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他想泻火/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婆,你就放心好了,绝对没问题,你老公棒着呢,刚硬刚硬的,不信你看。”蔡富贵说着,一把撩开了盖在身上的被子,直接把已经穿上了套子的活儿亮了出来。

柳叶梅心头一阵燥热,眼前就飞起了扑朔迷离的蝴蝶,恍惚中看到,躺在床上的不是自己的老公蔡富贵,而是那个小白脸李朝阳。

她心潮澎湃,身子随着密匝匝的蝴蝶鼓荡而起,双脚离地,飘到了床上,舒然地躺下来,双眼微眯,看着“梦中的白马王子”一跃而上,挥洒自如,疯狂地奔驰花海中……

卷旗息鼓后,柳叶梅慢慢清醒过来,突然就想到了这一天的经历,心里既后怕,又激奋,搞得她热一阵、冷一阵,一时难以入睡。

去县城的路上,李朝阳把车骑得飞快,柳叶梅就有点儿害怕,提醒他慢一点儿。

李朝阳听后,说:“你放心好了,我在大学的时候,几乎天天骑自行车呢,技术好得不得了。”

“那是你一个人骑呀,咱这可是两个人。”

“很多时候也是两个人骑呀。”

“哦,对了,肯定是带着女学生吧?”

“是啊,大多数时候是女生,当然了,也有带男生的时候。”

“小子,你脸皮可真厚!”

“骑自行车带女生就脸皮厚了?那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大学里就那么开放?”

“骑车带女生算不得开放。”

“那啥才算是开放?”

“开放的事情多了去了。”

“是不是……是不是男生女生还睡到一张床上?”

“那也很正常,没什么大惊小怪的,食色性也嘛。”

虽然听不太懂那话的意思,但柳叶梅脸上还是禁不住一阵发烫,心里面就忽忽悠悠刮起了风,是那种带着桃花气息的春风。

刚刚进了县城的街道,李朝阳就说肚子饿了。

柳叶梅说这才几点呀,你就饿了,咋跟个小屁孩似的。

李朝阳哭丧着脸说:“姐啊,我前两天哪儿还有吃饭的心情啊,都已经好几顿没像模像样吃点东西了。”

柳叶梅这才想起他被关押的事儿来,情绪瞬间黯淡了下来,说:“那好吧,咱们先找个地儿,好好吃一顿。”

李朝阳点了点头,说:“走,你跟我走,我记得附件有一家餐馆的,前些日子还跟朋友过去吃过呢。”

柳叶梅爽快地答应一声,坐在自行车后座上,由着他去了。

大概是饿急了,李朝阳不但没减速,反而蹬得更快了,没几分钟的样子,就停在了城郊结合部的一家小餐馆。

进屋后,选了一个靠里面的小包间,两个人面对面坐下来。

柳叶梅朝着外面扫一眼,看上去有点儿心虚。

李朝阳说:“你用不着担惊受怕的,这个地方偏僻,平常就很少有人过来,更不用说被熟人撞见了。”

柳叶梅笑了笑,露出了雪白的牙齿,说:“又没做见不得人的事儿,有什么好怕的?不就是吃顿饭嘛。”

李朝阳说:“可这顿饭吃得意义非凡呀。”

“怎么个非凡法?”

“这是缘分呀,我要是不去桃花村,要是不在路上遇见你,你要是不为我作证,还能坐到一起共进午餐吗?”

柳叶梅被说得心里面砰砰乱跳,就像是蹦进去一只顽皮的小鹿,一点儿都不消停。

很快,服务员就把四个炒菜,两盘水饺送了上来。

李朝阳说一声开吃,就摸起筷子就吃了起来。

吃过几个饺子后,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就站起来,走到了门口,大声招呼着服务员。

小姑娘跑过来,问一声老板您有事吗?

李朝阳说:“麻烦你给上一瓶白酒,本地产的,度数稍高一点的就行。”

柳叶梅阻止道:“你一个人喝啥酒呀?下午还有正事要干呢?”

李朝阳走回来,坐定了,说:“那不行,无酒不成席,为了咱们的缘分,也该喝一杯。”

柳叶梅见他主意已定,也不好再多说些什么,等服务员拿了酒过来,她接过酒瓶,先给李朝阳倒满一杯,说:“你喝点吧,这顿饭我做东,权作是为你压惊了。”

“哪有你做东的道理呀?”李朝阳从柳叶梅手中接过酒瓶,说,“这酒,一是为了祝贺咱们的相遇相知,二是为了感谢你的作证之恩。”

柳叶梅手捂着酒杯,说自己从来没喝过白酒,坚决不让他倒。

“不行,今天这酒你必须要喝,要不然,以后我就再也不理你了。”李朝阳手把着酒瓶,表情严肃起来。

“为什么非要喝酒呢?”柳叶梅堆出一副为难的表情来。

李朝阳说:“姐,今天这酒,你必须得喝,我有好多好多的心意要向你表达,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柳叶梅苦着脸说:“白酒那么呛人,我实在喝不下去呀。”

“这样吧,你少喝一点点,点到为止,在意不在酒,好不好?”

柳叶梅觉得无论如何不能再拒绝了,那样的话,就显得自己太没有人情味了,只得松开了杯子,说:“那好把,就算毒药,我也喝一杯。”

“对呀,这就对了嘛,要不然我多扫兴啊!”李朝阳边说边给柳叶梅斟满了杯,然后举起来,有模有样地说:“柳姐,说句良心话,我觉得能遇到你,或许真的是前世之缘,是老天的安排,值得咱们举杯相庆;再一点,就是答谢您的救命之恩,要不您在关键时刻出面作证,我可真的就前途不明,生死未卜了。只是为了这两条,咱们也该连干两杯,您说好不好?”

柳叶梅被说得心潮澎湃,热血沸腾,连端杯子的手都微微抖着,一时不知道该说啥好了。

“来,干!”

两个人把杯凑到了一起,轻轻碰了一下,各自喝了起来。

李朝阳倒也爽快,一口闷了下去。

但到了柳叶梅这儿,就犯愁了,真的就像喝毒药一样,小口小口抿着,看上去痛苦无比,要死要活的模样。

好在坚持喝完一杯之后,便觉得不再那么呛人难咽,比之前顺溜多了。

一来二去,还真就把一瓶酒喝见了底儿。

这时候再看李朝阳,已是桃色染面,双眼未必,完全是一副醉模样了,甚至连舌根都硬了,说话磕磕绊绊,不像之前那么利索了。

他直愣愣盯着柳叶梅看了一会儿,突然站了起来,走到了门口,先朝着外面观望了一阵子,然后推上了门上的简易插销。

柳叶梅一看这阵势,就开始紧张起来,都说酒后乱性,没准他这是喝醉了,欲火烧身,实在难以忍耐,就想在她身上泻火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