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怪事连连/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可没那么傻,这种事要是传到外面去,假的也就成真的了,对你、对我都不好,那样的话,还不如实打实真的做一回呢。”

“美的你!谁跟你实打实的做呀?”

“看看……看看,白白给你解放了思想,还是个老封建,走喽,开路!”李朝阳说着,抬腿上了车。

柳叶梅轻轻一跃,就跳到了车后座上,轻轻搂住了李朝阳的腰。

可走了没多大一会儿,车子又停住了,李朝阳跨在车上,稍加思索,又看了看腕上的手表,说一声想别急着回了,就调转车头,返回了城里。

柳叶梅懵了,连声问他怎么了。

李朝阳说:“你好不容易来一回县城,就这么着回去了,太不值了。”

柳叶梅嘴上说没事的,咱们还是赶紧回去吧,不要耽误了学校的事情,可心里面还是有点儿蠢蠢欲动,觉得回城里遛一圈也成。

李朝阳轻车熟路,穿过一条马路,再往右拐了几百米,便到了闹市区。看上去他车技很不赖,车把左拧右拧,钻来钻去,敏捷真跟个猴子似的,直接把后座上的柳叶梅给吓得一惊一乍,花容失色。

走了十几分钟的样子,他们来到了一座五层楼前。

柳叶梅之前来过,知道这是全县城最大的百货超市,兴奋得就跟个孩子似的,不等着李朝阳把车子锁好,便一个人朝着超市入口走去。

李朝阳很快就跟了上来,看上去就像一对小夫妻,楼上楼下村窜来窜去,逛得好不开心。

趁着柳叶梅买东西的当儿,李朝阳给她买了一盒防晒霜,走过去,悄悄递到了她手上,说:“这是防晒霜,出去干活的时候擦一点,也好保护一下你的俏脸蛋儿。”

柳叶梅没有拒绝,接到手里,嘴里没说什么,甚至连一个谢字都没有,心里面却甜得稀里哗啦。

“走吧,不能再耽误时间了,等以后逮着机会再来玩吧。”

柳叶梅乖巧地应一声,跟在李朝阳的后头走出了超市,貌似平静,却思绪万千。

一定意义上来说,她是被父亲当做偿还救命之恩的礼物,拱手送给蔡富贵的,当时虽然有点儿不情愿,但也没有办法,只得从命,毕竟与生命相比,爱情又算个什么呢?

所以,她与蔡富贵之间根本就谈不上爱情,再加上他又是个老实木讷之人,哪懂得那个呀,女人想要的浪漫,他半点都没有。

就那么匆匆忙忙的嫁了过去,住到了一起。而小白脸李朝阳的出现,就像是从天而降的白马王子,让她尘封已久的情感闸门不知不觉就打开了。再加上李朝阳天资聪颖,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现代的时尚气息,还有那股掩饰不住的青春活力,无不让她魂牵梦绕,丝丝沁心。

自行车飞一样前行,转眼间就出了城区,驶上了通往桃花村的小路。路上很空旷,车少,人也少,只有他们的自行车在刷刷飞驰。

等走过了一座小桥,李朝阳停了下来,毫不避讳地说:“不行,憋不住了,我得去尿尿。”

这一句对于刚刚大学毕业的李朝阳来说,再平常不过了,可对于生长在偏僻小山村的柳叶梅来说,听上去就有点儿煽情了,心里面禁不住一阵灵动。

柳叶梅环视一圈,见四下里无人,便学着泼辣起来,说:“我早就憋不住了,要是你不及时刹车,都快尿裤子了。”

“那好吧,走,咱们一起撒尿去!”李朝阳一挥手,好像是在指挥一场战斗似的。

柳叶梅掩嘴一笑,脸都红了。

两个人一起来到了土坡下面,虽然嘴上放得开,但思想上还是相对保守的,各自找一个角落,解决起来。

突然,土坡上面传出了哗喳一声钝响,两个人顿时吓呆了,缓了几秒钟,才各自抬头望着对方。

李朝阳眨巴眨巴眼,赶紧收回了水龙头,悄声对着仍蹲在地上嘶嘶哗哗的柳叶梅说:“你慢慢来,我先上去看看。”

“等一下,我跟你一块。”柳叶梅似乎还没泄完,就刹住了车。

就在她提起裤子的一时间,李朝阳看到了一抹惊心动魄的浑圆,那细腻,那白皙,无不让人惊心动魄,血脉贲张。

他用力咽下一口唾沫,强忍着内心呼呼燃起的欲火,抬脚朝着土坡上面飞奔而去。

柳叶梅扎紧了腰带,紧跟在后头,吃力地往上爬着。

等到了土坡上面,再跑近一点,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立在地垄上的自行车倒了。

可很快,他们就觉得这事儿有点儿蹊跷,不太对头了:这时候风平浪静,又不见人走动,立得好好的自行车,怎么就突然倒了呢?

并且倒的也不是个时候,正是他们撒得欢畅的节骨眼上,莫非是有人暗中作祟,故意推倒自行车吓唬他们,然后找个地方躲了起来。

柳叶梅禁不住把心里的揣测说了出来,又正中下怀,说到了李朝阳的疑点上,两个人噤若寒蝉,面面相觑。

呆呆站了一会儿,李朝阳说:“没事,走吧,回家去。”

柳叶梅心里面仍在胡思乱想,一句话也没说,看着李朝阳扶起自行车,跳上后座,继续往前驶去。

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当他们赶到柳叶梅的麦地时,怪事又出现了,那把藏在地垄里的锄头没了。

柳叶梅来来回回找了好几遍,也没见踪影,就琢磨着肯定是丢了,被小人给顺手牵羊拿走了。

担心李朝阳会多虑,柳叶梅没有声张,朝着他摆了摆手,示意他先走一步,自己再干一会儿活。

而更令人匪夷所思的还在后头,当柳叶梅一路胡思乱想回到家里,推开院门一看,差点没把眼球给惊出来——那把丢失的锄头,竟然好好的躺在自家院子里。

……

正循序渐进地回味着,外面突然传出了砰砰砰的声响,俨然闷雷一般,连连不断。

柳叶梅爬起来,赤脚下了床,蹑手蹑脚走到了窗前,朝外面张望着,这才知道,原来是有人在拍自己家的院门。

她折身回到了床边,轻轻晃动着仍在酣睡的蔡富贵,俯身贴在他的耳根上,小声说:“富贵……富贵,你醒醒……醒醒,有人在砸咱们家院门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