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成了案板上的肉/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叶梅沉下脸来,说:“你是不是以为别人都像你呀?就跟个苍蝇似的,整天钻脏坑。真是啥人啥心,还村长呢?你这样下去,还不不把全村人都给带坏了啊。”

尤一手冷笑一声,说:“你还嫌我脏?那你呢?你自己就不脏了?”

“我怎么了?”柳叶梅一脸无辜。

尤一手嘴角一抽,说:“我心里面清清楚楚,但懒得说出来,怕弄脏了我的嘴。”

柳叶梅一听这话,就明白了大概,他一定是知道自己跟小白脸进城那事了,可会是谁对他说的呢?

不会是小白脸酒后吐真言,就顺嘴说出来了吧?“

这样想着,她就去了东屋,小声对着蔡富贵说:“家里没有白酒了,你去小卖店买两瓶回来吧。”

蔡富贵苦着脸说:“他还真喝呀?”

柳叶梅说:“可不是嘛,连酒肴都带来了,能不喝吗?”

蔡富贵骂咧咧道:“凭啥伺候他?打发他走就是了。”

柳叶梅说:“你傻呀,人家帮咱那么大的忙,你敢得罪他?”

“可都这个时候了,小卖店不都关门了嘛。”

“谢老三睡店里呢,喊一声就出来了。”

“对了!”蔡富贵突然想起了什么,对着柳叶梅说,“厨子里面不是还有两瓶白酒嘛。”

柳叶梅在他胳膊上拧了一把,说:“你傻呀,那酒多名贵,留着还有用处呢。再说了,这时候他都喝晕乎了,拿点便宜的对付一下就成了。”

蔡富贵没了话说,夹着尾巴出了门。

这时候,电壶烧着的水正好开了,柳叶梅顺手提着就回了堂屋,边往壶里冲水,边问尤一手:“叔,你是不是听人家说啥脏话了?”

“脏,的确有点儿脏。”尤一手阴阳怪气地说:“外人听来是不大好听,可对你来说,很美好。”

柳叶梅瞄他一眼,问:“什么意思你?”

尤一手冷笑一声,说:“你见到自家的锄头了吧?”

“锄头?”柳叶梅心里忽悠一阵,立马明白了八九分,手中拿着倒空了的电水壶,问他,“是你干的?”

尤一手说:“你是不是正纳闷,那锄是怎么自己走回家的吧?”

“是啊。”柳叶梅装出一副淡定的神情来,说,“正锄着地,临时有点急事,放那儿就走了,回来却找不到了。”

“是吧,这下明白了吧?还要我仔细说给你听吗?”

柳叶梅这才完全明白过来,原来是尤一手这个老东西盯自己的梢了,看来今天跟小白脸的行踪都被他看在了眼里,所以他才大着胆子夜闯自己家门了,接下来还不知道他会闹出啥光景来呢。

操八辈祖宗!

该死的、老奸巨猾尤一手!

见柳叶梅一时无语,尤一手说:“柳叶梅,你这人可真不地道,话里话外的嫌我老,人家那个小老师,咋就没嫌你老呢?我算是明白了,敢情女人也喜欢玩老牛吃嫩草?对不对呀?侄媳妇。”

看到尤一手一脸的流氓相,柳叶梅厌恶得要死,可又不敢直露地表现出来,本来就有求于他,这时候自己的小脏尾巴又被他攥在了手里,真要是惹毛了他,后果不堪设想。

想到这些,柳叶梅就装出一幅轻松的表情来,笑吟吟地说:“是你自己想歪了,我跟李老师只是同行了一段路,他顺便载了我一程,啥坏事都没干,你咋想是你的事了,与我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是吗?是我想歪了吗?那好……那好,我问你,半道里,那么跑到沟里去干嘛了?”

“方便一下呀。”

“方便还要一块吗?孤男寡女的,一起钻到沟里去,只为撒泡尿吗?鬼他妈才信呢!”

“信不信由你!谁也不可能蹲在路边就尿吧?”

“是啊,女人应该找个僻静的地方,可男人呢?用得着那么复杂了,也跟着跑那么远,这不明摆着吗?老子又不是没有经验,何必跟我打马虎眼呢?”

柳叶梅想到了那一幕,的确也没法不让人想歪。更何况,自己当时也说不清心里是怎么想的,反正多多少少有那么一点儿不太干净。这样想着,就没了底气,软塌塌地狡辩道:“叔,我们真的就是去方便一下,啥也没干。”

尤一手不再追问,坏笑着说:“那你现在知道不知道,自行车是怎么倒在地上的?”

“是你的干的?”

“是啊。”

“亏你还是个村长,这样的事儿也干得出来。”

“我不干能行吗?”

“啥意思你?”

“我不弄出点大动静来,你们不就把好事儿办成了吗?你说是不是呀?柳叶梅。”

“滚,心眼都歪倒屁股上了!”

“不管歪倒那儿,反正我是干了一件彻头彻尾的好事,最后还把锄头给你带了回来,你说是不是该好好谢谢我?”

“怎么谢你?”

“一会儿劝富贵多喝点,然后再像上次那样,睡到炕上去,只要你乖乖听我的,就当啥都没有发生过。”

狗日的老杂种!

看来这一回,自己又落在他手上了,成了他案板上一块肉,只能任他宰割了。可往细处一想,这又算什么呢?

从外表上来看,自己无非是搭了小白脸的车,回来后,又一起去土坡下面方便了一下,就那么简单,就算是说出去,又有什么呢?

“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心虚了?”

柳叶梅觉得,这时候自己越是软弱,就越是显得自己心虚,没了底气,倒不如强硬起来,来他个死不承认,于是,随口骂了起来“你这个老东西,心里面可真脏,你就别再胡乱糟践人了,就不怕嘴巴里面长疮呀?”

尤一手嘿嘿一笑,说:“看看,这就开始气急败坏了?我告诉你柳叶梅,就算是你不认账也没关系,反正我是实实在在看在眼里了。对了……对了,我还掌握了一些秘密呢,你要是答应我,我就告诉你。”

柳叶梅往门口望一眼,说:“富贵一会儿就回来了,你倒是快说呀,掌握了啥秘密?”

尤一手说:“没事,这事儿就算是当着蔡富贵的面都不要紧。”

“啥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