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深夜闯门子/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邻居老方家吧?我听着不像是咱们这边。”蔡富贵眼都没睁一下,嘟嘟囔囔地说。

不等柳叶梅再说什么,外面的人已经没了耐心,骂咧咧喊道:“狗日的!抱窝呢?这么早就关门?”

这才听得出是村长尤一手的声音,柳叶梅叽叽咕咕骂起来:“老驴,这时候来摸啥门子?活腻歪了咋的?”

“肯定又他妈发*情了,不理他就是了。”蔡富贵仍躺在那儿,一动未动。

“能耐你了,不给他开试试,他能治死你,别说你一个蔡富贵,就是十个八个都不顶用。”

蔡富贵嘴里叽咕着,翻一下身,继续睡自己的了。

听着外面不间断的敲门声,柳叶梅急了,伸出一只脚,在他屁股上踢一下,说:“你倒是起来呀。”

蔡富贵说:“起来干嘛?你还打算让他进了?”

柳叶梅说:“你是不是打算让他把门给踹破了?就算那门值不了几个钱,让左右邻舍的听到也不好啊!再说了,咱不是有把柄攥在人家手里嘛,万一惹急了,他翻脸不认人了,你说咋办?”

“他神经半夜的私闯民宅就有理了?你还怕他?”

“不是怕不怕,实在是惹不起。再说了,我思谋着,他这个时候来,是不是有啥重要的事情要告诉咱们?”

柳叶梅耗不住了,转身朝外走去。

“回来,我去!”蔡富贵耗不住了,跳下床,朝着外面走去。

到了院子里,听见敲门声越发响了,蔡富贵故意大声喝问道:“谁呀?谁在外面敲门?”

“我,是我!”尤一手理直气壮的回答一声。

蔡富贵故意装作没有听出来,再问一遍:“你是谁?”

“麻痹滴,你耳朵被驴毛塞了呀?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是我,老子是尤一手!”

蔡富贵这才软软的回了一声:“哦,是叔呀,这么晚你还没睡呀,过来有事吗?”

“操,没事我过来干嘛?开门……开门……别再他妈的磨叽!”

蔡富贵只得好不情愿地走过去,敞开了门闩,拉开了门板,不等看个究竟,一个黑乎乎的影子闯了进来,随之飘进来的还有一股浓重的酒气。

这时候柳叶梅已经打开了屋里的灯,尤一手朝着里面望一眼,就骂开了:“蔡富贵你个狗杂种,这不还没睡嘛,咋就不应声?”

蔡富贵说:“叔,已经睡下了,真的睡下了。”

“睡下了也不行!老子来,是看得起你,别他妈不识好歹!”尤一手说着摇摇晃晃进了里屋。

蔡富贵本想跟上去阻拦,就说女人已经躺在床上了,进去不方便,却看到柳叶梅已经迎了出来,不但没有半句怨言,反倒笑嘻嘻地说:“是叔来了呀,快请,快里面请!”

麻痹滴!

请你姥姥个头呀,死老东西,没准又喝多了,想着耍流氓,正想着该怎么对付他,老东西把手中提的一包东西递给了柳叶梅,说:“把这些烤肉倒在盘子里,咱们就着喝酒?”

柳叶梅接到手里,说:“你从拿来弄来的烤肉呀?”

尤一手说:“从学校来拿来的,听说是从县城里买来的,尝着味道真是不错,这才拿来让你们也尝尝。”

柳叶梅接到手里,心里面一阵灵动,想到这可能就是小白脸从饭馆搞来的,就问他:“叔,你去学校了?”

尤一手说:“是啊,学校里不是添新老师了嘛,胡校长把我跟支书吴有贵请了过去,跟他们一起喝了点小酒,搞了个欢迎仪式。”

柳叶梅一听这事,脸上一阵不自然,忙说:“哦,是这么回事呀,叔您快屋里坐吧。”

尤一手走进来,一屁股坐在了靠墙的沙发上。

柳叶梅跟进来,问:“叔,你跟老师们喝得还好吧?”

尤一手偏着脸,诡异一笑,小声问:“你是不是担心那个小老师呢?”

“不……不是那个意思,这不是看你喝的不少嘛,觉得一定是喝得很开心,是不是?”

“得了,闲话稍稍,你下去把那些烤肉倒在盘子里,再搞一点咸菜过来,咱们边喝边聊。”

柳叶梅说:“叔,您已经喝过酒了,还想喝吗?”

“是啊,还没尽兴呢,跟他们喝没意思,这才想到来找你……”说到这儿,这才看到蔡富贵正站在柳叶梅身后,就改口说,“不……不,这才想到来你们家了,还是跟你们小两口一块喝有意思。”

柳叶梅心头一揪,她意识到,没准是老东西吃惯了甜头,还惦记着像上次一样,喝多了后,再上床在自己身上沾点小便宜了。

可她又不好不答应,就说:“叔,都这么晚了,婶子还在家等你睡觉呢,还是让富贵送你回去吧。”

“等个屁!说好不回去了。”

“你说来我们家了?”

“没有,我说在村里巡逻呢。”尤一手说着,不耐烦地起来,说,“你就别唠叨了,赶紧上菜来!”

柳叶梅答应着,手捧着烤肉退了出去,对着蔡富贵眨了眨眼,意思是让他热情一点,不要甩脸子给人家看。

蔡富贵进了屋,说:“叔,您渴吗?要不要喝茶?”

“操,这好要问了?你狗日的,喝了酒,哪有不喝茶的道理?赶紧了……赶紧了……”尤一手真就跟个祖宗似的,指手画脚吩咐着。

蔡富贵心里憋得慌,却又不敢表现出来,只得说:“那好吧,叔您等一下,我这就去烧水。”

“好,去吧……去吧……”尤一手说真,站了起来,见蔡富贵去了东屋烧水去了,就走到了门口,对着正在装盘子的柳叶梅说,“你个小娘们,还真行呀,竟然能干出那种事来?”

柳叶梅心头一紧,猜到他想说什么了,却故意装起傻道:“叔,我……我怎么了?”

“你怎么了还不知道呀?跟那个小白脸咋回事?”

尽管尤一手的声音很小,但柳叶梅还是担心被蔡富贵听到,就朝着东屋挑了挑下巴,说:“叔,你别尽说些没影的话了,让富贵听到了多不好,还以为是真的呢。”

尤一手流里流气地说:“谁他妈说没影的话了?老子说的可都是有依有据的真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