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有秘密要告诉你/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今晚在学校的酒桌上,我从校长的话里面,还真是听出了不少的秘密。”

见尤一手又开始卖关子,柳叶梅没了耐心,咚一下放下电壶,弯腰从菜厨里拿出了成品小咸菜,倒进了碟子里,嘴上说着:“啥狗日的秘密不秘密的,关我屁事?”

尤一手冷笑一声,说:“切,你傻呀,要是与你无关,我连提都不提。实话告诉你,不但与你,与你们全家都有关,并且关系大着呢。”

“啥事?”柳叶梅傻愣愣问一句。

“就是近期发生的怪事。”

“与我们家有关吗?”

“是啊,与你男人蔡富贵,与你叔公疙瘩叔,对了,还有你那个小相好都有关系。”

“别胡说八道,谁有小相好了?”

“得了,柳叶梅,在我面前,你就用不着装了,我向你保证,绝对不会说出去,特别是在富贵面前,保证只字不露,你放心好了。”

柳叶梅苦着脸说:“叔呀,你就不要再卖关子了,说吧,赶紧说说,到底是咋回事?”

尤一手提出了条件,他说:“要我说也很简单,就按照我说的,一会儿劝富贵多喝点,等把他灌醉了,咱们就上炕睡去,你乖乖听我的,让你咋样就咋样?成不成?”

“成!”柳叶梅一咬牙,答应了下来,她暗暗想着,等会儿酒杯一端,就由不得你了,最早醉倒的还不一定是谁呢,不信等着瞧!

“嗯,好,终于开窍了。”

柳叶梅刚想催他说,听见蔡富贵走进了院子,就冲着外面喊:“富贵,你把门关了。”

蔡富贵说:“村长不是还在嘛,咋就关门了?”

“村长他……”柳叶梅差一点把村长他今晚不回去了,就睡在咱们家的话喊出来,忙改口说,“村长说最近村里不安全,让把门先关了。”

蔡富贵应一声,放下酒,把院门关了。

当他抱着一箱酒进屋时,村长说:“靠,小子,买这么多呀?不会是想着跟老叔一拼高低吧?”

蔡富贵说:“叔是酒精考验的老革命了,我可喝不过你。”

“你还知道叔是老革命呀?”

“是啊,桃花村谁不知道呀?三岁的孩子都知道。”

尤一手被夸得偷着乐了起来,嘴上却说:“老叔不是跟你说过嘛,刚刚在学校里喝过,并且喝得还不少。”

“好了,赶紧进屋喝吧,菜就不多炒了,将就着点吧。”柳叶梅从里屋出来,对着尤一手说。

尤一手往里面的茶几上瞅一眼,见除了自己带来的烧烤,还有三碟小菜,就说:“已经不错了……不错了,真正喝酒的人在意不在酒,在酒不在菜,要不然那就算不上是一个喝家。”

看着尤一手跟蔡富贵面对面坐下来,柳叶梅拿一个马扎,放在茶几顶头那边,跟他们俩呈三角对立着,说:“村长,这么说你是个真喝家了?”

尤一手摇摇头,说:“就算是,也是个初级的。”

柳叶梅冷着脸说:“我觉得是,要不然,怎么会半夜三更的跑到人家找酒喝呢?”

蔡富贵一听这话有点儿刺耳,瞅了老婆一眼。

“村长是咱叔,又不是外人,我实话实说呗。”柳叶梅说着,目光转向了尤一手,问一声,“叔,你介意我那么说吗?”

“介意个屁!你要是笑话老子的话,那就是不识好歹了,拿着好心当驴肝肺了!”

蔡富贵斟满了三杯酒,捧一杯,毕恭毕敬放到尤一手面前,说:“叔,女人尖酸刻薄,又没见识,你别跟她一般见识。”

“没什么,柳叶梅那么想呀很正常,毕竟是耽误你们睡觉了。”

“叔,你倒是客气上了,这要是放在之前,求都求不来呢,甭说还能亲自登门来一起喝一杯了。”蔡富贵说着,举起了了酒杯,说,“叔,来……来我敬你一杯。”

尤一手摆摆手,说:“不,富贵,你应该先自罚一杯。”

蔡富贵蒙圈了,说:“叔,这怎么一上来就罚上了呢?我……我是不是又犯啥错误了?”

尤一手说:“你刚才说你家女人尖酸刻薄,还没见识吗?”

“是啊。”

“咱是不该跟女人一般见识,可女人的过错都是男人给惯的,看看我家你婶,一辈子敢唧唧歪歪吗?这说明了啥?说明你叔我管教有方,你懂我的意思了吗?”

蔡富贵明白了尤一手的意思,脸上有点儿挂不住,说:“叔,找你这么说,我还真得自罚一杯了。”

柳叶梅没想到老东西一上来就坏上了,本来还琢磨着,想跟蔡富贵暗中配合把他给灌醉了,他这样先发制人,可就被动了。

于是,她举起了酒杯,说:“不行,这是第一杯酒,必须由晚辈敬长辈,叔,你要是不喝,那咱这酒就没法喝下去了。”

蔡富贵也忙跟着附和,说:“是啊,叔,哪有晚辈先喝第一杯的道理呢?来……来,叔,我们一起敬你,感谢你对我们的关照。”

尤一手被说得心里甜丝丝,不再推让,仰头喝了下去。

既然这是开局的第一杯酒,又是在自己家里,蔡富贵跟柳叶梅也只好跟着痛痛快快喝了下去。

接下来,尤一手又反客为主,一连带了三杯,见小两口都没有推让,乖乖喝了下去,就打心眼里高兴,觉得这是他们对自己的郑重,便打开了话匣子,说:“柳叶梅,你是不是还惦记着那会儿我跟你说的话。”

柳叶梅心头一紧,担心他把自己跟小白脸进城的事情说出来,就把话题引开了,说:“你不是说在学校喝酒,知道了不少秘密吗?”

“是啊,这也是我这么晚来找你们喝酒的原因。说实话,喝酒只是个借口,给你们透露一点秘密才是真事。”

“秘密?啥秘密?”蔡富贵警觉起来。

尤一手举起了酒杯,问他:“你想知道是吗?”

蔡富贵点点头,说:“是啊。”

“那好,喝一杯,我就告诉你。”尤一手说着,跟蔡富贵碰一下酒杯,一饮而尽。

柳叶梅不想再喝了,摸起茶壶给村长续了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