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能挺得住吗/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而柳叶梅跟小白脸全然不知暗处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他们,俨然两只刚刚飞出笼子的小鸟,一路谈笑风生,潇洒自如,直奔着县城飞去了,早已把昨日的阴霾抛在了脑后。

落了单的蔡富贵妒火中烧,一阵冲动,本想着回家骑车,尾随在后头,看看他们究竟干啥去了。

可不等到家,气就消得差不多了,想到小老师看上去不像是个坏人,帅气又年轻,怎么会跟柳叶梅这半老徐娘搅合那种事呢?

兴许是有啥要紧事儿要柳叶梅陪他去办,要不然怎么会扔下手头的活不干,急匆匆去了县城呢?

还有那个小老师,他不是连课都没上吗?

要不然,校长能准他假吗?

这样想着,蔡富贵心里就轻松了许多,下午的活也就不想干了,喝一点小酒,直接躺到床上睡觉去了。

可总也睡不踏实,脑海中时不时就会跳出一个小人来,指手画脚地跟他说:蔡富贵,你个鳖羔子,你老婆柳叶梅正跟那个小白脸在床上干那种事呢。

大半个下午,就在这样一种半清醒,半糊涂的状态下过去了。

柳叶梅回来的时候,太阳已经悬在了西边的岭头上,她一进门就喊:“富贵,蔡富贵,你在家吗?”

蔡富贵走出来,瓮声瓮气地说一声:“你咋呼个啥呀?”

“你下午没去干活?”

“没呀,回来喝了点酒,就睡着了。”

“你可真懒,这都开春了,谁还在家睡大觉?”说完,她指了指躺在地上的锄头,问蔡富贵,“你把锄头带回来的?”

蔡富贵摇摇头,说不是。

“咦,这就怪了。”柳叶梅额头凝成了一个大疙瘩。

“咋了?”

“我把锄头藏在麦地里了,回来后却找不到了了,以为丢了呢,谁知道竟然躺在了自家院子里。”

“不可能吧?那锄头又没长腿。”

“我骗你干嘛呀?”柳叶梅说着,把锄头拿了起来,仔仔细细看了一会儿,又放到鼻子下面闻了一阵子,嘴里叽咕着,“真是见鬼了,是谁把锄头给拿回来的呢?难道有人看见我放地里了?可也总该说一声呀,这是怎么回事呢?奇怪……”

“得了,肯定是有人帮你拿出来的。”蔡富贵没好气地喊了一嗓子,然后问老婆:“你去哪儿了?”

“我不是跟你说,我进城了嘛。”

“跟谁去的?”

“跟姊妹呀。柳叶梅说到这儿,心里面一阵发凉,撒气了,她想,既然锄头都回来了,肯定是有人看到自己是小白脸一起走的,如果再死口拧着不告诉他实情,那就显得自己做贼心虚了。

于是,换了一种语气,说:“我这不是怕你小心眼嘛,没敢把真实情况告诉你。”

“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蔡富贵脸上蒙了厚厚一层霜。

柳叶梅放下锄头,故意漫不经心地说:“瞧你那个死熊样子吧,是不是又把事情想歪了?”

“只是想歪没事,就怕做歪。”

听蔡富贵话里有话,柳叶梅就把他拽到了屋里,悄声说:“你别胡思乱想好不好?我为什么没敢告诉你实情?”

“为什么?”

“那是因为担心被外人听见了,要是传出去,还不知道把我给编排成个啥了。”

“你倒是说呀,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是跟那个小李老师一块进的城。”

“是吧,总算承认了,你们进城干嘛了?”

“我们去公安局了。”柳叶梅说到这儿,故作神秘的朝门外瞅了瞅,说,“那边结案,必须要当事人签字画押,所以我们就去了。”

“那你去干嘛了?”

“我是证人啊。”

“为什么没我去?”

“因为我是主要证人呀,你只是辅助证人,懂了吧?”

“操,结个案还得人家跑一趟,以后谁他妈还乐意当证人呀,白白耽误半天时间。”

柳叶梅白他一眼,说:“你有点思想觉悟好不好?那是公民的义务,要是不履行义务,那就得承担责任,你知道不知道?”

“哟呵,我怎么感觉着,自打那个小白脸来咱们村之后,你的思想觉悟进步很快呀。”蔡富贵话里充满了酸味儿,有些呛人。

“真无聊!啥事你也好吃醋,这不是到了公安局后,人家警察给上的政治课嘛。”

“还给你上政治课?”

“是呀,正儿八经的呢,坐在会议室里,紧跟领导训话似的。”柳叶梅说着,做饭去了。

蔡富贵心里面这才没了猜忌,嘟嘟囔囔道:“多亏了也没叫我去,要不然,还真得吓得尿裤子。”

“白顶了张男人皮!”柳叶梅怂他一句。

蔡富贵没在意,凑过来问:“你不是说买衣服吗?咋没见你带回来。”

柳叶梅手中择着菜,说:“傻呀你,那不是故意说给别人听的嘛,我要是说去了公安局,村里人会怎么看我,没准说我直接被县里给抓了。”

“这倒也是,算你聪明。”

“得了……得了,用不着你夸我,看电视去吧。”柳叶梅说着,心中一阵窃笑,要不是回来的路上,小白脸帮着想了这个借口,自己还真不知道该咋应付了呢。

吃过晚饭后,柳叶梅去了一趟二婶家,想把孩子领回来,可小宝说啥也不愿意走,嘴上说是完作业,实际上动画片没看完。

柳叶梅便不再勉强,毕竟二婶一个人也孤单,让孩子在这边做个伴儿,也是应该的。

站在炕前闲聊了一会儿,就直接回家了。

进屋后,见蔡富贵已经脱掉衣服上了床,斜躺在那儿看电视夜,就问他咋睡那么早。

蔡富贵诡异一笑,说:“今天晚上咱用一回套子,再尝一尝那种新鲜滋味儿,好不好?”

柳叶梅啐他一口,说:“你真没出息,哪有那么大的精力啊?天天吃也吃不够。”

蔡富贵说:“这不是有条件嘛,在外面打工的时候,想吃都没得吃呢,趁着这个空儿,好好补补课,免得亏空太多。”

柳叶梅走出去,把里里外外的门全都关严了,然后走到床边,边脱衣服,边问男人:“天天想要,夜夜这个玩法,你身子骨能挺得住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