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吊胃口/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尤一手伸手捏起一小块咸菜,边小口咬着边说:“学校今晚邀请我和吴有贵去喝酒了,名义上是为了迎接新来的那个小老师。一开始吧,小酒喝得还算文明,气氛也不错。但几杯下肚后,胡校长就现原形了,开始拿着蔡富贵偷看厕所那事儿向我提条件。”

“妈了个蛋的!他还拿我说事呀?”

“可不是嘛,动不动就拿出来要挟我。”

柳叶梅“不是答应不再说那事了?”

“那个熊人,人前一面人后一面,说好的事情,转眼就不承认。今天晚上,当着十几个人的面,张牙舞爪地说如果村里不帮学校迁移厕所,就去派出所报案,派出所要是不管,就去县公安局。”

“这个狗娘养的,也太不像话了!”蔡富贵气得脸色铁青。

“用不着发狠,狠也没用。”尤一手接着说,“胡校长说了,不但要把蔡富贵跟他疙瘩叔送进大牢里面去,还要把村子搞臭,并且还威胁我跟吴有贵说,非要把我们的乌纱帽摘掉不成,这说这人可恶不可恶?”

柳叶梅也跟着骂了起来:“狗草的!他也太张狂了吧?不就是个**校长嘛,有什么了不起?大不了把他赶出桃花村去!”

尤一手倒是越发淡定了,他说:“我们不跟人渣一般见识,他想喷粪就尽着他喷,我给支书吴有贵使了个眼色,尽管喝我们的酒。他见我们不理他,你们猜他又耍起了啥招数?”

“他又怎么了?”

“他竟然跟我们拼起了酒,拿酒跟我们谈起了条件,说他喝一杯酒,让我们给他一千块。可我们只是笑,就是不松口,他却甩开腮帮子,一个人喝了起来,一连干了五杯,瞪着眼直嚷嚷,说五千元到手了。”

“你们答应他了?”柳叶梅问。

尤一手摇摇头,说:“我又不傻,哪儿能让他拿着当猴耍。可是那个小白脸看不下去了,过来劝校长,说校长你不要再喝了,再喝会伤身体的,不但嘴上说,还去夺他手中的杯子,这样以来,就出事了。”

“出事了?出啥事了?”柳叶梅惊觉起来。

尤一手朝着柳叶梅微微一笑,那笑了藏着刀,不紧不慢地说:“谁都想不到,胡校长二话不说,挥起拳头,猛地就打在了小白脸的脸上,连人家的眼镜都给打飞了,你说可恶不可恶?”

“那个狗日的!他怎么这样呢?怎么能动手打人呢?”柳叶梅气得脸色赤白,直咬牙关。

“是啊,太不像话了,还校长呢,简直猪狗不如!”蔡富贵也发起恨来。

尤一手说:“这还没完呢,见小白脸没有还手,姓胡的就更来劲了,喷着唾沫星子破口大骂,说你这个熊**玩意儿来桃花村后,不光是给老子惹来了天大的麻烦,还私下里鼓捣着要去告我,想把我轰下台,我告诉你,老子不怕,老子有后台!”

“他怎么这么嚣张呢?是不是真有后台?”蔡富贵问尤一手。

尤一手摇摇头,说:“后台个屁,有后台的话,他那么高的学历,能跑到山沟沟里一呆就是十几年吗?”

柳叶梅问:“那个小李老师就白白让他揍了?连手都没还?”

“来,喝一杯,润润嗓子,再接着说。”尤一手一脸坏笑,举起酒杯,跟蔡富贵碰了碰,见柳叶梅坐在那儿不动,就说,“侄媳妇,你不想听后面的故事了是不是?”

“你不说我咋听呀?”

“喝酒呀,喝了我就说。”

柳叶梅知道老东西的尾巴朝哪儿翘,只得跟着再喝干了一杯。

趁着蔡富贵倒酒的当儿,尤一手朝着柳叶梅暗送了几个秋波,却没得到丝毫回应,就说:“柳叶梅,你是不是比我跟富贵少喝了两杯?”

“没有呀,最多也就一杯。”

“那好,这一杯就不罚你补上了,后面的可不能再耍滑头了,要不然就少一补二,听到吗?”

柳叶梅急着想知道小白脸的事情,没好气地说:“喝就喝,谁怕谁呀?你倒是快点说说学校里的事情呀。”

尤一手嘿嘿一笑,说:“后面的就更精彩了,简直就跟看电影一样。”

“你倒是快说呀,卖啥关子呢?”柳叶梅急得都快坐不住了。

尤一手这才喝一口水,清了清嗓子,接着说:“可别说,那个小老师素质还真是高,校长对他下了狠手,他不但没有还手,并且逼紧嘴巴,硬是一声没吭。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就说了校长几句,谁知那小伙子竟然还陪着笑脸向我赔礼道歉,说胡校长是一片好心,为了给他接风洗尘,一高兴就多喝了几杯,要我不要在意。你们说,这小伙子的水平高不高?”

蔡富贵点点头,说:“高……高,实在是高!”

尤一手说:“可不是一般的高,这要是放在其他人身上,早就把姓胡的给揍趴了。”

柳叶梅听到这儿,心里面不但不那么着急了,反倒有了一定甜丝丝的感觉,接着问:“那……那接下来呢?”

“接下来,那就更热闹了。”尤一手嘿嘿笑了两声,说,“麻痹滴,差一点都要出人命了。”

“出人命了?”柳叶梅再次紧张起来,直着眼问道,“到底怎么回事?谁要了谁的命了?你倒是快说呀!”

到了这个卡点上,尤一手再次卖起了关子,说:“喝酒……喝酒……我成说书的了,来……来……一起干一杯再说!”

柳叶梅急切地想知道后面的事情,默默端起酒杯,一口干了下去。

“嗯,这还差不多,够意思!”已经有了醉意的尤一手朝着柳叶梅一阵挤眼弄鼻。

“叔,不会是那个小老师反过来把胡校长给揍了吧?”蔡富贵边斟酒边问尤一手。

尤一手说:“后面的事情可就说不清了。”

柳叶梅问:“怎么就说不清了?”

尤一手说:“姓胡的确是发生状况了,差点要了狗命,可小白脸死活都不承认是他干的。”

“你倒是快说呀,到底发生什么了?你……你……唉,要不然,咱就再喝一杯吧,喝干后,你赶紧往下说,不能再这样吊胃口了,好不好?”柳叶梅实在按捺不住了,主动举起了酒杯,招呼着喝了酒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