,说:“你都来报到好几天了,一直也没得空聚一聚,总该给你接接风吧,你说是不是?”

李朝阳淡然回了一句:“没那个必要了吧?”

“有必要,完全有必要,这是咱们的规矩。”胡校长说着,硬是把钱塞到了李朝阳的手中,说,“今天的课我来上,你跑一趟县城,去买点菜肴回来,晚上招呼大伙小聚一把。”

“没那个必要吧?”李朝阳并不买他的账。

“得,你就别推让了,辞旧迎新,表示一下,这是规矩,不能在你这儿破了,你说是不是?”

“那好吧。”李朝阳没再多少,心想自己这几天被警察控制着,既紧张,又冤屈,还他妈担惊受怕,正好借机出去放松一下。

洗漱完毕,换上一身新衣服,借了大李老师的凤凰自行车,便飞一样出了校门。

当他经过路过一片绿油油的麦田时,打眼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赶忙刹车,伸长脖子仔细一看,没错,就是她,自己的救命恩人,桃花村的一号大美女柳叶梅。

李朝阳心里忽悠悠涌起了一种特别的情感,热烘烘的,就像是一阵春风激荡而起。

此时的柳叶梅正躬身划着锄,好像压根儿没有看到李朝阳,之所以赶得急,她是想着半饷前把地锄完,也免得被春天的大太阳给晒黑了。

“柳叶梅!”李朝阳见四下无人,就大声喊了起来。

柳叶梅停下来,抬头一看是小白脸,好像是一滴汗正好落到了眼窝里,热辣辣有点儿灼痛。

“柳叶梅,你这是在干吗?”

柳叶梅冲他笑了笑,说:“你连这个都不懂呀?给麦子划锄呗。”

“划锄干吗?”

“除草,松土。”

李朝阳干脆把自行车立在路边,小跑着朝着柳叶梅走来。

“你别过来了,赶紧走你的路吧。”柳叶梅朝他摆摆手。

李朝阳说:“校长准我一天假,用不着上课了,正好闲着没事,过来跟你说说话。”

柳叶梅神色有些慌乱,说:“别……别……你还是赶紧离开吧,我可是个坏了名声的人,小心沾染了是非。”

李朝阳说:“你是什么人我能不知道吗?要你这个说法,我都已经是强奸流氓犯了,难不成就不活了?”

柳叶梅说:“可别那么说,你是被冤枉的,连警察不是都向你道歉吗?”

李朝阳说:“还不是多亏了你呀,要不然,我可真就是跳进黄河洗不清了,说不定这时候,已经被押进大牢里了。”

“看你说的,哪有那么严重呀?人家警察说了,不放过一个坏人,也不会冤枉一个好人的。”

“可没有证据能证明我是好人呀?那不就成坏人了嘛。”

“那也没事,不是也没有证据证明你是坏人嘛,你说是不是?”

李朝阳笑了,说:“不管怎么说,还得谢谢你。哦,对了……对了,还有一家老公。”

“这倒是用不着客气,应该的,不就是去把真实情况说了一遍嘛,又不是多大的事儿。”

“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出来的,我可记住你的情谊了,一辈子都记在心里,不会忘记。”

柳叶梅听了,心里泛起了一股甜味儿,特别是那句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话,从小白脸嘴里蹦出来,简直就是挠心挠肺,这种滋味儿之前是很少有的,也就是刚刚跟蔡富贵确定恋爱关系的时候,有过那么一两回。

“怎么?是不是累了,发啥呆呢?”

柳叶梅笑着摇了摇头,说:“这点活儿累不着,我只是在想,都是因为我们一家,差一点把你给害了。”

“没事……没事……一点小磨难,对我来说,未必是件坏事情。”

“还不是坏事情呢?我都快担心死了,万一你真的被抓了,那我良心上可就过不去了。”

见柳叶梅有点儿动感情,李朝阳赶忙岔开了话题,说起了今天早上,胡校长的反常举止,让柳叶梅帮着斟酌一下,他葫芦里究竟装的是啥药。

柳叶梅几乎连想都没想,就直言说道:“他是心虚了呗,作了孽,见事情败露,害怕你报复他,不得不收买民心了。”

李朝阳点点头,说:“是啊,我也琢磨着是这层意思,事情闹到了那个地步,十有八九是他在背后捣鬼了。”

“你是说那个举报你的人是他?”

“极有可能。”

“哦,那以后可得提防着点。”柳叶梅又想到村长尤一手好像也说起过,他也看见了李朝阳打岳家老太门前走过,搞不好是他们俩合谋做的手脚,就说:“算了……算了,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就不要再胡乱猜疑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就当是做了一场噩梦,梦醒了,也就太平了。”李朝阳说到这儿,随换上一副轻松的表情,说,“这样吧,我带你去县城溜一圈去,老呆在家里多闷啊?”

“不行,我还得干活呢,跟男人做了分工的,他去了北坡,我在这边,各干各的。”

“没事……没事,跟他撒个谎就是了,就说跟姊妹儿去城里买衣服了,好不好?”

看着李朝阳一脸的真诚,柳叶梅心动了,就掏出手机,给蔡富贵打了电话,说正巧遇见有人进城,就跟着去了,想看一看有没有中意的夏天衣服。

蔡富贵稍加沉吟,就答应了下来。

柳叶梅一下子兴奋起来,把锄头藏进了麦垄里,腿脚利索地跟在小白脸后头,走出了麦田。

只因为兴奋,一是因为有了进城的机会,二是带自己进城的不是一般人,而是新来的大学生李朝阳。

但令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她打电话“请假”的时候,自家男人蔡富贵就站在离她不远的岭头上。

虽然听不清他们具体说了些什么,但一举一动都尽收眼底。

既然她撒谎了,就说明是心虚,既然心虚了,还会有好事吗?说不定,他们之间真的已经有奸情了。

要不然,柳叶梅会豁出去脸面和尊严去为他作证吗?她自己去也就罢了,还软磨硬缠拖上了自己。

……

想到这些,蔡富贵心头一梗,堵了个严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