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被讹上了/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嘴里干净点儿好不好?谁不要脸了?”柳叶梅不但没有被吓退,反而又往前迈了一步,把李朝阳挡在了身后。

黄老板回一句:“**人,老子骂的就是你!”

“你凭什么骂人?我们来你店里吃饭,又不是不付给你饭钱,你凭什么骂人?”

“我靠!亏你还知道我这地儿是吃饭的!你用不着嘴硬,我们看得一清二楚,你们不但吃饭,还狗日的偷情!”

“谁偷情了?拿出证据来。”

“眼见为实,你用不着嘴硬,我们进来的时候,那小子还把你搂在怀里呢,抠抠摸摸的,这还不是证据吗?”

“胡说八道!”柳叶梅毫不示弱,回驳道,“他饭没吃好,肚子痛,我给他按摩一下,这犯法吗?”

“我日!你骗三岁小毛孩啊?刚才你们说的那些话,好不够浪吗?那是肚子疼时发出的声音吗?再麻痹滴嘴硬试试,老子亲自给验证一下!”黄老板说着,就撸起了袖子。

李朝阳脸都气成了猪肝色,咬牙切齿地骂了一句道:“流氓!”

黄老板倒也不恼,冷笑一声,说:“小子,你终于说话了,还以为你哑巴了呢?咋了,说你流氓不舒服是不是?”

“你才是流氓呢,开黑店的流氓!”李朝阳大声骂道。

柳叶梅担心他会激了对方,便轻轻拽了他一下,说:“有理讲理,不许说粗话。”

黄老板哼哧粗喘了一声,黑着脸说:“好小子,有种!竟然还有脸骂老子是流氓。那好,疤瘌头,你这就打电话报警,让警察过来看看,究竟谁他妈才是流氓!”

左边的小伙子应一声,从裤兜里摸出了手机,刚要拨号,就听李朝阳大声喊道:“别打!”

黄老板一抬手,示意小伙子停了下来,然后盯着李朝阳,说:“都说人不可貌相,老子今天算是见识了,看看你,长得倒也人模狗样,还算他妈的斯文,怎么就好这一口呢?是没出息呀?还是有毛病呢?竟然连老黄花菜都狗日的稀罕?”

李朝阳明白所面临的处境,只得努力克制着,缓下声音说:“这位老板,你不要随便侮辱人好不好?你说吧,到底想干啥?”

“这还差不多,终于开窍了。”

“说吧,有啥条件?”

柳叶梅知道是被他们讹上了,可不等对方开口,李朝阳却主动表现出了要私了的意思,这就不好了,很容易被狮子大开口,便插话道:“老板,看在我们是顾客的份上,就放过我们这一回吧,刚才我们是过分了点儿,可那不是喝多了酒嘛,一时没把握好,求您高抬贵手,好不好?”

黄老板把视线转向了柳叶梅,说:“你也承认过分了是不是?”

“是,可是……”

“你用不着多解释,我也跟你交个实底儿,你们要是不在我店里搞,就算是你们搞死了,也与我无关,但恰恰是你们在我店里就不干不净了,这一点我是比较忌讳的,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为什么?”

“你们在我店里苟合,这可是犯凶煞的事情,会带来晦气的,会招霉运的;再说了,万一传出去,我酒店这名声可就不保了,人家会说我这儿是卖x窝点,以后的生意还怎么做?还有一点,那就是警察说不定也会来找我的麻烦,他们会拿条例来卡我,会给我按上一个容纳卖x淫嫖的罪名,那我不就完蛋了吗?你们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李朝阳看上去比刚才冷静多了,他抬起头来,叹息一声,说:“老板,今天只是来吃顿饭,没想到会遇到这一曲。可就算你分析的有道理,你不说,我不说,咱们都不说,外面的人谁会知道呢?”

“你觉得可能吗?纸里能包住火吗?墙能永远不透风吗?我敢说,你们前脚走人,后脚就有人闻到腥味了。”黄老板的话牵强得毫无底气。

很明显,他这就是变相敲诈,可落到了他手里,怕是不剥一层皮,是难以脱身了。

见李朝阳呆着脸没了话说,老板接着说:“我也不想跟你磨嘴皮了,干脆,打110吧,让警察过来公断吧,他们说让你们走,我绝不阻拦。不过我可跟你们把丑话说在前头,一旦被警察逮走了,那可就不如在这儿好玩了,那个罚款额度,可是挺吓人的。”

柳叶梅倒也信了,天真的问了一声:“罚多少?”

黄老板展开了巴掌,在她面前晃了晃,说:“这个数。”

“五百?”

黄老板轻蔑一笑,说:“想得美,逗你玩呢?我实话告诉你,以前也有人在这儿被逮住过,轻则五千,重则那就惨了,不但罚款一分不少,还他妈得拘留,听说至少要吃半个月的号饭。”

“你是说要拘留半个月?”柳叶梅一听,脸色惶遽起来,心理防线也跟着崩溃了,她想到了自家的小宝,想到了蔡富贵,想到了自己的脸面……

李朝阳知道,他们只是为了讹点钱,肯定不会选择报警的。可眼看着柳叶梅信以为真,紧张起来,他也耗不住了,思绪飞转着,想着脱身的好办法。

“说呀,到底想怎么着?是私了还是公了?”

很明显,这次肯定是被讹上了,既然落在了他们手里,不出点血,肯定是难以脱身了。

但他们究竟想黑多少,还是个未知数。

李朝阳咳了一声,望着黄老板说:“老兄,有个话儿,咱们俩出去,单独说一下好吗?”

“你是不是想跟老子耍滑头呀?”黄老板瞪了他一眼。

李朝阳说:“就算借我个八个胆儿,我也不敢呀。再说了,她不是还在你们手上嘛,是不是?”

黄老板稍加琢磨,说:“这倒也是,量你也没有那个能耐,你要是敢胡来,老子先弄死她!”

说完转身走了出去,边走边骂骂咧咧着,也听不清他骂了些啥。

李朝阳紧跟在他身后,等走到了院落中央的一棵大杨树底下,说了一声:“就这儿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